首页 >  言情都市

裴宿何廖小说这个Alpha甜爆了全章节完本全集下载

裴宿何廖 呜呜文学 2020-03-26 19:26:12
  • 这个Alpha甜爆了合集版免费阅读-这个Alpha甜爆了(裴宿何廖)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这个Alpha甜爆了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裴宿何廖的小说之分享资源大结局下载全集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这个Alpha甜爆了,主人翁是裴宿何廖,《这个Alpha甜爆了》主要讲述了裴宿何廖之间的恩怨情仇:何廖星长得好,性格也酷,是无数女生倾慕的对象,大家都喊他超A的何哥。mdashmdash可却没人知道何廖星是一个装Alpha的Omega,并且信息素最软...

裴宿何廖小说这个Alpha甜爆了全文免费阅读:

何廖星还是头回经历腺体发热这件事,第一反应就是想伸手绕过脖颈去抓挠,但空间有限,手肘卡住,根本抬不起来。
裴宿察觉到他的异样:“怎么了?”
巷口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还有杂乱脚步声。
“何廖星那小子就在这儿!我刚才亲眼看见的!他躲进了这巷子里!”
“快快快!他是老鼠吗,这么窄的巷子他是怎么钻***的?艹,还真在这儿啊。”
一个头发金黄的黄毛闻言趴到巷子口,费劲朝里面看着。
窄窄的一条巷子里,何廖星和裴宿俩人叠在一起,大概停在离巷子口五米左右的地方。
黄毛抬手指着何廖星,眼睛放光,说话都不太利索:“你你你就是何廖星?”
裴宿皱眉看了那人一眼,又问何廖星:“你认识?”
灼烧感越来越强烈,像是有酒精灯不断贴近皮肤似的,何廖星慢慢往一边错开身体:“算是吧。”
谁能想到冤家路窄呢,他明明不想惹麻烦,但很明显这麻烦在守株待他。
见何廖星居然如此淡定,黄毛简直出离愤怒了:“什么叫算是!今天非得在这儿把话给我说清楚,那天大苟收保护费时遇到的人是不是你?”
他们文清街这群人早就听说过何廖星这小子不简单了,有好几回出门找事时都被这人给搅黄了,这也就算了——
前两天大苟收学生保护费时,运气不好,又被何廖星拦截住,保护费没收成,还被何廖星一边打一边教着背中国法律,大苟只差没哭着叫爸爸。
这还不算完,高潮来了,不知道是哪个学生报的警,民警过来问询情况,何廖星一秒变脸,请警察叔叔给他做主,说他目睹过好几回大苟收学生保护费,今个儿大苟在这儿打算找他封口,那真真是一个无辜柔弱楚楚可怜。
脸上眼泪还没干的大苟当场真是万句卧槽,刚想辩解,但因为做贼做多了心虚,看见警察就说不清楚话,然后就被请进局子里了。
而那个狗日的何廖星,居然没任何民警怀疑他,民警们还宽慰他不要害怕,他们一定会保护他的。
大苟被整整拘留了半个月,回来后就自闭了,整天在家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说要金盆洗手,从此重新做人。
大苟是黄毛最好的兄弟,如今看自家兄弟被折腾成这样,黄毛第一个就想找何廖星的茬,知道一中马上要开学,他让小弟们在一中门口蹲守了好几天,今个儿终于逮住人了!
此刻黄毛内心只能用激动来形容:“小子,你也有今天!我今个儿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何廖星看上去根本没在怕的:“来,我就在这儿,你今天要是能碰到我一根头发我就喊你一声儿子!”
黄毛被他嚣张的语气***到了,血压直飙:“你***——”
其余小弟们纷纷制止:“老大你冷静啊冷静!千万别冲动!咱们找个瘦点的人挤***吧!”
但很显然他们这话喊晚了,身材魁梧的黄毛不管不顾往窄巷子里一头冲了***!
旋即他就卡住了,再也不能往前动弹一分。
原本气势汹汹仿佛随时有可能会打起来的画面立刻变得十分有喜感,黄毛就像是只强行被压扁的气球被塞进根本不属于他的容器,全身上下除了脖子外其余地方似乎被施了定身术。
黄毛想往回缩,但也回缩不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叠在一起的何廖星和裴宿,第一次感受到这个世界对胖子的深深恶意:“我艹?”
何廖星偏头,看着他动弹不得的模样,瞬间笑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兄弟,你知道要打架,你为什么不提前减个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毛:“????”
他的眼神几乎将何廖星凌迟了千百遍。
从头到尾仿佛个参观群众的裴宿冷静地看着这一幕:“……”
经过这么半天的努力,何廖星终于错开身体,他二话不说拉住裴宿的手,最后再看了眼脸都憋红了的大黄,指了下自己脸:“我,何廖星,你爸爸,你看清楚了。”
世上都找不到比何廖星再嚣张的人了。
黄毛极力伸出手想要留住何廖星,但他能动的只有自己的小拇指,于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何廖星从自己眼前溜走,受到的***简直难以言喻。
外面小弟还在研究怎么把他救出来,苦口婆心劝说黄毛要冷静,要不然还是算了别寻仇了,何廖星就是他们的克星……
可不就是克星吗?前几回被他教训了不说,今天好不容易逮着他落单想找他茬,出门却没看黄历,遇到了如此劫难。
简直是天杀的何廖星!
何廖星拉着裴宿跑出来后就不太行了,浑身乏力,脚步一软,差点没直接跌下去。
裴宿及时扶住他,捞住何廖星后才发现他身体很烫,像是在发烧:“你发烧了?”
这真的是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后颈泛着滚烫如岩浆搬的灼烧感,但被裴宿搂住,却仿佛清凉了许多,灼烧感如潮水般退散,竟奇迹般缓和不少。
何廖星遏制住想往裴宿怀里钻的冲动,迷迷糊糊道:“没。你,你把手机拿出来。”
裴宿不明所以拿出手机来:“查一下附近医院在哪儿?”
“不。”何廖星说,“打119,叫消防员叔叔过来,说热心路人发现有傻子把自己塞巷子里拔不出来……”
裴宿:“……”
何廖星是他见过第一个如此为打架对象着想的人。
裴宿打完电话后,看着已经站不直身体的何廖星,语气稍微加重了些:“去医院。”
巷子出来后是马路,裴宿去马路上拦了辆车跟司机说去医院。
去医院的这一路上,何廖星都闹个不停,一个劲想把自己衣服撕了,最后还是裴宿按住他,他才勉强消停。
到了医院里后,因为最先开始是腺体不***,所以直接挂了ABO专科号。
医生先开始以为只不过是个普通发热,也没当回事,按照常规给何廖星开了一堆检查,可等看见检查结果后,他面色慢慢凝重起来。
检测报告里显示,何廖星信息素已经达到非常可怕的浓度,腺体已经承受不住,这倒不算奇怪的,医生视线停在最后一张检测单上,推了下眼镜:“你自从分化后就一直在打伪装剂?”
检查腺体是件较为***的事情,所以裴宿在外面等。
但不过这么会儿功夫,何廖星就又热起来,他用尽所有毅力克制住想撕衣服的冲动,点了下头。
从法律角度来看,Omega是极其稀有的物种,市面上禁止出售任何对Omega不利的物品,伪装剂算是灰色地带的药,民不举官不究。
医生也没详问为什么何廖星要装Alpha,看他对这个问题的态度就知道他的回避,于是他索性说了结果:“你体质比较特殊,信息素序号是目前尚未出现过的,据检测,浓度很高,甜度近乎百分百,你懂我的意思吧?”
甜度很高,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接下来的未尽之言医生没说。
Omega对Alpha有与生俱来的吸引力,而Omega信息素甜度越高,对Alpha的性吸引力会越大,一般Omega的甜度在百分之六十左右,这算是Omega的及格水平,而近乎百分百,史无前例。
——同时,这也意味着,一旦何廖星信息素爆发,只要是Alpha,就会疯狂想标记他,拥有他,占有他。
何廖星茫然了瞬,旋即僵在原地。
“还有,因为长期打伪装剂,所以你身体发生了些变异。”医生还是头回遇到这种情况,颇觉新鲜,“你必须立刻停止伪装剂吸入,否则你腺体情况会恶化,然后停止工作,最后会危害到你的生命。”
何廖星不太理解似的蹙起眉:“身体变异……?”
医生解释道:“噢,也就是说伪装剂诱导你身体,让你身体误以为自己是Alpha,时间久了,你身体就觉得自己真是个Alpha了,在遇到喜欢的信息素时,会有生理反应,生理上牙痒,想要标记对方。”
何廖星:“…………”
他想起了自己的两次牙痒,想要咬点什么的冲动。
信息量太大,他有点缓不过来,安静了会儿,他问道:“医生,我还有救吗?”
“第一步,你得停止吸伪装剂。”医生一本正经道,“第二步,有两种方案,方案一是找只和你契合度很高的Alpha标记你,然后在此基础上定期服用维护腺体的药,方案二是做腺体手术,成功率百分之三十。”
何廖星傻了:“成功率百分之三十,好像有点低……?”
“百分之三十我都是往高了说的,你这种Omega我根本就没见过,要做手术,我们这儿不一定有人敢接,你得专门去首都做。”
何廖星觉着被这个医生一说,他仿佛现在就可以准备遗言了似的:“可是,找个契合度很高的Alpha,也不好找吧……”
契合度很高的Alpha,他也不是大白菜啊,随便大街上拉一个就是。
“怎么会?”医生伸手点了下报告,“你腺体这次发热就是因为近距离接触到喜欢的Alpha信息素,***过度,才出现发热情况的,你找他去啊。”
何廖星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医生的意思。
他是想说,让裴宿……标记他?
不是,这路子是不是有点太野了?
他们才认识两天,让裴宿标记他,这合适吗?

这个Alpha甜爆了全文阅读

裴宿被叫进问诊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医生推了下眼镜:“你就是送他来的Alpha?那正好可以做下检测。”
五分钟后,契合度检测报告摆在了俩人面前,最后一排数字清晰写着百分百。
连医生都惊了,看何廖星和裴宿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珍稀物种。
和信息素甜度一样,契合度也有及格线,一般契合度达到百分之六十就可以结合,正常的AO夫妻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水准,百分之八十算是挺高的了,而至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AO,基本上没人见过。
这么会儿功夫,也足够何廖星理清思绪了。
他这个情况比较复杂,如果可以选择被标记,他不可能会去冒险做手术,他又不是傻子。
“裴哥,我可能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忙。”何廖星收拾好心情,微笑道,“对于你而言算是举手之劳。”
何廖星都还没说想让裴宿干什么,裴宿只看了他一眼,便波澜不惊道:“你想让我给你个临时标记。”

这是怎么猜到的?
裴宿会读心术吗?
何廖星惊了,但很快他镇定下来:“对,就咬我一口,很快的。”
裴宿掠过何廖星,直接看向医生:“没什么别的办法吗?”
医生视线在裴宿和何廖星间来回打转,非常捉摸不透他俩的关系:“啊,算有吧,因为长期吸入伪装剂,再加上他体质特殊,所以腺体受到非常严重的创伤,你不标记他,就只能做手术,百分之七十的死亡率。”
百分之七十的死亡率。
裴宿安静下来,过了会儿,伸手按了下眉心。
相似的场景,相似的对话,历史仿佛在眼前重演,而他犹记得那个刚分化为Omega后惊慌失措的少年,他轻轻拉他衣袖,喊他哥哥,声音又轻又软,像是化开的糖水。
清隽俊秀的脸,似是犹沾露水的栀子花,漂亮眼睛仿佛水洗过似的,清透无暇,带着满满欢喜和羞涩。
时光流转,那时的少年和现下的何廖星相互重叠,没有丝毫变化。
但似乎又有什么东西变了。
比如,他说过他不会忘记他,还会经常和他联系,但一消失,就是一整年。
他就是个骗子,来骗他的临时标记。
裴宿冷静下来,大脑如同一台精密仪器般运转着,思绪落定,他刚想开口说我们去别的医院问一下时,何廖星忽然上前一步,伸手拉住他的胳膊。
温热细腻的触感透过掌心传到皮肤,又融入血液,一路传到心底。
“哥哥,帮帮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何廖星压低声音,嗓音温软,“我下次再也不扯你叶子了,也不偷拍你,以后你就是我亲哥……”
精密仪器似乎有某个零部件悄然停下运转,然后整台机器全都随之宕机。
裴宿轻轻吸了口气,闭了下眼睛:“……你知道标记对于Omega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对自己的Alpha臣服,依赖,信任,身体上承认自己已经有伴侣了。
何廖星这会儿满脑子都是那百分之七十的死亡率,闻言,想也没想:“那当然了,难道我还能是只假的Omega?”
裴宿扯了下唇角,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只淡淡道:“既然你都清楚,那我也没什么意见。”
两人直接去了医院的休息室,此时是午后,大多数人懒洋洋小憩的时间,四周一片安静。
休息室里空荡无比,中间摆了张白色病床,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
何廖星进门后便解开纽扣,把短袖往下拉。
从他潇洒动作就能看得出来,他的确没什么AO有别的性别意识。
裴宿在他身后站了会儿,一步步慢慢靠近他。
衣服脱了半边,能够清晰看见漂亮起伏的肌肉线条和振翅欲飞的蝴蝶骨,还有他白皙细嫩的后颈腺体,衬衣半褪到肩部,剩下部分在衬衣间若隐若现。
几乎没有任何Alpha能够抗拒得了眼前这一幕。
裴宿微微俯身:“我开始了。”
何廖星嗯嗯了两声,催促道:“你快点。”
裴宿低头,一口咬在他腺体上。
何廖星本来都已经准备好了,但在利齿***腺体瞬间,他忍不住闷哼了声,觉得眼前这个世界似乎变成了万花筒,让人眩晕得很。
而信息素缓慢而清晰的注入过程更是被放大无限倍。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只猎物被狩猎者咬住后颈,随时有种会被吞噬吃得一干二净的恐慌感。
何廖星手指攥紧,嘴唇微启,几乎要因为经受不住这种疼痛而喊出声来。
但所有声音都被他死死咽了回去。
标记过程中,何廖星第一次正儿八经闻到裴宿信息素的味道,木质香和香根草相结合,有森林般的幽静和大海的广阔,浩瀚宽广,仿佛整间休息室全都浸满海水,唯有身边之人是唯一浮木。
直到最后一口信息素注入,裴宿松开了他。
临时标记完成。
何廖星僵站了会儿,才发现他居然无意识间双腿发软倒了下去,是裴宿从他身后用手臂固定住了他。
这个***看上去像是他把他整个都拥入了怀里。
何廖星下意识想伸手去摸一下脖子,但随着他这个动作,衬衣往下滑了几分。
雪白肩头晃人眼睛。
裴宿拉住他衬衣重新披回到他身上,声音很淡:“好好穿衣服。”
-
拿完了药回家后,已经是下午了。
被标记后何廖星一直处于种很飘的状态里,似乎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临别时,裴宿叫住他,加了他的通讯账号。
何廖星晚上没吃晚饭,一直窝在自己房里,楚烟过来时他借口说没胃口,楚烟也没继续劝他。
梅时打电话过来时,何廖星刚洗完澡打算睡觉。
“你之前那张送选的海景照片出结果了,得了最佳摄影新人奖,奖金一万,已经打给你了。”梅时说,“我们主编看了你那照片,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何廖星擦着头发,没骨头似的半躺在床上:“什么问题?”
这也不是何廖星第一回摄影获奖,但梅时还是第一次听他提不起什么精神来的语气,哟了声,顿了顿,才说:“她觉得你那照片给人的感觉像是在等人。”
“等人?”何廖星迷茫地眨了下眼睛,擦头发的动作慢下来,“等谁?”
“等一个从深海中归来的人。这是她原话,说得挺玄乎,我倒是没看出什么特别的来。”梅时说,“但是她也不确定,所以打电话让我问问你,你为什么会拍这张照片,拍时候的心情是什么。”
为什么会拍这张照片……
何廖星不知道。
他就是纯粹喜欢海,觉得海边待着***,所以顺手拍了很多海景。
梅时说的获奖的那张海景他记得,拍的是皓月当空下的海,海面平和,无风无浪,月光落下倒影,刻入海中,随着粼粼波光起伏。
那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何廖星瘫在床上:“我不知道。”
这个答案在梅时预料之中:“我就说,你要是能有这个意识,那早就成为职业摄影师了,我估摸着她也是瞎猜的,不知道就算了,你好好休息,恭喜你获奖啊。”
何廖星:“好,谢谢梅哥。”
挂了电话后,何廖星的通讯软件提示有未读来信。
他点***一看,发现是裴宿,裴宿头像特别好认,就是一团漆黑,漆黑中有几个若隐若现的光点,一点都不青春活泼。
而反观何廖星头像,那真是少年人中的楷模,一个简简单单的火柴人,火柴人咧着嘴角,身披一件斗篷迎风而立,头顶四个字,爸爸最帅。
何廖星看了会儿裴宿头像,默默吐槽几句,然后才点***,旋即他发现裴宿给他转钱了。
何廖星:……?
何廖星一头雾水,回复过去。
【Bling:你转钱干什么?】
裴宿没回复,何廖星抓着手机在床上翻来覆去,等了会儿,手机终于震动了。
【X:饭钱。】
何廖星反应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裴宿说的应该是今天吃饭的钱,那是何廖星付的钱,当时裴宿出去买奶茶了。
不是,就这么点小钱,有必要吗?
何廖星在输入框里打出没必要这三个字,沉默了几秒钟,又删了。
平时他请梅菜吃饭的次数挺多的,梅菜也给他买过很多回饮料,他们从来不会去算这些账,因为大家都是朋友。
但这是基于朋友的前提下。
他和裴宿,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不算朋友,毕竟只相处过两天。
何廖星扔了手机,刚躺回床上,又把手机捡回来,给裴宿打上备注:不可以揪叶子的夜来香精。

本站点评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这个Alpha甜爆了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记得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这个Alpha甜爆了全部章节!

裴宿何廖小说仅代表这个Alpha甜爆了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