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言情

苏卿卿苏廷小说兄长他总撩我免费无删减大结局全文

苏卿卿苏廷 呜呜文学 2020-05-14 10:06:33
  • 苏卿卿苏廷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兄长他总撩我(苏卿卿苏廷)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兄长他总撩我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苏卿卿苏廷的小说之分享在线txt下载免费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兄长他总撩我,主人翁是苏卿卿苏廷,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兄长他总撩我》主要讲述了苏卿卿苏廷之间的恩怨情仇:她最终皇后没当成,还被兄长一剑刺死在喜庆的大殿上。苏卿卿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平日高冷禁欲的兄长,竟会是丧心病狂的大反派。她决心阻止兄长黑化,但是她不知道,苏廷重生...

苏卿卿苏廷小说兄长他总撩我全文免费阅读:

这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苏卿卿拎着一只小竹篮,正在繁花锦簇的花丛里采摘花朵,打算选一些新鲜的花瓣来泡茶,剩下的,还可以用来泡澡。
她今日身穿一件水粉对襟襦裙,梳着流云髻,娇美的面容在繁花的映衬下,越发显得清丽脱俗,几只蝴蝶围在她身旁翩跹飞舞,令她像极了下凡的花仙子。
这时,苏清瑶来了。
看着宛若花仙子一般的苏卿卿,深深的自卑感从苏清瑶的心底油然而生,她不免又开始自惭形秽。
她知道只要有苏卿卿在,容泽是断然看不上她的。她有自知之明,也不敢奢求太多,哪怕只给容泽做个卑贱的妾室,她也是甘愿的。
上次被苏卿卿讨教怎么做甜糕,苏清瑶吓得心虚不已,回去后赶紧让生母教她。虽然学会了,但她这次却不敢再送糕点来,而是换了新花样。
“姐姐,我做了两个香囊,送给你。这面上的刺绣是我亲手绣的,里面装有白芷,薄荷,辛夷,苏合香等,可以提神醒脑。”
苏清瑶拿着两个香囊,捧到苏卿卿面前,小心翼翼地觑着苏卿卿的神色。
苏卿卿看了苏清瑶一眼,没有再提让苏清瑶教她怎么做甜糕的事情。
她接过香囊,清新的香气扑鼻而来,很醒神。
苏清瑶女红很小就开始学习女红,这香囊做得确实很精致,针脚细密,用五色丝线在绵绸上绣出一对栩栩如生的戏水鸳鸯,香囊下方还缀着珠宝流苏。
“怎么送我两个一模一样的?”苏卿卿问道。
苏清瑶微微笑道:“这香囊是一对的,姐姐自己戴一个,另外一个,可以送给六皇子殿下。”
送给容泽?苏卿卿讥诮地笑了笑。
若是此前她还不知道苏清瑶的心思,她可能真的就拿着香囊送给容泽了,可是现在,苏清瑶打的什么主意,她岂会不明白?
待她把香囊送给容泽后,容泽会误以为香囊是她亲手做的,她势必要解释是苏清瑶做的,这样一来,苏清瑶便在容泽那里留下了心灵手巧的印象,日后容泽每次戴着这香囊时,便会想到苏清瑶……
“三妹妹,你想送香囊给六皇子殿下,何必要借我的手?你亲自送给他,六皇子殿下才会明白你的这番心意。”苏卿卿语气凉凉地道。
闻言,苏清瑶面色一变,慌忙道:“姐姐,我对六皇子殿下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那你是什么意思?”苏卿卿将两个香囊丢回给苏清瑶。
苏清瑶面红耳赤,低垂着眼眸,嗫嚅道:“我……我只是想让姐姐和六皇子殿下配成一对,真的没有别的想法……”
“这是怎么了?”这时,忽然传来一道清朗的男声。
苏卿卿循声看去,只见容泽和冷焰朝这边走来,锦衣华服,玉冠束发,一派气宇轩昂。
看到容泽,苏清瑶的眼圈忽然就红了,待容泽走近,她微微福身行礼,“六皇子殿下。”
她的声音怯怯的,透着一股委屈劲,仿佛刚被苏卿卿欺负了似的。
容泽在两名少女面前站定,瞟了苏清瑶一眼,见她眼圈红红,便随口问了一句道:“苏三小姐,这是怎么了?”
这苏清瑶他曾在将军府见过几次,说不上印象深刻,但也还记得。
没想到容泽会对自己有印象,苏清瑶欣喜不已,忙道:“没什么,只是被风迷了一下眼睛,多谢殿下关心。”
说着,手中的香囊却像是突然拿不稳,掉落到地上。
她慌忙蹲下身子去捡,口中着急道:“哎呀,这两个香囊是要送给姐姐和六皇子殿下的……还好,还好,没有弄脏。”
“送给我和卿卿的?”容泽有点感兴趣,“拿来我看看。”
苏清瑶站直身子,将香囊交到容泽的手上时,指尖意外地触碰到容泽的手心,她倏地收回,羞红了脸。
苏卿卿微微挑了挑眉,别看苏清瑶平时看起来怯怯懦懦的,没想到还挺有心机的。
容泽端详着手里做工精致的香囊,又放在鼻下轻轻地嗅了一下,赞赏道:“这香囊做得不错,苏三小姐真是心灵手巧。”
听到他的赞赏,苏清瑶顿时心花怒放,娇羞道:“殿下喜欢就好。”
“卿卿,你喜欢么?”容泽看向苏卿卿,眼神温柔,“苏三小姐说这香囊是送给我们的,一人一个,这是配成对的意思?”
他其实不喜欢戴这种香囊,和他衣服上名贵的熏香相冲了,但如果是和苏卿卿戴一样的,他就不介意了,而且,香囊上面绣的还是鸳鸯戏水的图案,更代表了他们是一对儿。
苏卿卿却摇头,微微笑道:“殿下喜欢就好。”
她的话和苏清瑶方才说的一模一样,但其中的意味却是截然不同的。
“你不喜欢?”容泽听出来了她的意思,“既然你不喜欢,那我要这个也没什么意思。”
说罢,将手里的那个香囊抛给身后的侍卫,“冷焰,这香囊赏给你了。”
“多谢殿下。”冷焰面无表情地将香囊收入袖袋中。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血落入其他男人的手里,苏清瑶欲言又止,最后只能懊丧地咬着下唇。
容泽却不再看她,他看着苏卿卿,眼里有几分期待,“卿卿,你什么时候亲手做一个香囊送给我?”
“恐怕要让殿下失望了,我不会女红。”苏卿卿有些尴尬道。
容泽轻笑道:“没关系,你绣成什么样的,我都喜欢。”
话说到这份上了,苏卿卿也不好拒绝,便答应道:“那好吧,到时绣出来了,殿下别嫌弃就好。”
“怎么会嫌弃?我很期待。”容泽笑得春风和煦。
他顿了顿,又看着苏卿卿道:“卿卿,今晚有花灯节,我今日来,是想邀你一起去赏花灯,去吗?”
苏卿卿是知道今晚有花灯节的,前两日她便听苏廷提到过,他说今晚要带她去赏花灯。
花灯节一年就两次,她很想去看。
可是,她今早听到苏贺说今晚有事要找苏廷商议,所以苏廷今晚应该没空和她一起去了。
“卿卿,去吗?”这时容泽又催问了一句。
苏卿卿回过神,点了点头道:“好啊。”
-
天刚擦黑,满大街的灯盏便开始陆续被点亮了,白日里庄重的盛京城,此时在夜幕下展露了它绚丽多彩的一面。
苏卿卿和容泽下午便从将军府出来了,随意在街上逛了逛,晚饭也是在容泽名下的一家酒楼里吃的。
这会儿,两人走出酒楼,只见满目花灯灼灼,流光溢彩,大街上人潮涌动,热闹不已。
“卿卿,没看到你戴我送你的耳坠。”容泽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苏卿卿道,“是不喜欢么?我再送别的首饰给你?”
“不用,不用。”苏卿卿连忙摇头道,“我挺喜欢的,只是忘记戴了。”
她隐瞒了那副耳坠已经被苏廷摔坏的事情。
容泽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花灯节是一个浪漫的节日,出来赏花灯的大都是年轻男女,他们两两而行,要么挽手在一起,要么十指紧扣。
容泽的目光落在前方一男一女互相***着的手上,转眸看向自己身旁的佳人,微微一笑。
一边闲逛着一边观赏各式各样的花灯,苏卿卿忽然觉得手上一热,不由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容泽牵住了她的手。
苏卿卿微微蹙了蹙眉,下一瞬便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掌中抽离了。
“卿卿,我们已经有婚约在身。”容泽提醒道。
言下之意便是,牵一下手又有何妨?
苏卿卿道:“殿下,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
容泽以为她是害羞,微微笑道:“卿卿,无论做什么,第一次都难免会紧张,慢慢就习惯了。”
苏卿卿却仿佛没听***,没什么反应,径自往前走,没有给他再碰她的机会。
容泽也没有继续纠缠,今晚能和她一起赏花灯,他已经很满足了。
反正她迟早要是他的人,不急这一会儿。
又逛了一会儿,容泽挑了一盏花灯送给苏卿卿,苏卿卿接过,说了一声,“谢谢。”
说罢,侧过脸,抬手掩唇打了个哈欠。
“累了?”容泽问道。
苏卿卿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是有点累了。”
容泽沉吟道:“也逛得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
容泽将苏卿卿送到她的闺房门外,嘱咐她早点歇息,便离开了。
珊瑚不知道去哪里了,苏卿卿打开房门,走***,房中漆黑一片。
她转身正要先把门关上,房门却自己猛地关上了,随即,一道高大的黑影将她抵在了门上。
苏卿卿的心瞬间跳到了嗓子眼,刚要惊叫出声,一只温热的大掌却牢牢地捂住她的嘴。
“唔……唔……”苏卿卿挣扎。
“卿卿,是我。” 黑暗中,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捂住她嘴巴的那只大手松开了。
熟悉的嗓音,熟悉的清冽气息。
“哥哥?”苏卿卿一听到苏廷的声音,悬在嗓子眼的心渐渐地落了回去,她伸手推了推他的胸膛,“哥哥,你怎么在我房里?这么黑,也不点灯?”
苏廷却没有被她推开,他的一只手撑在她的脑袋旁,低着头,嗓音沉沉地问道:“你今晚去哪儿了?”

兄长他总撩我全文阅读

他的声音渗着一股冷意,苏卿卿虽然看不到他隐在黑暗中的表情,但也能察觉出他现在的心情似乎很不好。
“我……和六皇子殿下去赏花灯了。”
“你失约了。”苏廷一字一顿道。
“是……我的确是先答应了陪哥哥去赏花灯。”苏卿卿有些心虚,“但是父亲不是说今晚找你商议什么事吗?我以为你没空……”
看来,父亲今晚并没有找哥哥,早知道如此,她今天在答应容泽之前,应该先跟哥哥确认一下是不是晚上真的没空,这次,是她做得不对。
“所以,你就和别的男人一起去了?”苏廷语气阴郁。
苏卿卿怔了一下,小声反驳道:“我不是和别的男人一起去,六皇子殿下是我的未婚夫,我和他一起去赏花灯,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合情合理?”苏廷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是啊,你们是未婚夫妻,当然做什么都是合情合理的。”
苏卿卿觉得他的语气怪怪的,正要说什么,下巴忽然被他修长的手指捏起。
“哥……哥,怎么了?”她惊诧地转了一下脸,想摆脱他的钳制,可是他的大手将她的下巴扣得牢牢的。
“花灯节,风月无边的夜晚……”苏廷沉沉的气息渐渐逼近她,粗粝的指腹在她柔嫩的唇瓣上摩挲而过,“告诉哥哥,容泽今晚亲你了么?”
唇瓣被他粗粝的指腹激得一片麻痒,苏卿卿身子不由微颤,她下意识地***了***唇。
“哥哥,你在想什么呢?我和六皇子殿下今晚就是正常地观赏花灯,就算……就算他想亲我,我也不会给他亲的!”
闻言,苏廷低低笑了一声,低头凑过去,薄唇贴到她的耳畔,低哑着嗓道:“不给他亲,那你想给谁亲,嗯?”
他低沉的声线隐隐透着暧昧,微微上挑的尾音在这安静的黑暗中有一种难言的蛊惑。
湿热的气息轻轻地洒在苏卿卿极其***的耳廓上,苏卿卿浑身宛如过电般颤了一下,只觉得筋酥骨麻,她把头偏开,本能地躲避。
“哥哥,你别离我这么近……”
苏廷的唇却追过去,在她耳畔若即若离,“卿卿,回答哥哥。”
他的气息牢牢地笼罩着她,苏卿卿一颗心砰砰地跳,双腿直发软,她有些站不住,***地推了推他的胸膛,“房间里太黑了,哥哥你让开,我……我先去点灯。”
听出她声音里的慌乱,苏廷低笑一声,往后退开,饶了她这次。
令人不知所措的压迫感撤离,苏卿卿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赶紧去找火折子。
很快,屋子里灯火通明起来。
苏廷闲闲地靠在软塌上,那张俊美无双的脸在摇曳的灯火下惊为天人,眼角下的那颗泪痣,越发妖冶魅惑。
他微微勾着唇,看起来心情已经好转,甚至好像还有点愉悦?
苏卿卿此时的心跳平复了许多,方才在黑暗中的苏廷,让她隐隐觉得陌生和危险,她有点儿害怕。
她倒了一杯茶,捧到苏廷面前,软声细语地赔罪道:“哥哥,你别生气了,我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哥哥怎么舍得生你的气?”苏廷接过茶,轻呷了一口便放到一旁的小几上,抬眸看着苏卿卿道,“卿卿,哥哥主要是担心你会被欺负。”
“哥哥,这你放心好了。”苏卿卿一脸认真,“在我和六皇子殿下正式成亲前,我不会让他占到便宜的。”
苏廷微微颔首,“那就好。”
他顿了一下,问道:“今天的晚饭,卿卿吃了什么?”
“我们晚饭是在春风酒楼吃的,吃了清蒸鲈鱼,红烧狮子头,栗子糕……哥哥,你呢?今晚吃了什么?”
苏廷淡淡地道:“哥哥还没吃。”
苏卿卿愣了一下,“怎么还没吃?哥哥不饿么?”
“饿,但是你不在,我没胃口。”苏廷道。
他傍晚的时候来锦绣园找她,原本是打算和她吃完晚饭后就一起去赏花灯,结果,他没看到她,却听到她已经和容泽一起出门的消息。
他就在她房里等,每分每刻都是煎熬,一想到她和容泽在一起,或许会手牵手,或许会拥抱,甚至还可能会接吻,他的胸腔就燃起一团无法扑灭的火。
苏卿卿不禁感到愧疚,看着苏廷道:“哥哥,那我现在马上让小厨房做一些小菜,你吃一些?”
苏廷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嗯。”
小厨房很快将几样清淡的饭菜做好,端上桌。
“卿卿,陪哥哥一起吃。”
“我吃过了。”
“再吃一点。”
“我今晚已经吃很多了,再吃,会长胖的。”
苏卿卿身上的肉其实不少,只不过都长在了该长的地方,纤腰却盈盈一握。
苏廷的视线有意无意地从她胸前的曲线上扫过,勾唇笑了一下,没有再勉强她。
已经这个时辰,等会儿就要睡了,苏廷也只是吃了两口便放下了筷子。
“哥哥,吃饱啦?”
“嗯,我回去了,你早点休息,今晚逛那么久,应该也累了。”
苏廷起身,看了一眼她搁在桌上的那篮子花瓣,微微挑眉,“卿卿,你要泡花瓣澡?”
“嗯。”苏卿卿点点头。
苏廷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嗓音有些暧昧,“卿卿,其实不需要泡花瓣澡,你已经很香了。”
很香了?他闻到她身上的体香了?苏卿卿的心跳莫名漏了半拍,脸上一热,慌忙垂下眼帘。
“哪有……”
苏廷微微勾唇,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泡澡别泡得太久,小心着凉。”
说罢,便离开了。
-
春阳灿灿,桃花灼灼。
苏卿卿穿了一件水绿色的齐胸襦裙,静静地坐在窗前,却不是在翻话本,而是在刺绣。
雪白的绸面上,一枝粉红的桃花已经绣好了一半。
苏卿卿不喜欢做女红,但谁让她答应了容泽要给他绣一个香囊。
她在七岁之前就被要求学女红,但是学了一阵子就没兴趣了,然后就一直没有再碰过绣花针。
赵如月住在苏家的别苑,不在她身边,管不着她,赵似玉则估计是巴不得她什么都不会,所以对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爱学不学。
“小姐,怎么今日突然想起来要刺绣呢?”珊瑚捧着洗好的水果进来,看到苏卿卿在飞针走线,像是看到了什么稀奇的事情。
苏卿卿眼眸也不抬,道:“因为你家小姐我,要绣一个香囊送人。”
“送给谁呀?”珊瑚刚问完便恍然大悟了,笑嘻嘻地道,“哦,我知道了,能让小姐亲手绣的香囊,一定是要送给六皇子殿下吧?”
苏卿卿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笑了一下,算是默认了。
知道自己猜对了,珊瑚眯不由偷笑,问道:“小姐,吃不吃水果?现在帮你削吗?”
“先不吃,放那吧。”苏卿卿道。
珊瑚将水晶果盘放在桌上,站在苏卿卿身旁看了一阵,夸赞道:“小姐,你其实很有刺绣的天赋,以前只学了那一阵子,现在捡起来还绣得这么细密工整。”
“是么?”苏卿卿不以为意道,“但我觉得没意思,有这刺绣的工夫,我宁可多看几本话本去。”
提到话本,珊瑚便道:“小姐,上次拿回来的那几本都看完了吗?我再去给你搜罗几本?”
“还没。”苏卿卿用淡粉色的丝线绣着桃花瓣,摇头道,“不急,这阵子我都没怎么看。”
上次那本兄妹的还压在她的枕头下没看完呢。
这时,苏卿卿不经意地抬眸,正巧看到苏廷从门外跨进来,手里拿着一盒点心。
“哥哥。”苏卿卿眉眼一弯,软软地唤了一声。
“三少爷。”珊瑚连忙福身向苏廷行礼。
苏廷走到苏卿卿的身旁,看着她手中的绣活,勾唇问道:“卿卿,在绣什么?”
“随便绣着玩的。”苏卿卿敷衍地答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敢跟苏廷说这是要绣香囊送给容泽。
苏廷没有再多说什么,将点心盒放在小几上,打开,“城东新开的一家糕点铺,有你喜欢吃的桃花酥。”
他修长的手指拈起一块桃花酥,递到苏卿卿的嘴边,“卿卿,尝尝看。”
苏卿卿就着他的手,张嘴咬住桃花酥,她柔软的唇瓣无意中碰到他的指尖,他也没有避开。
苏卿卿慢慢地咀嚼着嘴里的桃花酥,慢慢地瞪大了杏眸,“这桃花酥的口感和玲珑斋做的一模一样!不会是同一个师傅做的吧?”
见她高兴,苏廷低低地笑了笑,“哥哥改天帮你问一问。”
“太好了。”苏卿卿惊喜道,“还以为玲珑斋被烧了,我以后就再也没有桃花酥吃了呢。”
她放下手中的绣活,也拈起一块桃花酥递到苏廷的嘴边,“哥哥,你也吃。”
苏廷张口咬住,薄唇碰到她的指尖,苏卿卿仿佛被烫了一下,飞快地收回手,耳尖有点泛红。
珊瑚杵在一旁,总觉得打扰他们兄妹二人的其乐融融,便看了一眼窗外道:“今日太阳真好,小姐,我去把被褥和枕头拿出去晒一晒,”
“嗯,去吧。”苏卿卿点点头。
珊瑚走到床边,抱起被褥,顺手拿起枕头,发现了藏在枕头下的东西。
“咦?小姐,你怎么把这话本放在枕头下了?”
话本?苏卿卿闻言怔了怔,随即心头猛地一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苏廷。
那话本千万不能让哥哥发现了……
所幸,苏廷听到珊瑚的话没什么反应,似乎对她为什么把话本藏在枕头下没兴趣。
苏卿卿佯装镇定道:“那是我看完了顺手放在那的,你不用管。”
“哦。”珊瑚没有动那话本,将被褥和枕头抱了出去。
这时,苏廷忽然起身,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卿卿最近在看什么话本?哥哥想看一看。”
说罢,他不等苏卿卿说什么,便朝她的床走去。
那话本没有了枕头的遮挡,正赤/裸裸地躺在床头上。

小说资源推荐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为了给友友们带来兄长他总撩我苏卿卿苏廷小说资源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本站都瘦了呢,关注小说资源就是对本站的鼓励哦!

点击免费阅读兄长他总撩我全部章节!

苏卿卿苏廷小说仅代表兄长他总撩我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