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都市

李雨棠小说白月光求我来救命txt无删减免费完本

李雨棠 呜呜文学 2020-06-20 11:49:33
  • 白月光求我来救命合集版免费阅读-白月光求我来救命(李雨棠)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白月光求我来救命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李雨棠的小说之全章节全集下载无删减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白月光求我来救命,主人翁是李雨棠,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白月光求我来救命》主要讲述了李雨棠之间的恩怨情仇:上一世她爱他,恋他,眼里只有他,拼尽全力助他登上皇位。她满心欢喜等他凯旋,他却亲手执戈灭她满门,迫她不堪受辱,吞金自尽。碎掉一身傲骨,只是他心里的白月光。去他的...

李雨棠小说白月光求我来救命全文免费阅读:

那个小道士一脸惊讶地望着李雨棠,问道:
“你怎么知道?你……认识咱家?”
“我只是随口一猜……”
果然!李雨棠额头暴汗,要么就是这位镇元真人读过《西游记》,要么只能说是叫镇元子的老神仙都是同样的狂妄自大,而且还都有“清风明月”这两个标配。
不过……有些事情总归是宁猜错,莫错过,李雨棠重新将目光落回了石门之上……
“李家姐姐,原来你在这里啊!”
一只白嫩的小手突然出现在李雨棠的眼前。萧澜月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见她正有些愣怔地看着远处,也好奇地歪着脑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只见到一扇镶嵌在山崖石壁上,平平无奇的石门,于是忍不住问道:
“瞧什么呢,那么入神?”
“七公主殿下。”
回过神的李雨棠连忙收整心神,“民女刚刚听两位小道长说此处有一眼长生泉,一时好奇便有些出神了。”
“哦?长生泉?”
这话显然成功地勾起了萧澜月的兴趣,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转头看向两个小道士,兴奋地问道:
“什么长生泉?喝了可会长生不老?”
“那自然……”
明月刚一开口,便被清风悄悄扯了下衣袖,截断了他的话,抢说道:
“那自然是做不到的,不过这泉水喝了之后能祛病强身,对人确是大有裨益的。”
萧澜月狐疑地看了他二人片刻,突然眼睛一转,眉眼弯弯地大声说道:
“来人呐,把这石门打开,本宫要***瞧瞧——”
“是!”
话刚落地,便有两个侍卫走向石门,准备将其打开。
“住手!”
“不可!”
清风明月二人连忙出声大喝,齐顿双足,飞身欲要上前阻止。一旁余下的侍卫见状立即闪身出来阻住二人去路,争执间正准备佩刀出鞘将其吓退,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两声惨叫。
那两个准备开门的侍卫,双手刚一碰触石门,便听到噼啪数声,二人惨叫着连退数步,痛苦地捂着手掌跪跌在地上。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轻,几乎没有人看清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立即被宫女侍卫护卫起来的萧澜月指着那两个刚刚去开门的侍卫,声音惊恐地问道: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启禀公主……”
其中一个侍卫按着颤抖不止的手,抬起一张惨白的脸,呼吸沉重地回道:
“那石门有机关,微臣二人……似是着了暗器!”
“什么机关暗器!”
被侍卫控制住的明月小道士梗着脖子叫道:
“那是仙法!仙法!咱们太师祖在石门上布下了法阵,凡夫俗子都碰不得!”
“仙法?快给本宫瞧瞧!”
萧澜月听了明月的话,心中惧意立即去了七八分,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兴奋。推开挡在身前的宫女,几步小跑到刚刚去开门的侍卫面前,瞪着一双发亮的眼睛仔仔细细地瞧着他们受伤的手掌,高兴地拍着手叫道:
“果然没有伤口!原来这世上竟果真有仙法,难怪父皇一定要请乾阳真人做大国师呢!”
说罢转身瞧见被侍卫们钳制住的清风明月两位小道士,立即变了个脸色呵斥道:
“你们这群没长眼睛的奴才,还不快放了两位小道长!”
其实刚刚李雨棠与清风明月对话之时,萧澜月就在附近,哪里会听不见?自然是知道这石门既然是禁止外人入内,以当今圣上对乾阳真人的敬重,以及乾阳观在大夏国的地位,哪怕是她贵为金枝玉叶的一国公主,也不可能有特权的。
奈何这位七公主自小任性妄为惯了,又有父皇母后的盛宠,别人越是不让做的事,她就越是想要去瞧个究竟。何况她这般年纪,本就对这些神仙鬼怪故的事情格外好奇。因而刚刚才直接命人去破门,想得无非是个先斩后奏,谅别人也不敢将她怎样。却不想门没打开,反倒生出此等变故。
萧澜月见清风明月二人面色仍有不愉,知道自己这次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于是赶忙笑嘻嘻地说道:
“二位小道长不必生气,本宫这就回去好好教训这几个没有规矩的奴才!”
也不给二人回话的机会,立即一脸甜笑地上前挽住李雨棠的胳膊,眉眼弯弯地撒娇道:
“李家姐姐,你刚刚可让澜月好找哦。”
“七公主殿下找民女做什么?”
李雨棠忽然被这笑得像只小狐狸般,娇憨软萌的小公主抱住胳膊,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十多岁的小丫头变脸速度简直就是戏精本精啊。
“这乾阳观里都是男道士,二皇兄也是男子,就澜月一个女儿家,没人陪我玩儿实在太无聊了。”
李雨棠甚是无语地看着她身后跟着的一大堆嬷嬷宫女,她怎么看都不觉得这群人会是人妖啊?哦,对了,这是古代,在这些特权阶级眼里,这些奴婢下人都不算人,哎,万恶的旧社会啊。
李雨棠哪里会不清楚萧澜月的小心思,这小丫头估计是怕乾阳观去萧琰那里告她的状,这是拉着自己给她做挡箭牌呢。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打心底里惧怕她那个二皇兄,只可惜李雨棠现在没心思照顾小朋友。
回头深深地望了一眼那扇嵌在崖壁之上的石门。李雨棠嘴角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微笑,看来这次乾阳观之行果真是来对了……
乾阳观原不是对外迎客的道观,因此一般香客善信是不会在此留宿的。但萧琰兄妹身份尊贵,来此又带了皇命,观中便为二人准备了两间清净的小院。李雨棠兄妹来观中祈福还愿也需要逗留几天,乾阳观总不好做得厚此薄彼,便也为他二人又腾出一间小院来。
好不容易摆脱了萧澜月的纠缠,李雨棠回到道观安排的住处时,一桌热腾腾的斋菜早已备好。匆匆用过午饭,她便迫不及待地带着贴身丫鬟菱角出门去饭后“散步”。
再次来到镇元真人的那扇石门时,却发现门前不时有人走来走去,始终不得靠近仔细研究的机会。无奈只好先去别处转转,然而花了近一个下午的时间,绕遍了临近的几个山头也再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终于在临近傍晚时分,等到了四下无人的机会。时不我待!李雨棠激动地几步跑到石门前,跟在身后的丫鬟菱角擦着额头的汗水,喘着粗气道:
“二小姐,您这步是不是散得有点太久了,奴婢陪您散步散得都饿了。”
李雨棠瞥了一眼身形瘦弱的菱角,刚满十五岁的年纪,就已经***为婢七八年了,与原主年纪相仿,个子却矮了将近半个头。仁爱之心泛滥的她伸手拍了拍菱角的肩膀,安慰道:
“不要紧,等下回去,晚饭多吃一点。”
菱角一听这话,嘴巴撇了撇好悬没哭出来,委屈巴巴地说道:
“乾阳观的道长们过午不食的,哪里来的晚饭啊?”
“什么,这里不吃晚饭?”
正在认真研究石门的李雨棠惊讶地回过头来,摸着自己肚子,一脸庆幸地说道:
“幸好今日饭菜不错,我午饭多吃了一碗。”
“二小姐……”
“哎呀,年轻人身子壮,一顿不吃饿不死的,不要打扰我。”
李雨棠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不再理会满脸委屈的菱角,继续研究起面前的石门。石门与崖壁都是湿漉漉的,攀附其上的藤蔓才长得格外厚壮。石质是最常见的花岗岩,上面密布着滑腻的苔藓,看起来黑乎乎的。然而在两扇石门与崖壁的接缝处,以及石门上的两个铜环把手都是干干净净,没有丝毫苔藓生长的痕迹,这说明石门常常被人开启……
仰头望着超过七八层楼高的崖壁,李雨棠喃喃自语道:
“开关究竟在哪里呢?”
她可不会相信那两个小道士骗人的鬼话,什么仙法!今天早上她看得分明,在那两个侍卫双掌碰触石门的瞬间,石门与他二人的手掌之间迸射出蓝白色的火花。受伤后二人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口唇发绀,手臂肌肉抽搐。手掌上出现焦黄及灰白色,边缘整齐的圆形伤痕。这哪里是什么仙法?这分明就是电击伤,俗称触电!
在这个男耕女织的农业社会里,出现一扇带有电击防盗功能的石门……难道不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吗?再加上石门两旁刻着的对联内容,以及名为清风明月这两个标配小道童,这位神秘的镇元真人难道不值得她一探究竟吗?
“有了,一定就是这个!”
李雨棠欣喜地发现,在门边一块不起眼的小石头后面有一个凸起的旋转石钮。她屏气凝神,握住石钮逆时针扭动了半圈,听到一声极其轻微的咔噔声。起身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点了一下石门,没事!
就在她准备伸手去抓石门上的铜环时,身后却突然传来的喝止声。
“女居士且慢!”
李雨棠心中一惊,猛然回身时,脚下踩到半截藤蔓,一个趔趄撞向了石门。
吱嘎嘎……
黑黢黢的石门在几人一片震惊中,缓缓地打开了……
明月小道士张着嘴巴指着石门结结巴巴说道:
“门开……开了……”
“看……看见了……”
同样一脸震惊的清风小道士回应道。
李雨棠揉着被撞痛的手肘,看着衣袖上蹭到的一大片黑棕色的苔藓,十分嫌弃地说道:
“你们有空就把这石门上的苔藓刷一下,滑溜溜的脏死了。”

白月光求我来救命全文阅读

李雨棠是万万没想到,两个小道士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还刚巧将自己撞个正着。但若是这次放弃,他们必然加强守备,下次只怕就再难有机会了。既然都被撞见了,索性就干脆硬闯***,说不准还能有什么意外收获。于是立刻抬脚迈步进了石门之内。
身后的清风明月望着李雨棠消失在石门的背影张了张嘴,明月呆呆地转头看向一旁的清风……
“刚才的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太师祖……”
清风咽了口口水,喃喃回道:
“太师祖每次回来,在门前都会说这句话。”
“什么?”
明月一双眼瞪得滚圆。
“别什么了,赶紧跟***看看!”
清风拉着尤在愣怔的明月跟了***。
李雨棠进了石门,经过了一小段光线昏暗的石头甬道,甬道之内十分干爽,并不像外面崖壁那般潮湿。出了甬道,一块***的假山石挡在眼前,遮住了背后的风景。望着面前的大石头。李雨棠险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只见嶙峋的大石上刻着五个字:
“曲径通幽处”......
这位镇元真人要么看过《红楼梦》,要么知道常建的诗。一处是巧合却不能处处是巧合。一位看过《西游记》,懂得制作电击门,还能把“曲径通幽处”五个字刻在石头上的道门老祖,说跟她不是来自同一个世界,打死她都不会相信。
李雨棠迈着坚定的步子转过面前的巨石,哪里还管得了是不是擅闯了乾阳观的道门禁地?
巨石之后并非是如红楼梦那般的园林景致,倒像是一处临湖而居的田园小筑。几簇翠竹,间或几颗松柏,地上到处种着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馥郁而芬芳。
一条蜿蜒的小路徜徉其中。一侧小巧的碧湖上烟波渺渺,一叶轻舟漂泊其上,几只水鸟闲适地卧在上面。石子铺就的小路弯过三两个弯,便被一条蜿蜒的水道从中截断,一座简单质朴的木质小桥铺架其上。
李雨棠的脚尚未踏上木桥,便被身后追来的清风明月二人拦住了去路。
“女居士请留步。”
清风小道士当先开口道:
“此处是我等太师祖清修之所,寻常人皆不得擅入,女居士还是请回吧。”
李雨棠打量着面前拦住她的两个小道士:身形敏捷,步伐轻盈,呼吸均匀而绵长。看他二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料想武功修为纵使比不上她四哥,也绝不会弱得太多。拿她十个捆在一起怕是也打不过其中的一个,看来硬闯是绝对没有胜算了,只能想办法智取了。于是微微笑道:
“寻常人可破得了你们太师祖在石门上布下的仙法?”
“寻常人自然是绝不可能破得了!”
明月急切地开口确定,话说出口却又立即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李雨棠立刻笑道:
“那我刚才破了仙法,进得门来,自然就不是寻常人,而算是有缘人了?”
“这……”
清风明月二人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齐齐愣在了那里。
李雨棠继续说道:
“何况二位小道长的太师祖并不在此处,我也不算扰了他老人家的清修,是不是?”
明月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惊诧地问道:
“你怎知咱们太师祖不在此处?”
李雨棠心中暗笑,那位乾阳真人都一四十六岁了,他的师傅少说也得一百五六奔两百岁了吧,怎么可能还活着?
一旁的清风却剑眉微蹙,沉声开口道:
“太师祖他老人家虽然云游四方,此时确实不在观中,但此处也不能让外人随意***,女居士还是请回吧。”
“哈?镇元真人......去云游四方了?”
李雨棠听清风说他们太师祖出外云游去了,震惊得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这位与她来自同一个世界的道门老祖未免也太——长寿了吧,近两百岁的年纪了居然还活着,并且还能出去走四方?
见他二人齐齐点头,不似说谎,李雨棠心念电转,便已有了权衡。望了眼小桥对面那一排翠竹搭建而成的小屋,挤了挤眼睛,做出一副万分愧疚的模样说道:
“原是仰慕镇元真人高德,心向往之,窃以为能得见仙缘。不想真人不在,小女子实在是太过鲁莽了,竟然擅闯真人清修之地,实在是……还请两位小道长原谅。”
清风明月二人见她突然转变了态度,一双妙目氤氲,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追悔模样,顿时有些慌了手脚,不知所措地连忙摆手说道:
“不敢不敢。”
“女居士尚德慕道,情有可原,不必太过自责。”
李雨棠抬起丝帕佯装拭着眼角,开口问道:
“不知镇元真人此时仙踪何处?”
清风小道士摇头道:
“太师祖他老人家行踪不定,吾等也不得而知。”
一旁的明月又紧接着说道:
“不过咱们太师祖心怀天下,哪里有灾殃应该就会去哪里。”
“多谢明月小道长指点,多谢二位小道长原谅小女子冒失之过,那小女子就先告辞了。”
李雨棠欠了欠身,带着还没弄清楚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脸呆愣的菱角立即转身离开。
身后的清风明月彼此对看了一眼,挠了挠脑袋。
“这是哪家的小姐?”
“好像是镇北大将军李汝成的小女儿。”
“她破了石门法阵的事情,要不要禀报给太师祖?”
“应该……要吧……”
李雨棠走得飞快,生怕慢了一步,身后那两个小道士就会反应过来。直到离了后山,身后追得气喘吁吁的菱角方连忙叫道:
“二小姐,歇……歇一下吧,那两个呆道士没追上来。”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怕被他们追了?”
李雨棠白了菱角一眼,这丫头说这么大声,是怕别人听不到吗?菱角却咧着嘴一边大口喘着气zjtechexpo.cn一边继续说道:
“二小姐您自小见到新鲜事就坐不住,早上见了那石门,奴婢就知道您一准是要找机会再去的,只是下次咱再去,远远等下手的机会就好,别再满山头绕圈子了成吗?奴婢的两条腿都走短了一节了。”
“下次?”
李雨棠笑道:
“你还想再去一次?”
“二小姐不打算再去了?”
菱角一脸诧异地望着李雨棠,不再去了?这不是她家二小姐的行事风格啊,她不是一向遇到什么新鲜事一定要刨根究底的吗?
李雨棠柳眉轻扬,缓缓开口道:
“你不觉得活人比死物更有趣吗?”
“啊?二小姐是说您对那个活了快两百年的老头子……啊不,镇元真人更感兴趣?”
李雨棠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道:
“赶紧回去吧,晚上不是还要准备焚香沐浴吗?”
“是……”
浴房之内,李雨棠闻着金猊香炉中冉冉飘出的屡屡上等檀香,两根葱白的指尖自香柏木做成的浴桶中挑出几枚花瓣。
在一旁伺候的菱角开口问道:
“二小姐还要再加些热水吗?”
“不必了,你们出去吧。”
“二小姐今日也不需要奴婢们服侍吗?”
“嗯。”
待菱角等一众婢女退出屋外,站在浴桶旁边的李雨棠直起身来,将指尖托着的花瓣丢入水中,弹了弹手上的水珠。
洗个澡还要人在旁边参观?开玩笑!
她是真不理解古人的这些个爱好,洗澡上厕所都要一堆仆人在旁边看着,听说那些权贵们,有的甚至连啪啪啪的时候都要旁边围上一圈人伺候。在线参观还不收门票,什么爱好啊,暴露狂?行为艺术?
李雨棠绕着飘满鲜花的浴桶走了一圈。她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是正在做一个长长的梦,梦里她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狗血故事里。
按照故事的狗血程度,洗澡应该是必不可少的情节。在她看过的电视里,小说资源中,只要女主人翁一洗澡,一定就会有人贸然闯进来。闯进来的这个人一定是个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绝世美男。这个人——就是男主人翁……当然,也可能是西门庆。
等一下如果真有人闯进来。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李雨棠用她那纤细柔软的指腹摩挲着自己那光滑精致的下巴。像他们领导那样冷静干练,亦或者像她大学教授那样博学睿智……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身处深闺,能接触到的非血缘异性并不多。府里的兵卒家丁,客栈的掌柜伙计,乾阳观里的道士们,还有那位二皇子……想到萧琰,她突然回忆起当初浮现在她脑海里,那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但还来不及老脸发红,一个紫色的背影突兀地闯入脑海之中,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将原本就穿得整整齐齐的衣领又紧了紧,衣服还是再多穿一件的好……
正准备转到屏风之后再添一件衣服的李雨棠,嗅觉敏锐的她突然闻到一股奇异的淡淡香味,立即屏住呼吸,将丝帕弄湿捂住了口鼻。即使吸入了极少量的香气,依然让她感觉到了轻微的晕眩,身子晃了两晃,便倒在了浴桶旁。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白月光求我来救命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点击免费阅读白月光求我来救命全部章节!

李雨棠小说仅代表白月光求我来救命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