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导读
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导读

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导读

导读:画颗星星照亮你是一本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一身黑衣,一头乌发,乌黑眉眼,雪白皮肤,都只为映着唇上那一抹红。 艳丽又孤高,热情且疏离,还带着点儿欲盖弥彰的攻击性。 真是好看又聪明。

小说介绍

画颗星星照亮你是一本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一身黑衣,一头乌发,乌黑眉眼,雪白皮肤,都只为映着唇上那一抹红。 艳丽又孤高,热情且疏离,还带着点儿欲盖弥彰的攻击性。 真是好看又聪明。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画颗星星照亮你全集内容介绍

他漫不经心地问着,这语气配上刚才的举动,显得有点失礼。
“是。”
毛嘉欣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周继轻笑,长臂一伸,就越过桌面扣住了女人的手背。
“我有女朋友,不过分手了……”
“哦?什么时候的事?”
“刚刚。”

方辰童朗小说全章阅读之第58章强求 免费阅读

第58章强求
周继这几天……惶恐,很惶恐。
自从上次给童朗做了个笼子、好心办坏事之后,方辰就不怎么搭理他了。
她不来质问他和童朗为何走得如此之近,也不去深究旁听的机会到底是谁的手笔,而是每□□九晚五地来学校上课、画画、找顾亮。
她无视周继制造的各种偶遇,也压根儿不给他解释和辩白的机会,只将他一肚子的话都堵在了嘴里。
可周继还指望着方辰能多帮他在毛嘉欣面前说说好话呢……
怎么办?男人很心急。
不过要说这周继的恋爱运依然是出奇的好,他正处心积虑地想曲线救国,结果那终极目标竟自己送上了门来。
日料店榻榻米隔间内,周继一边摩挲着陶艺茶杯上的浅浅肌理,一边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对面的毛嘉欣:“美女,你这大晚上约我出来也不说是为着什么事。咱们孤男寡女的,让人误会了可就不好了。”
女人长得美,也很懂展现自己的美。
一身黑衣,一头乌发,乌黑眉眼,雪白皮肤,都只为映着唇上那一抹红。
艳丽又孤高,热情且疏离,还带着点儿欲盖弥彰的攻击性。
真是好看又聪明。
听到周继的话,毛嘉欣垂眼勾了下唇角。这浅浅一笑,直直地戳到了男人的心窝子里:“周先生就这么怕人误会?怎么,女朋友管的很严吗?或者说······是老婆?”
周继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忽然起身出去打了个电话。
不过几分钟,他就回到了隔里间。
“你刚刚那话……是不是想打听我的感情状况?”
他漫不经心地问着,这语气配上刚才的举动,显得有点失礼。
“是。”
毛嘉欣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周继轻笑,长臂一伸,就越过桌面扣住了女人的手背。
“我有女朋友,不过分手了……”
“哦?什么时候的事?”
“刚刚。”
毛嘉欣挑了挑眉,然后轻轻抽出自己的手,盯着他,道:
“我结过婚,又离了。就今年的事。”
“我知道。”说着,男人揉了揉她的手。
“你知道?”
周继点点头,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不打无预备之仗。”
┈━═┈━═┈━═┈━═┈━═☆
对于毛嘉欣和周继以光速搅和到一起的事,方辰并没有感到意外——人生无常,想要的东西送到眼前的时候只管伸手抓住。
况且,她现在要发愁的事情还有很多,暂时没空管旁人的风花雪月。
这天下午,给稿子上完色,方辰打开房门预备去洗手间,却发现邢觉非依然坐在沙发上。
他微眯着眼,正死盯着面前地板上蹲坐着的肥猫,表情严厉。
“你和它就这么对视了俩小时?”
“是对峙。不过我们有中场休息。”邢觉非答得一本正经。
方辰无语,自顾自进了洗手间。
出来后,她穿上外套,拿上钥匙,对着男人说道:
“送送你?”
“我不走。”邢觉非耍赖亦是耍得一本正经。
“你不走我走!”
闻言,男人拿起外套,雅致地替女人拉开了门:“走。正好我也饿了,咱们一起出去吃饭吧。”
“……”
最近这段时间,方辰被邢觉非磨得要疯掉了。
她从邢家搬出来不过十天,这人愣是来了四次。
第一次,方辰没让他进来。
第二次,他进了屋,还没喝口水就被赶走了。
第三次,他忍着被猫儿挠、抓、咬,坚持了半小时。
可今天……
“啧,中江这是要倒闭了啊?”方辰阴阳怪气。
“谢谢关心,中江目前经营状况良好,我带的部门,业绩更是十分突出。”
“那你怎么这么闲?”
“就算是超人,也是需要休息的。”
“好,那请问这位超人,你确定要跟着我吃这个?”
方辰指着头顶的招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邢大公子。然后不等这人点头她就走进了这家万州面馆。
店主是对四十来岁的中年夫妻,老板精瘦矮小,老板娘娇软白皙。
在方辰一进店时,老板娘就十分热情地和她打起了招呼:
“妹儿娃子!二两豌杂?”
“恩!”方辰显然和老板娘很熟,她笑嘻嘻地和她说完,转头问邢觉非道:“吃过万州面吗?”
“没有。”
“那行,我帮你点,包你满足。”
说完,方辰转头和老板娘嘀咕了一句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邢觉非打量了下这家不大的店铺,问道:“你经常来这家?”
“嗯,画饿了就来吃碗面。”
“只点豌杂面?”
“嗯。”
“你很长情。”
方辰没答这话,默默拿出纸巾擦桌子。
“我记得……小姑父就是万州人。”邢觉非再次开口。
女人的手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
面上来得很快,豌杂显然是方辰的,而那碗泡椒牛肉丝面,则是她为邢觉非“精心”挑选的。
邢觉非怕辣,特殊怕那种,邢家人都知道。
果然,看着面汤上瞟着的厚厚一层辣油,男人的眉毛几不可见地皱了皱。
但旋即,他就低下头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邢觉非本就长得好看,一身得体西装更是将他趁得贵气雅致、鹤立鸡群。
男人既不说话,也不抬头,吃相雅致而专注;许是面条太辣,他的额上鼻上都沁出了一层细密的薄汗,嘴唇也变得鲜红,显出种别样浓烈的俊美来。
从进店起就不时有女食客往他们这边瞄,老板娘更是不停地给小老乡使眼色——估计以为这是她的男朋友。
方辰如坐针毡。
“别吃了,走吧。”她说。
邢觉非抬头看了她一眼,方辰这才发现他辣得眼睛都有些湿润了。那模样,看起来就像被谁欺负了一样。
呵,方辰觉得自己果然长出息了,都能欺负邢觉非了。
“我让你别吃了!听不懂啊?”她一把将男人手中的筷子抢了过来放在了桌上,然后起身就往外走。
邢觉非拿出纸巾拭了拭嘴角,不好意思地冲还在状况外的老板娘点了点头,便飞快地追了出去。
“你生气了?”他拉住方辰,语气温柔。
“我生什么气啊?跟个傻子生气,我闲的?”
“谁是傻子?我么?”
“我!我是傻子!行了吧!”
方辰说着就要甩开他的手,邢觉非却反手将她握住,然后拉到身前。
“我以为这么做……你会喜悦点。”
“邢觉非,你没必要这样的。我根本就不……”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不用每次见面都重复一遍。”邢觉非低头看着方辰,表情很认真,“但是我也知道,你不是真的讨厌我。公司事情很多,我以后不会经常来打搅你的。但你也不要每次都赶我走了。好不好?”
方辰硬下心肠摇了摇头,然后抽出手大步跑了。
邢觉非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轻声笑了笑。
她在害怕什么呢?怕习惯,怕依靠,还是怕日久生情?
怕……就对了啊。
┈━═┈━═┈━═┈━═┈━═☆
邢觉非是个很有主意又很有毅力的人,所以方辰的拒绝,对于想继续坚持的他没有任何影响。
在面馆门口分开后的一周里,男人天天从公司出来,依旧会去一趟美兰苑。
方辰不让他进屋,他就将车开到楼下,在车里坐到深夜,然后等楼上熄灯了再回家。
天天被人在楼下堵着,方辰是又无奈又心烦。为了让这人早点走,她睡得是越来越早,天天十点就熄灯上床,然后第二天大清早爬起来赶稿。
这作息,健康得就像个老太太。
后来,可能是出差去了,邢觉非有几天没来,方辰看着楼下空旷的院子,竟然还有点不习惯。
不习惯?!
岂不是正中这人的下怀?!
她想着,便恶狠狠地拉上了窗帘。
邢觉非消失的第四天,方辰赶稿赶到夜里十一点时忽然就有点饿了。一想到还有一张稿子要在今晚画完,她便放下心理负担,拿出手机点了个外卖。
这家店方辰以前经常点,外送员是老板家小舅子,每次都来得飞快。可今天,当方辰想从他手上接过食盒时,这人却忽然拿出一把刀架在了她脖子上。
“陪我睡觉。”小伙子双眼发红,言简意赅。
方辰吓得浑身是汗,但人还算镇静。她佯装柔顺,被他架着一路从客厅挪步到卧室的书桌旁。然后趁其不备从桌上拿起美工刀,对着男人的眼睛就是一下。
可惜这刀划偏了,只在小伙子的脸上留下了一个不深不浅的豁口。
但这一刀,却激怒了这个不过20来岁的年轻人。
他一把将方辰的手腕捏住,女人吃痛松手,美工刀掉了。然后她就被这人反剪住双手,压倒在了书桌上。
看着男人为了腾出手摸她而将刀扔到了一旁,方辰赶紧放声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抢劫……啊!”
喊到一半她脸上就挨了一巴掌,然后胸前的衣服被人拉扯了开来。
冰冷的空气灌进了方辰的衣襟,也凉透了她的心。
就在她几近绝望之时,身上陡得一轻。
方辰起身一看才发现是邢觉非来了,他正在与这个又将刀拿到了手上的年轻男人搏斗。
不过花了几秒钟平复情绪,方辰便狠下心,抄起椅子就向这个男子的头上砸去······
警察局那边的事情,都交给了邢家的律师全权处理。
而方辰此时则披着邢觉非的大衣,坐在急诊科外的椅子上瑟瑟发抖。
她脖子上缠了圈绷带,看着吓人,但其实伤口不深,没多大事儿。可邢觉非却结坚固实挨了一刀。
那刀砍到了他的右上臂,当场血流如注。
“囡囡,囡囡!”秦月白来的时候,邢觉非还在里面缝针,“你没事吧?觉非呢?他怎么样了?”
“舅妈,对不起……”方辰一把抱住秦月白,“哥哥的手被划了……要不是我,他也不会这样,都怪我……”
“傻孩子,要怪也是怪那个畜生!来,你让舅妈好好看看。”
说罢,秦月白将方辰拉着上下仔细打量了下。见她没什么大碍,脸上表情终于松动了点。
“我去看看你哥哥。”
她刚说完,邢觉非就托着手出来了。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红着脸的年轻女医生。
“邢、邢先生这情况有点严重,缝了14针。需要住院的。”小医生边说边偷偷打量身侧的俊美男人。
秦月白当时就有点站不稳:14针!那得多长一个口子!
好在谭磊这会儿也在,他接了邢觉非的指示三下两下就办好了住院手续。
病房里,邢觉非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秦月白坐了会儿,就让谭磊先将方辰送回去:“你受了惊吓,好歹回去洗个澡,再换身衣裳。你哥哥这边,有我和王妈够了。”
方辰只得服从。
等她一走,秦月白对着床上的人轻唤了一声:“听说……你最近天天去她楼下堵门?”
邢觉非不答。
“觉非,你听妈一声劝。不管是为了方辰,还是为了你自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我和她……为什么不能?”
“你爸不会同意的。”秦月白满脸忧虑。
“我可以熬到他同意的那天。”男人语气坚定。
“方辰呢?她会为你等到那天吗?我没你爸那么封建,但我知道一点,强扭的瓜不甜。方辰是什么想法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感情上的事,你强求不来的!”
邢觉非坐起身,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假如我非要强求呢?”
┈━═┈━═┈━═┈━═┈━═☆
第二天清晨,医生刚查完房方辰就来了。
秦月白回家拿换洗衣服去了,王妈见她来了,赶紧避到了外间。
“我第一次做这个,估计味道不会太好,你……勉强喝点吧。”
她将装着黄豆猪手汤的保温桶放在柜子上,然后低头有些紧张地绞着手指。
猪蹄是方辰五点多去菜市场赶的第一班买的,高压锅则是秦月白上次给她添置的,照着教程,她便有样学样地做出了这一小罐子汤来。
“我勉强不了。”
邢觉非抬了抬缠着绷带的右手,然后痛得皱了皱眉。
呵。
明知这是套路,但方辰还是无奈地端起碗,开始拿着勺子一口一口喂给他吃。
虽然是第一次做,但她人聪明,又手巧细心,所以汤炖得并不难喝,除了味道稍微有点淡,其他方面可以说是完美。
总之邢觉非很满足——方辰亲手喂给他的,哪怕是□□他也会一口闷了。
没一会儿罐子里的汤就见了底。方辰拿纸巾给男人擦了擦嘴,起身就要走。
邢觉非一把抓住了她。
方辰刚预备用力摆脱,但想到他的伤口,还是老老实实坐在了床边。
“你很忙?”邢觉非看着她的眼睛,一脸祈求。
“恩。”
女人撇开脸,不去看他。
“那也不准走。”
那你还问个毛啊?
方辰瞪了这人一眼,然后拿出手机自己玩儿了起来。
邢觉非开始折腾人:“我想去洗手间。”
“你脚又没断,自己去。”
“你得帮我拿吊瓶。”
“这不是还有一只手吗?”
“我总得腾出手解裤子吧?”
“……”
将吊瓶挂在洗手间墙上的钩子上,方辰就飞快地跑出去了。
把邢觉非送回床上,她看了会儿小说,这人又扯了扯她的衣摆。
“又要去洗手间?”方辰无奈。
“汤喝多了。”男人耍赖。
“你只怕是肾有问题,要不顺便去查查?”
“我的肾没问题。”
“……”
“你不信?”
“我信!我信好吧?”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题?
几分钟后,方辰再一次红着脸跑出了洗手间。
秦月白来的时候,她已经趴在邢觉非的床边睡着了。
邢觉非垂头看着女孩,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捋着她的发——他对她的喜爱与迷恋,已经变得毫无顾忌。
“觉非,你……”
秦月白一脸悲哀。
男人抬眼看了眼母亲,笑笑没说话,然后又将头转了回去。
强扭的瓜不甜?
他现在只想扭下这个瓜。
至于甜不甜……尝到不就知道了?

方辰童朗小说全章阅读之第59章落单 免费阅读

第59章落单
邢觉非在医院住了十天,方辰一共去了四次,有时是一整个白天,有时是一整个晚上。
所以碰到邢江来也是不可避免的。
作为集团的掌舵者,不管是什么情况下邢江来都会将自己的外表打理得端正体面,容光焕发。
今天也一样。
但方辰还是在他一丝不苟的鬓边,发现了几根新生出来的白发。
她别开头,借着洗碗离开了病房。
邢江来看着方辰的背影,皱了皱眉:这孩子……性格上倒是完全随了她妈。
小小的人,脾气老大。
当年,他和妹妹之间靠的是妻子调停。
那现在呢?谁来帮忙?
况且,如今的情况,可远比当年复杂。
邢江来看了眼正心不在焉地听妻子说话的邢觉非,忽然觉得,也许方辰搬出去并不是什么坏事。
只要她别跑太远就行。
┈━═┈━═┈━═┈━═┈━═☆
邢觉非出院那天,秦为径来了。
这呆子一边啃着他姐削给他哥的红蛇果,一边问道:“毛嘉欣那个男朋友……人怎么样啊?”
方辰低头一笑:“就那样,能看。”
“那吴赛赛呢,她最近还好吧?”
“怎么?你要找她复合?”女人眉毛挑了挑。
秦为径脸一红,不停摆手:“没有没有,我就关心一下。”
“小五,路还长。以后你会碰到更合适的人的。”方辰说完,轻轻地拍了拍秦为径的肩膀。
“以后?要不……咱们俩再相一次亲,凑合凑合?”
秦家小五不知死活地开了个玩笑。然后……
“滚。”
“滚!!!”
第二个滚是邢觉非说的。
秦为径一脸惊愕地看了眼他那个三哥,又看了眼方辰——显然,很多事他是刚刚才知晓。
方辰扶额:这孩子……未免也太迟钝了些!
将落下的稿子和专业课补完,方辰出门和毛嘉欣逛了次街。
看着路上正带着圣诞帽发传单的小伙子小姑娘,她这才惊觉今天是什么日子。
逛完,毛嘉欣开车将她送到了小区门口。
“周继晚上约了我看电影,你呢?你有什么安排?”
“明知故问。我当然是回家和阿杜一起共进晚餐啊!它吃猫粮,我吃狗粮,丰盛!”
“你这狗粮只怕是吃不成了呢。”毛嘉欣对着方辰身后的某人挑了挑眉,“那个谁!过来交接!”
邢觉非含笑走过来,拉开副驾驶的门,朝里面的女人伸出了手。
绅士啊。
可下一秒,他的手就被人狠狠拍了一下。
但方辰还是别扭着一张脸,乖乖地走到邢觉非的车上坐好了。
“我们去哪儿?”
她看着窗外,继续甩脸色——反正那谁谁谁就喜欢看她这样。
“你饿不饿?不饿的话,可以先去看电影。”
邢觉非确实喜欢,他看着女人的后脑勺,声音都轻快了不少。
“那就看电影吧。”
其实无所谓做什么的,方辰……只是不想一个人。
歌里唱:落单的恋人,最怕过节。
她用十年孤寂来体会这句词,深以为然。
电影是邢觉非选的——爱情片,也是动作片——不是日本的。
片名很长,长到用力过猛。当然,用力够猛的不止是片名——编剧煽情的煽得很用力,演员挤泪也挤得很用力,观众憋笑憋得也很用力。
但方辰还是哭了。
前排有一对情人在接吻,旁若无人的,还以为别人都看不见。
傻。
就像当年的他和她。
这似乎是方辰第二次在电影院哭?
上一次,是在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童朗的时候。那次看的是个动画片,片名叫《麦兜当当伴我心》。
麦兜很可爱,麦太也很可爱,春田花花幼儿园的全体小朋友都很可爱。
但是当可爱的他们唱出“我愿似一块扣肉,扣住你梅菜扣住你手”时,方辰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吓得身边的毛嘉欣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
她好想做扣肉,好想做梅菜,好想好想做被扣住的那只手……但这个梦,已经没有人和她一起完成了。
她的肉肉不在了。
坐在邢觉非身边,方辰不敢大声哭。
明天就是童朗的生日了呢。景岚不在,他会是一个人过吗?
怎么可能?!
人家有家人,有朋友,有事业,还有钱。圆满如斯,哪里轮得到自己这孤家寡人来操心?
贱啊她。
想到这儿,方辰没忍住就眼泪汹涌。
邢觉非默默扣住了她的手:“我们出去吧?这片子不好看。”
他拉着她走出了电影院,然后去了一家日本料理店。
安静地吃完,邢觉非将方辰送回了楼下。
男人看着她的眼神深邃又明亮:“方辰,圣诞节不是为他一个人过的。以后再想起这天,你的记忆里……也应该有我。”
他没说只应该有我,他说的是也应该有我。
多有诚意,多大的让步。
人应该知足。
方辰轻轻嗯了一声。
邢觉非的手将她圈进了怀里,她回手搂住了他的腰。
很暖和,很安心。
但方辰的脑子里想的,心里念的,还是那个人。
她就是贱啊。
┈━═┈━═┈━═┈━═┈━═☆
自己真犯贱啊!
童朗坐在车里,看着不远处那对相拥在一起的璧人,低声骂了一句。
大老远飞回来,在方辰家楼下等了三小时,就为看到这一幕。
贱啊他。
但童朗就想回来。
哪怕后天就必须飞回去,哪怕家里一大堆烂事在等着他解决——妹妹闹着要和女人结婚,弟弟哭着要去尼泊尔出家,就连那个放荡不羁的便宜表弟,都凑热闹一般嚷着要离婚来中国挽回真爱。
一团麻。
但童朗还是回来了。
究竟以前每年的生日方辰都和他在一起的。所以……生日一定要和喜欢的人一起过——假如只是在同一个城市也算的话。
童朗自虐似地盯住那两个人,一动不动。
盯着盯着,男人想起一个叫Oscar的小天使说过的话:
“不可以再看星星了哦!不然妈妈会伤心的!”
童朗没有妈妈来为他伤心。他就一个人。
所以他想看就看,没所谓的。
反正,爱他的人,他爱的人,终究是没有一个留在身边。
没所谓的。
那两个人牵着手上了楼。楼道里的灯亮了,又暗了,依然没人下楼来。
童朗终于熬不住了。
“回去吧。”他说。
小吴把他放到了公寓楼下。
洗完澡,拿了瓶酒,童朗对着月亮自斟自酌。喝了不知道多少,男人像死了一样倒在床上。
梦里有人轻声对他说:生日快乐啊,肉肉。
童朗就这么醒了。
天还是黑的,他打开手机,眼睛却亮了起来——有人也没睡。
“画完稿子才发现都这个点了,反正也是睡不着了,那就祝全世界全部在今夜失眠的人节日快乐,永远快乐。爱你们全部!比心!”
他也失眠了,所以方辰祝他永远快乐了;方辰爱全部人,所以也是爱他的。
童朗很快乐,起码在这一刻是的。
又看了眼这条状态,男人眉毛一挑:画稿子?到现在?那……就是没做别的了?
她可真乖!
也是真傻。
那个邢觉非,有哪里不好啊?
似乎确实没自己好。
童朗一边窃喜,一边替方辰可惜。但心底终归还是喜悦的。
究竟他就是个混蛋,一个卑劣又自私的混蛋。
┈━═┈━═┈━═┈━═┈━═☆
周继接到童朗电话的时候正在“早锻炼”。
“你特么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不是不回来了吗?……什么?出来喝酒?爷没空!爷忙着呢!”
“谁啊?”***被打断,毛嘉欣忽然就没了兴致,翻过身,她伸手从床头拿了内衣预备穿上。
“童朗。”
周继随口一答,答完却发现自己提错了人。
果然,毛嘉欣腾地就支起了身子:“他回来做什么?又跑来招惹方辰啊?当我死了?艹!”
想起方辰被这人搞得想断断不掉,想恨又恨不了的苦***,毛嘉欣气得当场爆炸。
“不是不是。”周继摸着她的头发,顺了顺猫儿炸起来的毛,“人回来……回来给朋友送礼!似乎是以前的铁哥们儿生了个儿子?嗯,对,就是这样。”
“编,继续编。”毛嘉欣冷笑一声,掀开被子下了床,“童朗……可是连那铁哥们儿结婚的时候都没舍得回来的啊。”
她的声音很平淡,但周继的太阳穴还是突突跳了一下。
操!
什么铁哥们儿?! 那是他女人的前夫!他好死不死,提这茬儿干嘛啊?!
周继上来就给了自己一耳光,跳下床撵到毛嘉欣跟前:
“你干嘛去?”
“洗澡!回家!”女人只穿了件内衣,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是火辣辣的。
“等会儿,我、我尿急!”
卫生间的门被砰的一声关上,毛嘉欣无语地坐回了床上。
周继出来的时候,身上湿漉漉。
她眯着眼,上下打量:“上厕所还带洗澡……怎么?翔拉在裤子里了?”
“还真是。来,你帮我看看,这儿洗干净没?”周继笑嘻嘻的将毛嘉欣的手往那地方摁。
“滚啊,谁要看?!”
一把甩开男人的手,她关门进了浴室:自己怎么就偏爱这种死皮赖脸的货色呢?
毛嘉欣一边恨恨打着泡沫,一边暗骂自己犯贱。
等她出来的时候,周继已经穿戴整洁了。
“快,我送送你。”男人笑得鸡贼又灿烂。
昨晚的狂欢,在闹市区留下一地狼藉,但也给城市道路腾出了大片地方。人都在家里补觉,所以此时的路上是一片空旷。
不过二十来分钟,周继就将毛嘉欣送到了楼下。
“毛毛。”男人开口,语气温柔。
他很喜欢这么喊她。
毛嘉欣停下解安全带的手,看了这人一眼。
周继直视前方,嘴角却带着笑:
“你和那个人,熟悉多少年了?”
“十三、四年吧。”
“哦。”周继摸了摸下巴,“那也还好啊,这么看咱们俩的交情也没少到哪里去。”
“你这儿……洗澡进水了?”
毛嘉欣戳了戳他的太阳穴。
“没。我……一直记得你。”
“嗯?”男人没头没尾一句话,让女人停住了。
周继忽然倾身过来吻她。
缠绵的吻结束,他捧着女人的脸,两人额头抵着额头,谁都没有动一下。
良久,周继叹了口气,问道:
“你后来……为什么不来画室了?”
女人哑然。
对啊,为什么呢?
假如……
算了,没假如。
“你不来找我,那只能我来找你了。”周继用指腹轻轻擦掉女人脸颊上的那滴泪,再次吻上了她的唇。
车窗没关,冬天冷冽的风呼呼地从外面灌了进来。但就连它,也没办法让正沦陷在久别重逢的喜悦中的两人,清醒半分。
后来的毛嘉欣每每回想起这天,脑子里响起的都是某部精选电影里的台词:
——当我们遇见时,你对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我觉得,你看起来就像圣诞节的清晨。
┈━═┈━═┈━═┈━═┈━═☆
落单的童朗把金丰给约出来了。
“来,欠你的几顿酒,哥今天一起补上。”他端着杯子,表情看起来不好不坏。
“臭小子,生日快乐啊。”
金丰说着,抬手和他碰了碰杯,然后不等他说话,一口闷了。
“亏你还记得。”
“可不得记得么?每年这天,嘉欣都不在家待……你猜,她干嘛去了?”
童朗不说话。
“她陪邢方辰去了,因为怕她出事。”金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哥们儿,我不知道你是藏了什么事,你不告诉我,我也不问。但是你不能这样。有些人错过了,就没了,找不回来的。”
“我不打算找回来。找回来耽误人一辈子,犯不着。”
闻言,金丰一口酒堵在喉中,咽进去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
“你要死了?”
“差不多吧。有时候活着,不比死了好。”
看到他的表情,童朗憋笑,笑完又觉得有些苦涩。
金丰这才松了口气。他缓了缓心神,道:“不不不,活着就是活着,活着就是比死了好。”
只要活着,就都还有机会。
童朗又不说话了。
“来,给你看看我儿子照片,喜悦一下。”金丰说着拿出了手机。
“……”
“可不可爱?”他不停划拉着相册,“反正……她说很可爱。”
童朗抬眸看了看金丰——这人的脸上一点都没有初为人父的那股兴奋劲。
“怎么?你比较想要个闺女?”
“我想要什么?我没想法。反正他们都很喜悦,所以我天天都得跟着喜悦。我的想法……不重要。”
金丰说着将手机收了起来。
“别这样。孩子没错,对他好点。”
“我知道。”金丰又闷了一口酒,“我妈没几年好活了。她能喜悦一天,我就能多忍一天。”
闻言,童朗摇了摇头:“我就不该约你出来。你该回去陪他们。”
“你不约我,我今天也是一个人过。昨天,我去领证了……孩子要上户口,没办法。但我真的不想再看见她了。那女的谁啊?她为什么住我家?我他妈又是谁啊?我老婆呢?我把老婆弄哪儿去了?”金丰喝的有点急,他仰着头,靠在了椅背上喘着气,“你说得对。活着,还真他妈不比死了好多少。”
这么一个全世界都在狂欢的日子里,有两个主动选择落单的男人,正各自沉沦在酒精与回忆里,无法自拔。

推荐理由

画颗星星照亮你完整章节阅读APP内上线了很多类似的言情小说,书荒了的朋友,不怕没得看了~可以到本站搜索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