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三分野耳东兔子(向园徐燕时)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三分野耳东兔子(向园徐燕时)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三分野耳东兔子(向园徐燕时)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4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书友们是不是还在为看什么小说而发愁呢,小编我这里正好有几本好看的小说,就共享给你们一本吧,这本《三分野》由作者耳东兔子原创,主人公叫向园徐燕时,小说讲述了:或许真的就像钟灵说的那样。 以后的女朋友得比向园漂亮才行, 心里大概也就梗着这样一根刺,向园就是他心里头的刺。拔了***, 扎着也***。被她这样的女生追过, 应茵茵这种显然就很索然无味了。没她漂亮,也没她有趣。本站支持三分野耳东兔子小说在线阅读!

三分野耳东兔子小说全文介绍

在钟灵家补课那会儿是真的还不喜欢她,只是觉得这姑娘有点吵有点闹, 但他不反感。她很有分寸也不粘人, 偶然跟朋友踢球的时候她会过来送水, 送完就走,朋友拿他俩打趣,她也不害羞, 笑眯眯地站在球场外跟他打笔芯枪, 皮得不行。
那时候他也没心思谈恋爱,忙着打工挣生活费,哪有空再带个妹子, 而且他本来计划在大学毕业前, 都不打算谈恋爱。
其实他当时有想过,假如大学毕业她还喜欢他, 他似乎也觉得可以接受跟她在一起。
谁知道,向园那天在老师家楼下说追不动他了。

三分野耳东兔子(向园徐燕时)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十四章
或许真的就像钟灵说的那样。
以后的女朋友得比向园漂亮才行, 心里大概也就梗着这样一根刺,向园就是他心里头的刺。拔了***, 扎着也***。被她这样的女生追过, 应茵茵这种显然就很索然无味了。没她漂亮,也没她有趣。
在钟灵家补课那会儿是真的还不喜欢她,只是觉得这姑娘有点吵有点闹, 但他不反感。她很有分寸也不粘人, 偶然跟朋友踢球的时候她会过来送水, 送完就走,朋友拿他俩打趣,她也不害羞, 笑眯眯地站在球场外跟他打笔芯枪, 皮得不行。
那时候他也没心思谈恋爱,忙着打工挣生活费,哪有空再带个妹子, 而且他本来计划在大学毕业前, 都不打算谈恋爱。
其实他当时有想过,假如大学毕业她还喜欢他, 他似乎也觉得可以接受跟她在一起。
谁知道,向园那天在老师家楼下说追不动他了。
她似乎做什么事情都没什么耐心,三分钟热度,跟做题一样, 数学题假如三秒钟不知道答案就认定这道题自己不会做,英语单词永远停留在第一页的“abandon”, 永远都是半途而废。
他说你别追了,先好好高考吧,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
但是被忽然出现的钟灵打断了。
再然后,就听说她跟刚来的转学生恋爱了,频繁地开始换男朋友。
徐燕时那阵子彻底把向园拉入了自己的***名单——感情不专。
真正喜欢上她,是她跟封俊在一起之后。
徐燕时跟封俊初中就是同学,但那时都不太熟,数学竞赛的时候偶然有听过对方的名字,但封俊唯独一门数学好,其他成绩都很烂,在学校排名不靠前,只是光靠数学竞赛拿奖进了理工大。
他跟封俊熟悉起来,是高二的时候,那时候他已经不参加数学竞赛了,封俊在竞赛班没看见他还觉得希奇,偶然在球社两人会碰上,封俊第一次主动跟他搭了话,问他怎么不去竞赛班。
徐燕时那时候忙着打工挣生活费,不过他没直说,只说不太感爱好。
封俊还觉得挺可惜,本来觉得这人清高自傲,但是至少是棵竞赛苗子,也是他难得能遇上的对手,结果就这么轻飘飘地退出了,他有种独孤求败的感觉。本来以为徐燕时会是他保送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结果人不参加了。
封俊就拍拍肩说,“那行吧,以后有空一起踢球吧。”
就这么化敌为友了。
徐燕时这人不太擅长交友,身边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人,但封俊这中二少年还是一腔赤诚地想跟他交朋友,偶然还会拿一些竞赛题跟他一起讨论思路,徐燕时虽然不参加竞赛,看到难题,也还是会忍不住跟他共享一下心得。
一来二去,封俊就成为了他高中最好的朋友。
然而他没想到,这个最好的朋友,在高二下学期,忽然有了女朋友。还是曾经追过他的。
那时向园应该也是真喜欢封俊,舍不得别人说一句,封俊曾经差点为了她放弃数学竞赛,两人天天逃课去网吧打小说大全。
徐燕时那时都觉得,向园可能在气他。
结果,看见小树林里,两人像热恋情侣一般的青涩地***吻,他才觉得,自己是个笑话。
他照常跟朋友踢球,她照常站在场外拎着衣服和送水,不过对象已经换成了封俊,他才意识到,人家是真的不喜欢他了。
他心理阴暗,甚至暗戳戳地想举报这俩。
结果,那阵,封俊忽然迷上了打网游,不肯陪向园打劲舞团了。就拜托他,让他上自己的号,陪向园打劲舞团。
向园追过徐燕时这件事,徐燕时不知道封俊知道不知道向园追过他,但以封俊的情商,就算知道他也会装作不知道。
所以高二那整个暑假的劲舞团、CS都是他陪向园打的。
封俊那阵沉迷打梦幻西游,向园一给他发消息让他上号,封俊就给他打电话。
他就在四周找个地方上网。
向园打小说大全其实挺笨的,打CS完全找不到北,方向感特殊差,有时候面对面打的时候,他见过几次,向园躲在墙角,封俊让她别老躲着,头探出去看看,向园自己的脑袋探出去了,小说大全里的人一动不动,还一本正经地说:“看不到啊。”
封俊直接无语。
跳劲舞团也是,节奏感很差,踩不到点。
但是嘴巴特甜,很会拍马屁,动不动就“你真棒”“你真厉害”。
徐燕时基本上从来都不回。
直到有一次,打完CS,她忽然发了一条过来。
“你打小说大全真的好厉害啊!”
他照旧不回,预备下了,给封俊打了个电话想说打完了。
谁知道,对面的对话框又跳出来一条。
“老公?你怎么又不回我?最近怎么这么冷漠?”
他手里还攥着电话,封俊一直在电话那头问他怎么了,他愣了很久,说了句,没事。
然后敲下键盘。
“在。”
向园:“你终于回我了!”
“还玩么?”
“玩,但是我想跟你视频。”
他回:“没穿衣服,不太方便。”
“好吧,”她遗憾地发完一条,又随口地跟他抱怨,“真讨厌,刚刚爷爷接到班主任电话,肯定又是钟灵告的状!”
“……”
对于这种女孩子的矛盾,徐燕时还真不太会评价,那时也是年轻,觉得男孩子在背后说些乱七八糟的也挺跌份的。就不予评价。
她总是喜欢跟他抱怨一些有的没的,唠唠叨叨地像个小老太太。
暑假结束,这段关系就截止了,那时候向园在跟封俊冷战,也不需要他陪着打小说大全了。
只是偶然他会看着电脑上小说大全里的一些聊天记录。
向园:“靠,被偷袭了。”
他:“嗯,躲我后面。”
向园:“你最近真是冷淡。”
他:“哪里冷淡了?”
向园:“你都不叫我老婆了。”
他:“……你又不老。”
向园被他逗笑,“你怎么这么可爱。”
……
那天在北京,向园问他这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的时候,他本来就没想那么多,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那点感觉,早已经被他锁死了,加上他跟封俊的那层关系,当时要说感情有多浓烈,那倒也不至于,但是确实是跟其他人不一样。
是他这么多年,唯一动过心思的人。
也是在他最穷困,最落魄,却是最想照顾的人。
向园这样的女孩子,是从小被封在蜜糖罐子里长大,包括封俊偶然的自我,和她那几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历任男友,也都无条件宠着她。
虽然不知道她后来交往过什么人,但以他的现在目前的自我认知,至少做的不能比封俊差吧。
——
会议室外,向园交往过的被某人认定为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历任男友之一给她发了个请帖。
这人林卿卿都熟悉,前阵子经常上热搜,某科技圈大佬,前个绯闻女友貌似还是个明星,她不由地有点惊奇地看着向园,“你怎么会熟悉他?”
向园胡编:“不熟悉,发错了,群发的吧。”
林卿卿才不信,“群发也得有微信啊?”
彼时,会议室门忽然被人打开,徐燕时从里头出来。
等人走远,高冷一个凳子滑到林卿卿和向园中间,仰着头跟她俩八卦:“李驰这回完蛋了。”
“怎么说?”向园低头翻着最近的月报,说。
高冷神秘兮兮地说:“李驰去年已经差点被开除了,要不是老大把他保下来,我们一直觉得李驰只是***格问题,刚刚应茵茵在小群里说,李驰可能有暴燥症……这个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只是应茵茵说的,她说,李驰有SM倾向。”
“……”
“……”
向园翻了个白眼,“无聊。”
高冷:“应茵茵还说,李驰手机里有很多偷拍我们女同事的照片。”
林卿卿听得毛骨悚然:“什么照片?”
高冷:“偷拍照吧,什么******照……”
林卿卿:“变态吗?!”
高冷:“男人都好这口啊,你别说李驰,你以为老大手机里没小黄片啊?”
向园听不下去,严厉地指着高冷的鼻子,“go out,现在,马上,马上。”
高冷悻悻挪开椅子。
临下班,向园等全部人都走了,会议室门关着,除了中午那会儿,徐燕时出去了一下,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会议室里没出来,李驰一下午都没再出现过。
向园推门***,徐燕时整个人窝在椅子上,眉宇间有点倦怠,诧异地抬头看了她一眼,松松懒懒地调整了一下坐姿,随后笑了下动了动鼠标,漫不经心地说:“还以为你不来了。”
向园放下抱在手里的一摞文件,捋了捋包群的裙摆,在他面前端端正正的坐好,“干嘛不来,我心里又没鬼。”
他没接话。
“你软件做完了没?”向园问。
“没,把下个月新产品先做完,”徐燕时说到这,敲着键盘,抽空瞥了她一眼,又转回去,“我听陈书说,下个月新产品发布会,你要做主持人?”
向园点头:“有这个想法,还没想好怎么弄,我想弄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发布会。”
“比如?”
向园歪着脑袋想了想,机灵地说:“让高冷他们跳草裙舞?”
徐燕时笑了下,把电脑合上,人靠在椅子上看着她,“随你。”
向园丝毫不觉他停下来,还自顾自地说着,“这样的话,还得预备节目,太麻烦了,不过反正高冷他们最近也没事情做,让他们出个节目算了,越奇葩越好,我先记下来,还有哦,这次发布会,我邀请了重量级的嘉宾,你们别给我掉链子。”说到这,向园忽然想起来,“我后天请个假,你自己弄软件的事儿,我就不陪你了。”
徐燕时:“什么事?”
向园本想说前男友结婚,又下意识改了口,“一个朋友结婚。”
“前男友?”徐燕时看透。
“你今天跟李驰吵什么呢?”向园不动声色岔开话题,“他怎么一个下午都没来上班?”
徐燕时收回视线,“没什么。”
“高冷说李驰手机里……有偷拍女同事的照片,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得找个时间跟他谈谈?李驰就算家里欠着高利贷,心理压力大,也不能偷拍女同事,难怪应茵茵那几个人最近都不怎么穿裙子来上班了。”
他重新打开电脑,“我让他去看医生了,压力大不是借口。”
“这么说,你知道他偷拍的事咯。”
“刚知道,”徐燕时说,“下午碰见李总,应茵茵他们告到李总那去了,因为在女厕所发现摄像头。所以,是前男友?”
咦,怎么又绕回来了?
向园败下阵来:“嗯。”
徐燕时似乎是咬了下后槽牙,那眼神***邃的一如***压压的窗外的夜色,眼中的光,却比窗外的月还亮,还透,看着她。
憋了半天,还是挤出一个字。
“行。”
似乎是笑了下,然后装模作样地挠了挠眉,嘴角勾着,懒懒洋洋的。
向园太熟悉了,他以前跟人踢球的时候,憋着坏的时候,就这模样。

三分野耳东兔子(向园徐燕时)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十五章
科技圈大佬叫易石, 创办的意识科技,算是这几年IT圈的新秀, 背景不雄厚, 但势头很猛。
但其实只有向园知道,这位看起来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易总,其实是个小怂包, 做事情非常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的。那时易石刚从校园毕业, 也跟当代全部大学生一样, 陷入了应该创业还是打工的迷茫中,这时候遇上了向园。
向园跟易石交往时间很短,不到一个月两人就分手了。用易石朋友的一句话来说, 手都还没捂热呢, 你俩分手了?易石也觉得快,甚至都不了解向园家住哪,有几口人。向园忙着打小说大全, 他忙着创业, 两人一个月见不上几面,他觉得自己完全降不住这姑娘, 就主动提分手了。向园答应地很***快,也觉得易石心智不成熟,两人还是做朋友合适,就和平分手了。但临分手时, 向园知道他最近融资困难,二话不说给他打了个五百万。让他以后有钱再还, 那口气完全是姐姐关心弟弟。
他当时捧着这沉甸甸的五百万银行卡,站在取款机面前哭得有点泣不成声。他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遇上这么一个富婆,现在不分手还来不来得及啊?
但这话也就想想,这扯上经济纠纷的感情更没法谈,他当时很傲地把五百万退回去了。
过了三天后,又屁颠屁颠回来问向园,借条,利息,一分不少你。当我借你的。
向园笑笑,当时也真的觉得易石不轻易,这么一个没背景的男孩在北京圈里打拼。不过易石也是她第一个毫不犹豫花钱给他的人,因为总觉得,他身上那股劲儿劲儿,似曾相识。
自那之后,易石觉得自己成了创业圈的锦鲤。
融资顺利,谈项目也尤其顺利,不过这跟向园没关系,易石这人就有点好,长得讨喜,说话也谦卑,偶然一句冷幽默还能让人忍俊不禁,重点小伙长得帅啊,加上一脸无害的国民弟弟样,时至今日,遇上的全部甲方爸爸都对他照顾有加。
如今能蹿这么快,也跟他的***格有很大的关系,易石赚钱了也不膨胀,不太炫富,该怎么样还是怎样,该追星还是追星,该谈女朋友还是谈女朋友,跟朋友聚餐,还是以前那样,偶然也会蹲在路边抽五块钱一包的烟,想想刚创业那段日子,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忘本。这都是当年他武大的一个学长教他的。
那个学长大他两届,两人其实不太熟,易石那阵运气不好,跟辅导员闹了矛盾,辅导员一气之下取消了他的单科奖学金以及全额奖学金。易石始料未及,加上那阵穷困潦倒,连吃泡面的钱都没有,二十出头的男孩子,精神恍惚地走着走着,忽然就蹲在一家台球厅门口痛哭流涕。
结果就碰上那位学长了。学长可能不熟悉易石,但是易石对他是久闻大名,人很高冷,易石坐在小石阶上,头埋在膝盖里,往边上挪了挪,给学长让路。但他没想到学长没走,还问他哭什么,易石就把事情跟人解释了一遍,最后还捎了句:“我熟悉您,教授上课提过您,我特意去找了您参加创业科技比赛的一些设计来看,很厉害。”
学长很酷啊,笑了下,推了下他的肩,让他起来别蹲着了,挡人生意。
易石满脸泪水站起来。
那位学长那天是刚拿到韦德offer,心情很不错,难得没去打工,在台球室跟朋友打了一下午的台球,还请他吃了泡面。
那时,两人坐在旁边的全家,面前压着两碗红烧牛肉面,学长揭了盖子,用叉子捞了两下,低头吃了口,告诉他:“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你要一一计较,那没法活了。”
易石懵懵懂懂地问:“那你遇上过吗?”
学长一愣,把面咬断,抬头***沉地看着他,“经常。”
不等他晃过神,随后又低下头去,捞了捞面说:“这种不公平你没办法自己去判定,导员取消你奖学金,这背后躲藏什么谁也不知道,因为没办法用透明规则去判定的东西,他就不存在公平不公平。你想要的公平是建立在规则透明基础上的,但这个世界本来就这样,很不透明。你想要公平,那就得打破规则。”
易石发现他说的每句话,都戳中他的内心。只是他表达不出来。
其实也就那天交流了一下人生观和价值观,学长这样明知生活对他不公他全都坦然接受的胸怀让易石很受触动,那个下午,他看着学长高大的身影冲进雨幕中,似乎天塌下来,他一个人也能撑。他久久都没回过神。之后也没怎么见过面,偶然在路上碰见,两人会打个招呼,自从易石毕了业之后,两人的交流就变成了,逢年过节的一句问候。不过学长从来没回过。尽管如此,他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婚礼邀请了这位学长。
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
李驰否认了摄像头的事,应茵茵气不过说要报警,而作为公司治理层的角度来说,还是希望这件事暂时先不要闹大,等事情真相查得水落石出后,再做定夺。当然也表明了态度,假如李驰真的做了违法的事情,他们也绝对不会为了公司的声誉纵容的,但假如这是个误会,那对公司,对个人都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失。
结果第二天下午,李驰回来了。
他自己主动报了警,说自己并没有在女厕所安装摄像头,也没有偷拍女同事的不雅照。徐燕时带了一波警.察去监控室查记录了,向园高冷他们留在技术部跟剩下的警.察查了他全部的手机和电脑记录,确实没有偷拍什么******照,然而却有一张陈书的照片,也确实是偷拍的,是她在天台抽烟的照片。
向园下意识去看高冷,怕他冲动。结果后者脸色骤变,也不顾警察在场,当即一拳冲着李驰的嘴角狠狠砸下去。
“砰!”技术部一声巨响,瞬间乱作一团,文件顷刻间如飞扬的纸屑挥洒一地,李驰被暴风骤雨般的拳风直接连人带椅掀翻摔在地上,他一只手撑着,擦了擦嘴角,似乎没有还手的意思。
风波乍起,全部人都来不及散开,向园离得最近,她穿着高跟鞋本就重心不太稳,整个人直接被李驰带到了一旁的桌角,大脑一瞬间空白一片,眼前晕晕闪闪的,全是星星……
高冷此刻像只脱了缰的野马,完全不受控制,他甚至不等全部人反应,阴冷静脸像条疯狗似的扑了过去,揪着李驰的领子,将他碾碎般地摁在地上,声嘶力竭地怒吼:“□□妈!你打谁的主意!!!”
耳边是冲破云霄的怒骂,向园原本被砸得七晕八素的脑袋此刻更加昏沉沉,模模糊糊见眼前两道影子难解难分地扭作一团,她晃晃脑袋企图让意识回笼,挣扎着要起来去拉高冷,不过,一旁的警.察和尤智他们已经冲上去拉架了。
林卿卿这才回过神来扶她,惊呼:“天,组长,你脑袋磕破了。”
向园还是很淡定的:“有没有更漂亮了。”
林卿卿:“你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
向园笑:“没事,扶我起来。”
徐燕时正在跟警.察看这几天的监控,他双手插兜立在两个警察后面,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静止不动的厕所监控。
其中一个戴眼镜的警察问他:“你们公司女同事没说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么?这么一天天往前排查太困难了。”
“就说这两天发现的,前后差不离,”他忽然想起来,低头问保安,“最近公司有没有维修人员上门过?你们保安室的登记簿呢?”
警察一听:“对对对,假如不是公司内部人员,只有维修人员作案的可能***比较大。”
保安把近一周的全部外来人员登记都翻出来。
警察一一对照,就在这时,监控室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是尤智,他满头是汗,第一次跑这么火急火燎地,眼镜都歪斜到一边,火烧眉毛地对徐燕时说:“快!老大,向组长晕倒了!”
——
向园刚一站起来,眼前就***了,整个人软趴趴地朝地上栽去。
她当下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原来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晕倒了不是没有知觉的,大脑意识还在,甚至也非常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哪,只是手脚发软,浑身无力,后背直冒冷汗,她甚至还知道第一时间把她从地上抱起来的是,隔壁销售部的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叫舒飞。
舒飞很***张,大概是第一次抱晕倒的人,差点没给她勒过去,后背一片凉凉的,前面皱皱巴巴一团,应该是她腰上的衣服被扯开了,光滑的腰背大裸。
假如向园此刻看见自己被人送上救护车是这副衣冠不整的模样,可能要气死,她有点生无可恋想,电视剧里果然又骗人,那些轻轻松松把女主角抱起来的男人,从来都不存在。比如现在,她已经快被人给勒到地上了,全靠手脚的求生欲挂在人脖子上。
那模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电梯门一打开,舒飞也被勒得脸红脖子粗的,忽然有人从边上过来,“我来。”
向园听这声音有点耳熟,想想应该是徐燕时,舒飞很***快地把她交过去,两人在交接过程中,舒飞下意识说了句,“小心,有点重的。”
向园有点死不瞑目地说:“闭嘴,舒飞。”
徐燕时嘴角一弯,轻轻松松把人从舒飞手上接过,顺手把向园后背的衣服往下一拉,遮了个彻底,随后结坚固实把人打横抱在怀里,进了电梯。
向园迷迷糊糊间感觉后脊背没那么凉了,也闻声身后的小声的惊呼:“他真的绅士爆了。”
向园窝在他怀里,脑袋埋在他温热的颈窝里,是男人独有的气息,他身上永远都带着淡淡的沐浴露的气息,颈窝处的细碎的男人发茬戳着她,莫名有安全感。
向园借机占便宜,往他脖颈处又贴了贴,******靠着,汲取他身上的气息。
徐燕时低头看她一眼,温声问:“醒着?”
向园在他怀里,嗯了声,在心里默念了一句,这才是公主抱的正确打开方式啊。
她闭着眼睛,意外的舒适,心下沉稳了些,闻着他的味道,又往他脖子上贴了贴,喃喃应了句:“头很昏,睁不开眼睛,但是我知道你是徐燕时。”
他低着头看她,怀里的姑娘闭着眼睛,眉眼温顺,像是受伤的小猫,蜷在他怀里,他心下一动,忍不住搂***了些,低声问了句:“有没有哪里不***?”
“头晕,”她如实说,“想吐。”
等到医院,向园真的吐了,唏哩哇啦吐得那天徐燕时喝醉吐得还惨。
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化验报告一出,没有脑震荡,只不过大脑供血不足,才会晕倒。留院观察一晚就行了。
徐燕时去交费,向园被安排到了一个临时三人病房。
等徐燕时回来,向园已经跟病房另外自带削水果牌男***朋友的两个姑娘混熟了,聊得热火朝天,跟她们传授了一下人生第一次晕倒的经历,语言夸张地把两个姑娘逗得哈哈直乐,一旁的男***朋友们削好了水果供他们的女王大人品尝,向园看得眼馋。
就听一旁的姑娘问了句:“你男朋友吗?”
不等她回答,徐燕时走进门,两个姑娘刹时转过头去,直愣愣地看着这个气质清冷的男人朝向园走过去,单手拎了张凳子,摆在她床边:“尤智他们等会过来,你想吃什么,让他们带上来。”
话音刚落,尤智电话就到了。
向园接起来,很体贴地说了句:“你们随便买点什么水果上来就行了。”
尤智一声好嘞,“电话给老大接下。”
向园把电话递过去,徐燕时接过,立在窗边低沉地喂了声。
一旁的姑娘见他接电话去了,这才凑过来又孜孜不倦地问:“你男朋友吗?”
“不是。”
“很帅哎。”
“一般。”向园敷衍了声。
“单身吗?”
向园刚要说话。
一旁的男***朋友听不过去了,“帅跟你也没关系,自己长什么样心里没点数?”
“呸。”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地吵起来了。
向园怕他们再吵下去,忍不住插了句嘴,静静凑到那两人耳边说:“他单身啦,但是一直都没谈过女朋友。可能有什么隐疾吧。”向园下意识加了句。
谁知道,徐燕时恰巧这时挂了电话,闻声了,不动声色转过身,一只手抄在兜里,一只手把电话丢到她面前。
还挺配合地靠在墙上,他低头看着她,笑得不行,那笑里,似乎还藏着一层“你皮够了没?”的意思。
“这事儿咱俩知道就行了。别到处说。”

推荐理由

三分野耳东兔子(向园徐燕时)小说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格饱满,非常适合闲暇阅读!追书的朋友欢迎关注本站免费阅读三分野小说完整版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