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薄晏之虞舒小说被掉包的千金重生了完本免费在线下载

薄晏之虞舒 呜呜文学 2020-03-05 11:40:52
  • 被掉包的千金重生了合集版免费阅读-被掉包的千金重生了(薄晏之虞舒)完本小说合集版在线阅读

    被掉包的千金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薄晏之虞舒的小说之免费全章节在线全文大结局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被掉包的千金重生了,主人翁是薄晏之虞舒,《被掉包的千金重生了》主要讲述了薄晏之虞舒之间的恩怨情仇:直到死后,虞舒才知道,她不是父母的亲生女儿,而是被恶意掉包的豪门千金!难怪渣妈成天虐待谩骂,渣爹还对她起了色心,她宁死不屈,最后被活活打死。而他们的女儿mda...

薄晏之虞舒小说被掉包的千金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

“是表演重要还是你的身体重要?”虞江板下脸,不由分说做了决定,“行了!听你哥的,明天就待在家好好休息,你妈陪着你。”
虞太太目光一瞬不瞬落在女儿身上,柔得像一汪水:“那是当然!梦雅烧成这样,我哪有心情去参加校庆?”
虞梦雅脸颊在虞太太手心不停地蹭,声音甜甜地撒着娇:“妈妈你真好!”
一旁虞辰看得有些眼红,也不甘示弱地表示:“公司的事我可以在家处理,明天哥哥也陪着你。”
虞梦雅笑容更甚,然后将期待的目光落在虞江身上:“爸爸呢?”
按理说感冒发烧这种小病犯不着如此兴师动众,让一家子人放下手里的事专门陪着。
但拗不过女儿撒娇和老婆的眼神威胁,虞江只好宠溺又无奈地应下:“好,爸爸也陪你。”
虞梦雅欢呼一声“爸爸我爱你!”终于如释重负地闭上眼睛,拜倒在因生病和药物而席卷的困意中。
如此一来,也不枉费她故意泡半小时冰水把自己折腾到高烧。
这个家是属于她的,谁都别想夺走!
……
虞梦雅这一觉睡得很安稳,从接到那通报警电话开始,她就始终悬着一颗心,怕真相被戳破、怕失去首富千金的光环、怕一夜间从天堂掉进地狱、怕会像虞舒那样过低贱贫穷的生活。
她像是挣扎在死亡边缘的溺水者,每天都提心吊胆捏一把汗。
好在虞家上下都答应不去校庆,留家里陪她,这样她就有充足的时间去想接下来的对策。
只是,她没料到,一觉醒来后,床边只有虞太太一人!
她吓得猛然清醒,掀开被子就坐了起来:“妈!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哥哥和爸爸呢?爸爸哪儿去了?”
她神情激动,绷紧的手背上针头正在迅速回血。
虞太太不明白女儿突然间是怎么了,以为她睡魔怔了,赶紧握住她肩膀,温言安抚:“梦雅,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别怕,妈妈在这儿呢。”
“妈!我没做噩梦!”虞梦雅心急如焚,“爸爸呢?还有哥哥,他们不是说要陪着我吗?”
虞太太一边轻拍她后背,一边柔声回答:“你爸爸和哥哥昨晚守你守到了两点过,等你烧退到37度才睡的。今早医生已经确认你退烧了,你爸爸就去学校参加校庆了,你哥哥我也让他去公司了。”
虞梦雅脸色陡然苍白,颤抖着声音确认:“爸爸去学校了?”
虞太太点头:“是啊,毕竟是十周年校庆,你爸爸跟八中校长又是挚交,我缺席,他好歹得去露个面。”
这话无疑给虞梦雅宣判了死刑,她千算万算没算到虞江会说话不算数,昨晚明明答应了她不去校庆,结果却趁她睡着的时候离开!
“现在几点了?”虞梦雅慌乱地四处张望,想要确认现在的时间。
虞太太不知道她在焦躁些什么,闻言,把手机点亮,告知屏幕上的数字:“现在是11点34,梦雅你饿不饿?我让李阿姨做了粥,你现在要吃吗?妈妈叫人端……”
现在她哪有心情喝粥?她快要急死了!
“不吃!”虞梦雅打断虞太太的话,一把抢过她的手机,一边翻虞江的手机号,一边崩溃地念叨,“说好了在家陪我,为什么要反悔?!”
看着失控的女儿,虞太太渐渐皱起了眉头。
梦雅一直很乖,虽然长得和她不太像,但懂事大方这点倒是和她如出一辙。也因此,她分外地疼爱女儿,花不少精力和时间去培养她,为她搭建更高的平台。
但这一刻的女儿却不懂事得让她感到陌生。
是生病的缘故吧!虞太太为女儿开脱,梦雅毕竟只是十几岁的孩子,生病的时候难免想要家人陪在身边,何况孩子他爸昨晚是亲口答应了的,这会儿却出尔反尔地离开,也不怪梦雅不高兴。
于是,便由着虞梦雅打了这通电话,想着女儿跟爸爸撒撒娇就能消气。
……
那头,最后一出表演落幕。
学生们陆陆续续离开礼堂,虞江则和学校领导以及八中的老校友门寒暄。
话没说几句,兜里的手机响了。
他稍稍瞥了眼,见是妻子打来的,便掐断了电话,想着待会儿再打过去。
只是,刚把手机放回兜里,铃声再次响起,还是妻子的号码。
妻子向来不会在他工作和出席大小场合的时候打扰,这回连续打来两通电话,应该是有急事找他。
于是他冲校友抱歉地笑笑,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
接通电话的刹那,女儿的声音涌了过来:“爸爸!”
虞江一愣:“梦雅?怎么用你妈妈的手机打过来?身体好点了吗?有没有乖乖吃药?”
虞梦雅听他语气,捏紧的心稍微一松,看样子虞舒还没得手!
她又欣喜又焦急,一刻都等不及地催道:“爸!你不是说今天不参加校庆在家陪我吗?你说话不算数!你快回来陪我!你答应了的!”
电话那头传来的话让虞江十分诧异,女儿可从来没这么无理取闹过。
“梦雅。”他皱眉,“不要任性,爸爸参加完校庆就回来,你在家里好好养病,没事的话我挂电话了。”
“爸爸!”虞梦雅在那头尖叫。
虞江眉头皱得更紧,正要呵斥女儿不懂事,这时,一名女学生踟躇着走了过来,看清她面容的刹那,虞江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太像了!
这个女孩和年轻时的妻子几乎一模一样!
因为太过吃惊,虞江完全忘记了自己还通着电话,只愣愣看着渐渐走近跟前的女孩,哑然地微张着嘴。
“爸爸?”那头,虞梦雅没等到回应,又唤了声,用最甜最软的声音撒着娇,“爸爸你现在就回来好不好?梦雅生病了,很想你陪在身边……”
那头没有回答。
只是呼吸明显一滞,仿佛她说的是什么惊天动地的话一般。
虞梦雅正奇怪他的反应,下一秒,透过手机听筒,听到那头传来一道温软声音,带着紧张的轻颤,却无比坚决——
“虞江先生,我能跟你说几句话吗?”
是虞舒!!!
是那个该死的虞舒!!!!
这一刻,虞梦雅只觉天旋地转。
她还生着病,过于激动的情绪直接让她晕了过去。
完了!
一切都完了!
*
中心区私人医院的走廊上,虞江和虞舒并排坐着,彼此都很紧张。
虞江出身商贾之家,祖辈发迹,到他这一辈一跃至南府首富,可谓风光无限;在感情上,他和妻子青梅竹马,婚后二十多年依旧恩爱如初,膝下一双儿女,皆是懂事优秀。可以说,他这48年过得顺风顺水,惹人羡慕。
在几小时以前,他从没想过掉包孩子这么狗血的事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如果不是因为虞舒那张脸太具说服力,他也不会鬼使神差带她来自己名下的私人医院做亲子鉴定。
他手紧攥着,放在膝头,余光偷偷打量着身边的女孩。
女孩与他之间隔了两个座位,微微弯下脖子看着自己脚尖出神。
那是一双洗得发黄的白色帆布鞋,也不知道穿了多久,鞋底都有些脱胶。
虞江心里不是滋味。
来医院的路上,他听女孩说,当初是被虞氏的一名清洁工掉包的,女人因为自己一生穷苦,不希望女儿也过这样的日子,便心生歹念,偷偷潜入婴儿房掉包了两个孩子。那对假父母对她很不好,不仅让她包揽所有家务,还经常对她毒打谩骂,察觉她发现了真相,竟还打算杀她灭口!
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这对男女简直比蛇蝎还恶毒!
两人沉默地等待着结果,从中午一直坐到黄昏,终于,负责鉴定的医生出来了。
他看了虞舒一眼,把虞江拉到角落,然后摘下口罩,一脸严肃地把鉴定书递过去,压低声音说:“老虞,这姑娘的确是你的孩子。”
虞江浑身一震。
医生有些不忍,顿了顿,才继续把第二个结果告知,“梦雅的血液样本检查出来的结果是…她不是你和虞太太任何一方的孩子。”
虞江攥着那张鉴定书,因为太过***,骨节都崩得森白。
混迹商界所练就的那份冷静自持,在这一刻轰然崩塌。虞江抬起一双发红的眼,里面全是杀意。
怕他冲动,医生连忙劝慰:“老虞,你冷静点。”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虞江在商界历经风雨,遇到再大的危机也不曾动容,但这一刻,却红了眼睛,哽声道,“我的亲生女儿跟着那两个杀千刀的混蛋吃苦受累了十几年我才知道!你看看舒舒!瘦成那样!你女儿要遭这些罪,你不心疼?!”
医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叹息:“老虞…你想开点,至少孩子是找回来了,总比季家的小少爷,丢了之后就再没音讯。”
这话并不能让虞江好受一些。
错位的那16年,会成为他这辈子的心结。
“谢谢你帮忙做加急鉴定。”虞江拍了拍医生的肩膀,向他告辞,“改天请你吃饭。”
他说完,转身走向等在长椅上表情不安的女孩,严肃的脸孔上摆出平生最温柔的表情,轻声说:“舒舒,我们回家。”

被掉包的千金重生了全文阅读

低调的商务轿车驶入东城别墅区。
茂密的树林深处,虞家气派的豪宅隐约可见。
虞舒从没涉足过这样的地方,放在膝盖上的手又紧了几分,攥一手心的汗。
虞江察觉她的不安,试探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和颜悦色地宽慰:“不用紧张,这是你的家,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
感受到来自父亲的关怀慈爱,虞舒惴惴的心立刻放平,她望着渐行渐近的虞宅大门,眉眼展开一抹安然。
是啊。
这里是她的家……
她不用怕……
穿过铁艺大门,司机顺着石板路将车开进车库。
车刚熄火,就瞧见虞太太从连通室内的那扇门里快步走了进来,脸上是焦灼神色:“出什么事了?一下午电话都打不通!问宋秘书,他也支支吾吾的……”
问话间,后座的车门推开。
虞江下了车,没急着回答妻子的话,而是偏头看向车内,温声说:“舒舒,下来吧,见见妈妈。”
虞太太被这话弄糊涂了。
见见妈妈?说的是……她?
“老虞……”她困惑地开口,还没来得及道出心里的疑问,就看到一个瘦弱苍白的女孩跟着下了车,有些局促地站在丈夫身后,抬起一双乌亮剔透的眼睛看向她。
虞太太震惊不已。
面前的女孩简直就是16岁的她!
“她…她……”虞太太话都说不利索了,手指了指虞舒,混乱的目光望向丈夫,希望他给自己一个解答,“这孩子……”
虞江轻轻揽住虞舒的肩膀,眼底有温热的泪在翻腾,他深吸一口气,颤声告知:“这是舒舒…是…我们的亲生女儿。”
“亲生女儿?”虞太太脑子里一片混沌,她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了,“这个孩子是亲生女儿,那梦雅呢?梦雅又是谁?”
虽然不忍看到妻子伤心自责,但事关重大,有些真相是不可能隐瞒的。虞江定了定神,把当年发生的事如实告知。
听完丈夫的话,虞太太足足沉默了五分钟,早就模糊了的双眼看向被迫分离了十几年的女儿,再也绷不住平日的优雅端庄,倏地跌坐在地,激动地哭了起来。
方才听到的话,字字都像刀子在剜她的心!
被毒打谩骂?从小包揽所有家务?看在有钱拿的份儿上才准读书?事情暴-露后要杀人灭口?
她上辈子是做了多么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要让她的孩子遭受这些!她越想越后怕,如果那家人没有不小心说漏嘴,如果舒舒报警那晚没有成功逃脱,那她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女儿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她们母女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
“是我的错!怪我当初太娇气,如果没有把孩子放去育婴房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虞太太泣不成声,“是我这个当妈的不够格,怎么能让孩子离开视线呢?是我害了她,是我……”
见妻子这样,虞江心里也难受,他想安慰妻子“一切都过去了,舒舒已经找回来了”可是这话却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真的都过去了吗?
本该无忧无虑的童年、本该肆意张扬的青春,却被谩骂、毒打、家务所淹没。
整整的十六年啊!
无论多少金钱都不可能弥补得了。
那将成为舒舒人生中一块永远无法消除的伤疤,也是他们心上永远无法拔除的刺……
虞舒找回亲生父母并不是想看他们愧疚自责,她抿了抿唇,上前一步,在虞太太面前蹲了下来。
虽然是记事起第一次和母亲见面,但血脉有着神奇的力量,让她一眼就消除掉所有的陌生隔阂,只感到心口温热,源源不断都是亲情的暖。
于是,她弯了眉眼,轻声安慰:“别哭了妈妈,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也不是爸爸的错,错的是把我掉包的人。”
一声“妈妈”喊得虞太太心尖都颤了颤,她又欢喜又难过,倾身一把抱住女儿,哭得更加悲戚放肆:“孩子!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
妇人的双臂抱她很紧,像是用尽生命所有的力度。
虞舒听着耳畔的哭声,压抑在心底的委屈、害怕、愤怒、怨恨,所有所有的情绪交织着涌上来,染红了她的眼睛。
被虞建东活活打死的时候,她多么的无助;尸体被扔在垃圾堆里的时候,她多么的难过;得知真相的时候,她多么的愤怒。
这十几年来她从来没有感受过亲情的温暖,她像是被扔在一片荒芜的沙漠,被风吹日晒,一点点磨砺得体无完肤。纵然如此,她还是乐观而顽强地活着,就像荒漠中的仙人掌,那么那么努力地活着。
也幸而她努力地在困境里挣扎,才会等来和家人团聚的这一天……
她吸了吸鼻子,回抱住妇人,第一次像同龄女孩一样冲母亲撒娇:“妈妈…我好想你……”
……
担心妹妹的病情,虞辰很早就离开公司回了家。
只是,车开进车库,却瞧见令他匪夷所思的一幕——
向来端庄得体的母亲,这会儿竟然跌坐在地上,抱着一个女孩哭得泣不成声。父亲站在一旁,不苟言笑的脸上也是动容神色。
“爸、妈。”虞辰下了车,皱眉问,“发生什么事了?”
他视线落在母亲怀里的女孩身上,正要问她是谁,就见对方抬起了头,一张湿漉漉的小脸,像被雨水沾湿的花瓣,柔美得让人怜惜。
这是温家哪个亲戚的孩子?竟跟母亲长得这么像!
诧异间,听到父亲介绍:“虞辰啊,过来,这是舒舒,你的亲妹妹。”
“亲妹妹?”虞辰糊涂了,“爸,我的妹妹不是只有梦雅一个吗?”
虞江沉默了一下,告诉他:“梦雅不是,舒舒才是,当年,她们被人恶意调包了。”
和虞江夫妇的反应不同,虞辰耳畔嗡地一响,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梦雅怎么办?要是得知了这样残忍的真相,她肯定会崩溃!
虞辰心揪紧,连忙问虞江:“爸,这件事梦雅知道吗?”
“我刚把舒舒接回来,还没告诉她。”虞江皱眉,“怎么?”
虞辰松了口气,然后说:“爸,能不能先不要告诉梦雅这件事?她还生着病,我怕她受不了。”
虞江:“这件事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她迟早是要知道的。”
虞辰攥紧拳头,激动地说:“爸!你不觉得这样对梦雅太残忍了吗?当初被掉包的时候她还只是襁褓中的婴儿,她能左右什么?她多无辜!在虞家生活了十六年,突然有一天被告知她不是父母的亲生女儿,而是卑鄙小偷的孩子,她该有多难过!”
儿子从小就宠妹妹,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溺爱。对他的反应,虞江并不奇怪,却不赞同:“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怎么瞒不了一世?”虞辰突然想到了办法,“就说舒舒是她的双胞胎姐妹,当初丢了,现在才找回来,不行吗?”
见父亲没有松口,虞辰目光沉了沉,继续说,“梦雅虽然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但在虞家养了十六年,也跟亲生的没什么区别。不管爸你怎么想,反正我这个当哥哥的绝对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哪怕……”
他顿了顿,下定决心般补上后面的话,“哪怕是带着她离开虞家!”
话音刚落,立刻换来一句呵斥:“胡闹!”
虞江生气地瞪着儿子,“你的亲妹妹好不容易回了家,你就是这么迎接她的?!”
“抱歉……”虞辰看了眼虞舒,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希望梦雅受伤害,她是个很***的女孩子,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不希望爸爸和哥哥因为自己吵起来,虞舒想了想,对虞江说:“爸爸,要不…就听哥哥的吧?这件事,虞梦雅也很无辜。而且对我来说,只要能回到家人的身边就已经很满足了,别的事无关紧要。”
见女儿如此懂事,虞江心里更加疼惜,他瞪着儿子,也放话:“舒舒受了很多苦,好不容易回了家,我也绝对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毕竟是父子,如出一辙的倔脾气。
两人僵持着不肯让步,虞太太叹了口气,起身调和:“舒舒刚回来你们就把气氛搞成这样,像话吗?梦雅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好歹养了这么多年,确实跟亲生的没区别,又怎么可能因为她父母做的恶事而迁怒她?”
虞辰眼睛一亮:“妈,这么说你同意了?”
“考虑到梦雅的感受,可以先照你说的那么做。”虞太太拉过虞舒的手,怜爱地替她擦掉脸上的湿痕,然后重新看向儿子,严肃告诫,“不过,两个妹妹,你这个当哥哥的可要一碗水端平了。我的底线是,绝对不能让舒舒回了家还吃苦受委屈!”
瞥了眼父亲的脸色,似是默认。
虞辰这才收起了强硬态度,点头应下:“放心吧!舒舒是我的亲妹妹,我不可能让她吃苦受委屈。”
*
此时此刻,三楼卧室的虞梦雅心如死灰地躺在床上。
如果她猜得不错,现在那个贱人应该已经跟虞江做完了亲子鉴定,坐上从前做梦都没想过的豪车,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来到了虞宅。
喝贫民窟臭水长大的女孩,就算回了豪门又怎样?还是洗不掉十六年耳濡目染的低-贱!她为什么不干脆死在贫民窟里?非要跳出来搅乱她的生活!
虞梦雅恨得牙痒,心里狠狠骂着黄翠兰虞建东办事不力,居然连个臭丫头都搞不定!她报警那晚就抓紧着把人弄死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真是…两个废物!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从去年得知自己身世开始,她就一直惧怕着这一天的到来,没想到提心吊胆了这么久,噩梦还是成了真。
她不想走!不想被抢走首富千金的光环,不想去贫民窟当贱-民过苦日子,不想失去这些本能一直属于她的一切!
虞梦雅猛地坐起身。
不行!她要留下来!想尽一切办法留下来!
爸爸妈妈那么疼她,她只要撒撒娇卖个可怜一定舍不得赶走她,还有哥哥!哥哥对她最好了,不可能坐视不管。
她死死抓住家人们对她的爱,就像抓住了立足虞家的筹码。
这时,卧室的门被推开,虞太太红着眼睛站在门口,对她说:“梦雅,你穿好衣服来客厅一下,妈妈有事要跟你说。”
虞梦雅***咳嗽了两声,虚弱地问:“妈妈,什么事啊?爸爸跟哥哥回来了吗?梦雅一天没看到他们了,好想他们呀!”
如她所料,这话果真让虞太太微微动容,看向她的眼神复杂中生出一丝熟悉的慈爱:“爸爸哥哥刚回来,都在楼下,就等你了。”
“怎么了?”虞梦雅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出了什么事吗?”
“嗯。”虞太太垂下眼睛,声音也低下去,“是有点事。”
“什么事?严重吗?”虞梦雅一脸惊慌地下了床,故意没穿鞋,显出十足担忧。
养了十六年的孩子,不可能没感情。
见虞梦雅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虞太太怜惜不已,确实,就像儿子所说,梦雅也是无辜的,她才十六岁,不该承受那么残酷丑陋的真相。
于是柔和了目光,拉过她手,告知:“梦雅啊,有件事妈妈一直没跟你说。”
虞梦雅眼皮一跳,故作镇定:“妈妈,什么事啊?”
“其实……”虞太太顿了顿,说,“你有个双胞胎姐妹,当初不小心丢了,这些年一直流落在外,今天终于找回来了。”
虞梦雅足足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内心是抑制不住的欣喜若狂。
虞舒啊虞舒,看到没有?爸爸妈妈为了不伤害她,竟然编出这么狗血的说辞!双胞胎姐妹?区区一个贫民窟长大的女孩,除了跟虞江夫妇有血缘外,拿什么跟她比?无论是相貌、气质、智商、才艺,她都远远甩虞舒十条街!很快,家里人就会发现谁优谁劣,被虞舒抢走的关注一定会重新回到她身上。到时候,她会让虞舒明白,谁才是这个家当之无愧的千金!

小说资源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被掉包的千金重生了 完整资源免费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资源,等你发现哦!

点击免费阅读被掉包的千金重生了全部章节!

薄晏之虞舒小说仅代表被掉包的千金重生了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