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唐糖沐梓晨小说余生皆是你的甜全章节分享完整版txt

唐糖沐梓晨 呜呜文学 2020-03-07 20:11:07
  • 余生皆是你的甜全文大结局哪里看-余生皆是你的甜(唐糖沐梓晨)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阅读

    余生皆是你的甜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唐糖沐梓晨的小说之免费下载全章节无删减txt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余生皆是你的甜,主人翁是唐糖沐梓晨,《余生皆是你的甜》主要讲述了唐糖沐梓晨之间的恩怨情仇:样式复杂的发髻,奢华的耳坠项链,精致的妆容,洁白的头纱,一切看上去都完美无缺。只是,那双本该如繁星般明亮的双眸,却布满了忧愁。她努力牵动嘴角,但无论如何都笑不出...

唐糖沐梓晨小说余生皆是你的甜全文免费阅读:

夏季的夜晚,微风习习。
相比之别墅一楼大厅里的热闹,二楼的露台则更为清净。
唐糖独自一人坐在露台上,手边放着几罐啤酒,她仰起头,看着夜空中闪烁的繁星,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今天是她和沐梓晨结婚的第一天,楼下,沐梓晨召集了家人和朋友聚会庆祝,面对一群上流社会的陌生人,唐糖实在应酬不来,只好随便找了个借口上楼了。
这些啤酒,就是她上楼之前特意拿的。
两三罐啤酒下肚,唐糖脸颊微微泛红,她迎着微风,眯了眯眼睛。
下午,她独自一人打车抵达别墅,沐梓晨从始至终都没有过问一句,甚至,他始终是用一种嘲笑和讥讽的眼神在看着她。
唇边溢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唐糖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罐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是了,这就是沐梓晨原本的模样。
如果他反过来关心她,爱护她,那她才应该觉得害怕吧?
唐糖再次仰头,望着夜幕里最亮的那颗星星,倏地笑了,“宋阳,如果你还在我身边,多好……”
此时此刻,别墅书房内。
沐梓晨端起茶喝了一口,抬眸望向静立在原地不出声的顾墨,声音清冷:“唐糖呢?我怎么感觉从宴会开始我就没看到过她?”
“Boss大人,我是你工作上的秘书,不是你的私人助理,麻烦你分清楚我的身份好不好?”顾墨朝沐梓晨翻了个白眼,“你的老婆在什么地方,你好意思问我吗?要我说你也真是的,堂堂沐氏集团的总裁,居然连老婆都看不住?”
“你又想被扣工资了?”沐梓晨瞬间变脸。
顾墨连忙赔笑脸,“别!千万别!我不烦你,我走,我现在就走!”
目送着顾墨离开书房,沐梓晨淡淡一笑,不再胡思乱想,专心致志的整理着公司的资料。
四年前,沐志远因病去世,当时的沐梓晨还在读大学,为了不影响学业,沐志远的心腹钱忠作为公司副总暂时代管理公司的一切,等沐梓晨学业有成,他便以年老为借口退出公司,并将手中的股份一并转让给沐梓晨,让沐梓晨才刚走出校园便牢牢坐稳了总裁的位置。
只不过,公司内部的一些麻烦,还有待他慢慢解决。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沐梓晨正看资料看的投入,书房门外忽然传来了细微的敲门声。
“进!”沐梓晨头也没抬。
“梓晨,这么晚了你还在忙工作呀?”杨泉应声而入,含着笑快步走至沐梓晨身边。
听到杨泉的声音,沐梓晨微微一顿,这才抬眸望向眼前笑靥如花的女孩,脸上依旧平静的没有任何表情,“宴会结束了?”
杨泉点点头,“早就结束了,现在都已经夜里十一点了。”
这场宴会从晚七点开始,进行到十点钟结束,闻言,沐梓晨看向电脑屏幕上的时间,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一向都是如此,一忙起来就废寝忘食。
“是我没注意时间,没想到都这么晚了。”沐梓晨起身,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走吧,我让王叔开车送你回家。”
杨泉转头,看着沐梓晨冷峻的背影,眨了眨眼睛,“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你在书房的?”
“顾墨怕是不想从我手下干了。”
不用猜,沐梓晨都能想到顾墨一脸坏笑的模样。
杨泉扁了扁嘴,“你就这么不愿意看到我?”
握住门把的手微微一顿,沐梓晨转头,望向盯着自己的杨泉,黑色眼瞳中没有任何光芒,“时间真的很晚了,别闹了,你该回家了。”
“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真的喜欢唐糖吗?”
“我的事,与你无关。”
沐梓晨打开门,不再多做停留,迈开步子快步朝楼梯方向走去。
“怎么和我没关系?”杨泉步步紧逼,“沐梓晨,我们两个认识了这么多年,难道你就看不出来我对你的心意吗?我们杨家到底哪里比不上唐家?如果你当初要是跟我提起公司的困难,我又怎么可能不拼尽全力去帮你?你娶了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值得吗?”
脚步一顿,沐梓晨面色阴沉,眉头微微蹙起。
站在楼梯口的顾墨听见杨泉这一番连环炮似的问题,心猛然一颤,连忙快步上前,朝杨泉挤了挤眼睛,笑呵呵的打圆场:“哎梓晨,你工作忙完了?我还一直在等着你呢!”
“你来的正好,杨泉就麻烦你送回去了。”
沐梓晨淡淡扫一眼满脸讨好笑容的顾墨,沉静的转身,目不斜视的与杨泉擦身而过,只一转眼的功夫,书房的门一开一合,沐梓晨便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杨泉脸色瞬间煞白,她没好气的瞪了顾墨一眼,旋即便走下了楼梯。
顾墨看了看紧闭着的书房门,又看了看气鼓鼓下楼的杨泉,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快步追上。
谁让他两边都得罪不起呢?
书房里,沐梓晨将最后的收尾工作做完,已接近夜里十二点了。
他靠在椅背上,闭上眼,抬手疲倦的揉了揉太阳***。片刻之后,他缓缓睁开眼,关掉电脑,锁好书房的门,招手叫来了林嫂。
“林嫂,看到唐糖了吗?”
林嫂连忙回答:“少夫人一个人在露台上。少爷,我看您晚上也没怎么吃东西,要不然我现在去厨房给您煮点粥暖暖胃?”
“不用了,我有点累了,想先回卧室睡觉。”沐梓晨摆了摆手,声音清冷,“对了,麻烦转告唐糖一句,客房没有收拾好,让她睡沙发。”
说完,沐梓晨也不管林嫂的反应,自顾自的离开了。
一个小时后。
正当沐梓晨迷迷糊糊***梦乡的时候,他的耳朵敏锐的扑捉到了卧室门口轻微的声响。
从宋阳离开的那一刻开始,沐梓晨的睡眠质量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样的改变,究竟是对宋阳的不舍和怀念,还是对某个人的执念和牵挂,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些年,家里的佣人都不会在他睡觉的时候过来打扰,那这么晚了又是谁在折腾?
迷蒙间,沐梓晨听到卧室的门被打开又关上,屋子里没有亮灯,但响起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紧接着,宽大的双人床一侧猛然一沉,空气中霎时弥漫开浓烈的酒气。
沐梓晨皱了皱眉,一个激灵坐起来,顺手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看向了趴在床上沉沉睡着的唐糖。
灯光朦胧,她双颊绯红,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呼吸很轻,却睡得格外踏实。
沐梓晨眉头紧锁,轻轻吸了吸鼻子,躲瘟疫一般跳下床,慌慌张张的推开了最近的一扇窗户。
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沐梓晨看向窗外黑漆漆的世界,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他属于沾酒就醉的类型,哪怕是迫不得已的应酬,他都只是以茶代酒,正因为这个缘故,他也一向不喜欢闻浓烈的酒气,哪怕多闻一点,他都会觉得头晕,就像是自己喝醉了一样。
可这个唐糖,居然就这样带着一身酒气进来,自然而然的霸占了他的卧室!
想到唐糖,沐梓晨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不由得转头,再次看向了酣睡的她。
不知何时,唐糖已经钻进了温暖的被窝之中,身体蜷缩成一团,秀眉微蹙,似乎是觉得冷。
沐梓晨一怔,望向她的双眸瞬间投射出温和的光芒。
他顿了顿,转身关上窗,静静地望着她,好像时间都定格了一般,静谧又美好。直到卧室外传来很轻的敲门声,沐梓晨才回过神,调整好神态,快步上前打开了门。
林嫂站在门外,一脸愧疚:“少爷,对不起,我们实在是拦不住少夫人……”
“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不喜欢酒气?”沐梓晨声音不悦,“我的命令,你们就是这样执行的?”
“抱歉少爷,我们这就想办法带少夫人到客厅去。”
沐梓晨看了看唯唯诺诺的林嫂,又看了一眼仍旧蜷缩在被窝里的唐糖,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反正我也睡不着了,就让她在这睡吧,但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是。”林嫂应了一声,便匆匆忙忙离开了。
关上门,卧室里再次回归沉静。
沐梓晨轻轻走到床边,坐下,抬手将唐糖额前的碎发绕到耳后,唇边蔓延出一丝笑意。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终于成为了他的妻。
看到唐糖安静沉睡的这一刻,沐梓晨觉得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之前这么多年的煎熬和痛苦,宛若过眼云烟,好像是一个冗长的梦,过去就过去了,只要有她在身边,一切安好。
他垂下眼,手颤抖着,轻轻抚上她微微泛红的脸颊。
相比多年前,她多了几分成熟的味道,只是那清隽的面容,似乎一点都没有改变。
他的指尖冰冷,她的脸颊微微发烫。
像是感觉到什么,唐糖忽然皱着眉翻了个身,沐梓晨连忙缩回手,深呼吸,看着她毫无反应静静沉睡的样子,再次温和的笑了。
月色清冷,这一夜,她安然入梦,他彻夜无眠。

余生皆是你的甜小说资源全文阅读

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到沐梓晨脸上的时候,沐梓晨才发觉自己睡着了。
偌大的双人床上,唐糖裹着被子,依旧睡得香甜。
沐梓晨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虽然只是靠在椅子上睡了一阵,但却睡得格外踏实安稳,似乎一想到有她在身边,他就觉得心安。
沐梓晨深吸一口气,探身看着唐糖,伸手便轻轻拉过了她露在外面的手。
他的手掌宽厚温暖,她的手指却微微有些冰冷,许是感受到他的温度,她竟将他抓的更紧了一些,引来沐梓晨一阵低低的笑声。
她果然还是像个孩子。
正当沐梓晨静静望着唐糖发呆的时候,忽然见唐糖张了张嘴,似乎发出了点声音,可他却没有听清楚。
卧室里静悄悄的,沐梓晨俯身,凑进唐糖,轻声试探:“你说什么?”
“宋阳……宋阳……”唐糖梦呓般低喃。
沐梓晨身子一僵,脸上瞬间乌云密布,握着唐糖的手也不自觉的越攥越紧。
唐糖睡得迷迷糊糊的,只感觉自己的手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夹住,越挣扎夹得越紧。她眉头微蹙,想要睁开眼看看发生了什么,身体却忽然悬空,紧接着,背部骤然抵上冰冷的墙壁,钻心的疼。
伴随着“哗——!”的一声响,冰冷的水毫不留情的从唐糖头顶浇灌下来。
唐糖瞬间睡意全无,她本能的挣扎了一下,猛然转开头,抬手抹掉脸上的水珠,抬眸对上了沐梓晨的视线。
沐梓晨面若冰山,他静立在她面前,一只手撑在浴室墙壁上,另一只手正拿着挂在墙壁上的淋浴喷头,喷头还在源源不断的***着冰冷的水柱。
黑色的双眸急剧收缩,像是在极力压制着愤怒,却又像是带着几分悲痛。
“你有病吧?!”
唐糖抬手理了理湿漉漉的头发,打掉沐梓晨手中的淋浴喷头,挣扎着打算离开这个地方。
一大清早的,他犯什么毛病?
知道他从来都不喜欢她,所以即使现在的她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即使他们已经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可她依然处处行事谨慎,处处躲避,不想让自己成为他的眼中钉肉中刺,难不成就连这样也有错?
见唐糖绕开他就要走,沐梓晨连忙上前一步,彻底将唐糖圈在了墙角。
头顶的灯光全部被沐梓晨高大的身躯遮挡,两人间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沐梓晨周身包裹着阴沉的气息,气氛压抑的令人透不过气来。
唐糖抬头,毫不胆怯的直视着沐梓晨,声音带着几分怒意:“你干嘛?是早晨起来忘记吃药还是出门晨练被狗咬了?你泼我一身水的事情我都没打算跟你计较,你现在反而来劲了是吧?”
沐梓晨板着脸,语气嘲讽:“拜托你给我看清楚了,这里是我的房间,昨天晚上我已经让林嫂转告你暂时睡客厅的沙发,可你居然闯进我的卧室倒头就睡,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跟我发生点什么?”
沐梓晨声音很轻,但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的钻进了唐糖的耳朵里。
平生从未受过如此羞辱,唐糖的火气顿时也上来了,“沐梓晨,你不要太高看你自己好不好?是,你年纪轻轻就掌管着家族公司,身材好,长得好,但这并不代表你就高人一等!你以为谁都稀罕你这个破地方?你处处看我不顺眼,我看你还不顺眼呢!”
大清早的,他就为了这点事情,这样浇了她一身冷水?
莫名其妙!
“看我不顺眼?”沐梓晨挑了挑眉,“那你看谁顺眼?宋阳吗?”
唐糖身体轻轻一颤,声音霎时冰冷:“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宋阳?”
“我有什么不敢提的?”
“宋阳是你最好的朋友,是你害死了他,难道这么多年你心里一点都不愧疚吗?!”
眼底笼罩上一层薄薄的雾气,唐糖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这个冷血又残酷的男人,寒意自心底蔓延至全身。
沐梓晨看着唐糖眼中打转的泪水,胸口处阵阵压抑的疼痛,他深吸一口气,语气平静:“第二遍,宋阳不是我害死的。”
是的,这是他对她,第二次讲出这句话。
到现在沐梓晨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天,空寂的医院走廊,面对毫无生息的宋阳,她崩溃的样子,以及,她望着他,那双血红的眼睛。
那时,她对他说,他害死了宋阳,她会记恨他一辈子。
而无力辩驳的他,最终,只留下了一句话,“宋阳不是我害死的。”
第一次,她没有相信他,选择了逃离,那么这一次,她会相信他吗?
如果她依然不相信他的话,那未来,重复的一句话,他究竟要说多少遍,才能让她相信?
“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冷血无情的人。”唐糖转开头,不再继续看他。
沐梓晨深吸一口气,声音颤抖:“你还在想着他,对吗?”
“我想不想他跟你有什么关系?沐梓晨,宋阳已经离开我们了,就还给他一片清净,可以吗?”
这句话,带着倔强,带着悲痛,甚至,还带着几分他很少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出的哀求。
她居然会为了宋阳,求他?
心隐隐抽痛,沐梓晨定定的望着唐糖,几乎一字一顿,“我就要你回答我,你到底还爱不爱他?!”
“你和一个死人争什么?”唐糖眼眶微微泛红,“我爱了,他就能活过来吗?我不爱,又能让你害死他的事实发生改变吗?我不想和你争执这种问题!”
“你的意思是,你已经不爱他了?”
“沐梓晨,嫁给你是我最大的极限,你最好不要触碰我的底线!”
唐糖气的全身都在发抖,泪水模糊了视线,但她依然倔强的仰头瞪着沐梓晨,绝不服输。
她逃避了他那么多年,现如今,为了父母的公司,她迫不得已选择嫁给一个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喜欢上的人,已经是她最大的极限。
如果说,昨天的她,还在婚礼上胡思乱想他提出这个条件的理由,那么今天,她已经彻底明白,他这个看似无理取闹却又合情合理的要求,实质上,只是为了折磨她,为了让她体验他曾体验过的痛苦。
但这些她都可以忍,唯独宋阳的事情,她忍不了!
沐梓晨抬手,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捏住了唐糖的下颚,他强迫她看着他,忽然就俯身,要吻上她的唇。
唐糖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拼命抵抗挣扎,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猛然推开了沐梓晨,紧抿着唇,琥珀色的眼瞳里透露着慌乱和恐惧。
是的,沐梓晨很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她望着他的眼神,就是带着恐惧的神色。
她就这么怕他么?
唇角勾勒出一抹苦涩的笑意,沐梓晨稍稍退后两步,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声音嘲讽:“还是不可以吗……唐糖,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你来说,究竟算什么?”
唐糖紧贴着冰冷的墙壁,心不安的狂跳着,她望着他,倏地笑了:“沐梓晨,你给我听清楚了,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仇人,我恨你!”
高大的身躯微微一颤,沐梓晨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他抬眸,不敢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你害死了宋阳,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你!”
沐梓晨怔在原地,望着唐糖的那双黑色眼眸,沉静如水。
片刻之后,他眼中的愤怒渐渐消散,只余下冰冷,他不屑的冷笑一声,转身打开浴室的门,不再看她,大步走了出去。
卧室的门及时被敲响,林嫂推开门进来,“少爷,少夫人,早餐已经……”
后面的话,全部卡在了喉咙里,林嫂尴尬的望着从浴室走出来的沐梓晨,又偷偷瞟了一眼浴室里面的唐糖,一时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
沐梓晨走到林嫂面前,声音恢复平静:“林嫂,这没有你什么事了,我现在就下去吃早餐。”
“可是少夫人她……”
“不用管她。”
林嫂不敢再多言,不放心的又看了唐糖一眼,这才跟着沐梓晨下楼去餐厅。
四周在一瞬间安静下来,唐糖呆呆的望着沐梓晨消失的方向,过了很久,她抬手打开淋浴,颤抖着缓缓蹲下,双臂紧紧环抱着自己,将头埋下去,放声大哭。
她心里的痛,她心里的伤,没有一个人能理解。
现在的她,从某种程度来说,除了一个沐太太的头衔,她一无所有。
如果,她是说如果,如果爸爸妈妈还活着,如果宋阳还活着,那么,她唐糖的人生,会不会就不像现如今这样落魄和狼狈?
只可惜,这个冷酷的世界,从不存在如果。
吃过早餐,沐梓晨就直接去公司上班了,不放心唐糖的林嫂重新回到二楼沐梓晨的卧室外,听着屋内哗哗的流水声和唐糖抽抽噎噎的哭声,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推开门走***。
她只是一个佣人,她不知道沐梓晨和唐糖之间发生了什么,更没有资格去过问,与其引火烧身,不如给唐糖留出足够的空间,让她自己静一静。
林嫂摇了摇头,吩咐下面的人不要轻易来打扰唐糖,这才去忙自己的活计。
浴室里,冷静下来的唐糖关掉淋浴,仰起头,无奈的笑了。
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她又有什么资格怨天尤人?
湿透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她依旧靠着冰冷的墙壁,缓缓跌坐在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有些美好,会镌刻于心,但有些悲伤,却是你想忘,都忘不掉的。
那些过往的痛苦记忆,就像是一张无形的***的网,彻底将唐糖困在其中,随着和沐梓晨之间矛盾的深化,一点一点,摧毁她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墙,一点一点,吞噬掉她柔软脆弱的心……

本站倾心点评

余生皆是你的甜小说资源免费全文阅读为您分享,小说资源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风趣幽默,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本小说网阅读!

点击免费阅读余生皆是你的甜全部章节!

唐糖沐梓晨小说仅代表余生皆是你的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