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初栀陆嘉珩小说可爱多少钱一斤完本免费小说完整版

初栀陆嘉珩 呜呜文学 2020-03-22 07:04:09
  • 可爱多少钱一斤合集版免费阅读-可爱多少钱一斤(初栀陆嘉珩)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可爱多少钱一斤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初栀陆嘉珩的小说之资源全章节全文分享大结局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可爱多少钱一斤,主人翁是初栀陆嘉珩,《可爱多少钱一斤》主要讲述了初栀陆嘉珩之间的恩怨情仇:陆嘉珩二十年来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如果解决不了,那说明钱不够多。直到他遇见了初栀。男人一双桃花眼开成扇,眼神暧昧的推给她一张卡,暗示意味...

初栀陆嘉珩小说可爱多少钱一斤全文免费阅读:

八爪鱼在对他们社长一顿痛苦沉痛的质问过后,终于西子捧心状堪堪冷静下来。
他的“辞郎”无情极了,无论他问什么样的问题都毫不犹豫的怼他,脸上笑得像太阳花,清新阳光又可爱,说出来的话可以说是毫不留情了。
八爪鱼像是个深陷热恋中却被负心汉劈腿了的少女,掩面做哭唧唧状,想想可能觉得还没玩够,又准备继续嚎叫。
辞郎笑眯眯:“行了啊。”
八爪鱼表情瞬间没了,就跟换了个人一样,整个人拉闸一般唰地安静下来了,肩膀一塌,平静道:“哦。”
“……”
初栀跟看戏似的,差点忍不住给他鼓掌了。
初栀觉得事情好像也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这个看起来也就只有十五六岁,她原本以为可能就是来找哥哥姐姐玩的少年,怎么还是个社长啊。
初栀瞪大了一点眼睛,从他身后走出来,扭头:“你是话剧社社长呀?”
少年哈哈一笑,又露出一颗讨喜的小虎牙:“对啊!”
初栀眨眨眼,表情惊异:“那你是大一吗?”
大一是不可能做社团社长的,但是初栀又实在不觉得这个少年会比她还要大,至少看是完全看不出来的。
虽然她自己长得也像个高中生。
虎牙少年眼睛一弯:“我大三啊!”
初栀:“……”
见初栀没说话,他脑袋往前凑了凑,眼神期待的看着她:“那姐姐,来话剧社吗?”
初栀:“……”
初栀抓着手指头诶了一声,心情十分复杂:“学长,你别叫我姐姐了吧……”
少年还没说话,旁边八爪鱼***笑着凑过来:“小妹妹是大一新生?”
初栀点点头。
八爪鱼也点头,抬手指了指她旁边的少年:“那叫姐姐其实也没错了,你旁边这个怪物他的大三和我们不太一样,他十五岁就上大学了。”
“……”
*
初栀从小到大学习一直挺好,虽然老师什么的都说她认真,但是其实她自己心里知道,她也只不过是该听的课都认真听了,也没太刻苦。
她曾经高中闺蜜还跟她起了个外号叫小天才栀子点读机,哪里不会点哪里。
勉强算是个小学霸的初栀此时觉得自己仿佛是站在如来佛祖面前的孙悟空,十分渺小。
十五岁读大学,今年大三,那不是才十七吗。
叫姐姐好像确实也没错。
可是人家也大她两届。
初栀想起自己一路上一直叫人家小弟弟,还问了他读高中开心吗,还语重心长的告诉人家高中时期是最开心的时候了,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珍惜啥啥啥的。
她后知后觉的,长长叹了口气。
此时她已经签了名长期***在话剧社,也见到了其他社员,正坐在之前八爪鱼坐的那张桌子旁边发呆。
话剧社二十来个人,活动室很大,一排排架子上堆满了各种箱子和瓶瓶罐罐的道具,里面两排长长的挂满了各种服装,看起来还有点像秀场后台。
如来佛祖小虎牙姓原,单名一个字辞,初栀又想起之前八爪鱼喊出来的那两声撕心裂肺的辞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此时在的人没有几个,初栀打了一圈招呼,原辞就蹬蹬蹬跑过来,一脸很感兴趣的样子:“姐姐,你是学广告的吗?”
初栀现在听着他那一声姐姐还是有点无措,她长这么大,实在是没有体验过当“姐姐”是什么滋味。
犹豫了几秒钟,她皱了皱眉,表情有点纠结:“学长,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原辞露着小虎牙笑,表情很无辜,还有点疑惑:“可是你确实是小姐姐啊。”
八爪鱼在旁边听着两个人一个人学长一个人姐姐的有点无语,凑过头去幽怨道:“社长啊,我还比你大好几岁呢,你咋不叫我哥哥呢?”
原辞拍着他凑过来的脸往旁边推了推:“哎呀娘子你这是在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呢?”
八爪鱼:“……”
原辞是个很随性又好说话的社长,并且丝毫没有社长架子,话剧社一般情况下也挺闲的,自己玩自己的,一个月来个几次,有活动的时候参加一下就行了,没有什么强制性的要求。
比起每天在学生会累死累活的林瞳和薛念南,初栀还挺满意的,就这么又上了一个礼拜的课,直到十一国庆节长假,她才再次看见陆嘉珩。
初栀觉得这位陆学长挺神奇的,有些时候他经常会连续几天出现在她面前和她在偌大的A大校园里不断的偶遇,简直巧的不行,然后又突然无声无息消失好几天,连他的一根头发丝都瞅不见。
国庆放假前一天下午基本上没什么课了,校园里到处都是拖着小箱子往校外走准备回家的人,顾涵早早的就飞奔去了机场,林瞳则没回去。
初父和初母去了埃及玩,说是要过再两天才回来,初栀想了想,一个人回家还不如在寝室里和林瞳做个伴。
十一长假有七天,也不能天天在寝室里蹲着种蘑菇,林瞳又是第一次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两个小姑娘计划着一起出去玩。
纠结着选了半天,林瞳决定去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洗涤一下被学生会那些狗腿子学长玷污了的心灵,最后选了苍岩山。
林瞳是风风火火说办就办的性格,两个人当即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定下了火车票,又看了不少行程攻略,直接决定第二天出发。
初栀是第一次和朋友一起出去旅行,整个人都有点亢奋,等看了好多攻略和介绍以后,又拉着林瞳一起去超市买要带的零食。
两人从学校大门出,初栀一边拉着林瞳一边掰着手指头算:“我要买果冻。”
林瞳表示不屑:“你多大了还吃果冻?”
初栀眼睛睁大了一点:“多大了和吃果冻有关系吗?”
她正说着,旁边晃晃悠悠走过来一个小朋友。
他低低垂着头,没看见她们,慢吞吞地走了两步,又抬起头,乌溜溜的大眼睛茫然的瞧了一圈四周,刚好对上初栀的视线。
小朋友眨眨眼,看着她。
初栀也眨眨眼,看着他,心里还有点新奇。
她好久没见到过小孩了,所以也就好久没有过低头看人的经历了。
小男孩和她对视了一会儿,突然歪了下脑袋,奶声奶气地:“果冻好吃的。”
初栀被赞同了,一脸“你看吧”的骄傲表情看了一眼旁边的林瞳,也不知道在骄傲些什么。
校园里此时满是离校的学生,小男孩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像是在等人。
初栀走到他面前,蹲下去,没忍住拉了拉他的小胖手:“你在等人吗?”
小朋友点点头。
初栀还是有点不放心,又问他:“你知道家长的电话号码吗?要不要打个电话?”
小朋友摇头:“不要,哥哥马上就来找我了,”他又顿了顿,眼睫垂下去了,委屈巴巴地,“哥哥不喜欢跟懿懿打电话。”
他这句话声音实在太小了,初栀没听清,只听见了不喜欢什么的。
她捏了捏那只肉呼呼的小手:“那你小心一点呀。”
小朋友又点点头,不说话了,乖得不行的样子。
*
A大地理位置极好,后街是小吃街和夜市,正门出去商圈,旁边就是超市。
此时差不多是下班时间,车流量很大,两个人也就没打车,一路晃晃悠悠走过去的,等走到也差不多用了小半个小时。
林瞳推车,初栀走在旁边,一边扫着货架一边找果冻。
她们的购物车里面已经放了酸奶巧克力薯片什么的,从买巧克力的那排货架绕过去两排货架,初栀还没找到果冻。
她鼓了一下腮,抬手从前面拉着车,一边往后面的货架走,叫林瞳:“我编了一首果冻之歌,你想听吗!”
林瞳表情比较冷漠:“不想听。”
初栀没回头,眨眨眼欢快地说:“你想听呀,那我唱了啊。”
林瞳“诶”了一声。
初栀就当这是个开始信号了,刚要开口,手指突然被人抓住了。
软软的温温热热的触感。
初栀也“诶”了一声,垂头。
之前那个在校门口遇见的小朋友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此时正站在她脚边,仰着脑袋瞅着她,大眼睛黑葡萄似的,踮了踮脚,小胳膊往上抬,手里拿着个圆形的,晶莹剔透的东西,直直往她怀里塞:“果冻。”
初栀愣了愣,下意识接过来。
小朋友满意了,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奶声奶气道:“哥哥给姐姐买。”

可爱多少钱一斤全文阅读

淡绿色透明果冻里包着几颗水晶葡萄,手指碰一碰塑封皮儿,里面的果冻就跟着动动。
小男孩直接干脆地塞进她怀里,初栀还没反应,他已经蹬蹬蹬又跑不见了。
初栀手里拿着个果冻,眨眨眼,又看看林瞳。
林瞳也一脸诧异:“这是刚刚站在学校门口那孩子吧?”
“是吧……”
林瞳不解:“他刚刚说什么?他哥哥请你吃的?”
初栀歪了歪头:“可是我又不认识他哥哥。”
林瞳点点头:“不管你认不认识,如果真是他哥让他给你的,那他哥别是个傻子吧,哪有这么泡妹的啊,这是在超市里,最后结账的时候还不是要你自己掏钱?”
“啊,是这样吗,”初栀慢吞吞恍然大悟了一下,她把手里的果冻丢进小推车里,语气欢快说,“那就行了,但是一个又不够,而且我想吃黄桃的。”
她说着,拉着推车前端绕过了一排架子,刚走到架子中间的位置,衣角又被人从后面拉住了。
初栀再次回过头去,刚刚那个小男孩仰着小脑袋看着她,怀里捧了一个果冻。
黄桃的。
初栀:“……”
眼看着他又要塞给自己然后跑路,初栀叫了他一声。
小男孩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住了。
初栀怕他又跑了,赶紧俯下身,去拉他的手:“你是跟哥哥一起来的呀?”
小朋友点点头。
初栀温声说:“那你就乖乖的跟着哥哥,别自己一个人乱跑。”
小朋友有点无措的样子,小脑袋垂下去了,两只肉肉的小手抓着一个果冻不安的搓啊搓啊,半晌抬头,表情还颇有点鱼死网破的味道:“哥哥让我给姐姐,要偷偷的,不能被发现,”他又垂下头去,声音闷闷的,“懿懿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初栀:“……”
这要怎么才能不被发现?
初栀茫然了,觉得这个哥哥怎么为难小孩子呀,干脆问道:“那你哥哥在哪呢?”
叫懿懿的小朋友皱了皱眉,最后下定了决心似的,扯着她手回头就走。
这小朋友小小一只,力气还不小,胖嘟嘟的小手攥着她两根手指头,两个人边走边聊天,绕过两排零食货架,在一大堆散装巧克力饼干柜子前停下了。
初栀抬手指了指,低声问:“这个吗?”
小朋友点点头,美滋滋的:“这个,最帅的。”
初栀心情复杂,又抬起头来看过去。
某不知名神秘陆姓男子就侧对着他们站在不远处,低垂着头,旁边是一排排的散装软糖架子,装在透明的亚克力格子里。
他手里拿着一个袋子,另一只手拿了个夹子,正挑挑捡捡的往袋子里面夹软糖。
各种造型的半透明橡胶糖果混合在一起,五彩斑斓看起来十分好看,像是一颗颗琉璃水晶,直到装了差不多半袋,他才把夹子重新挂回去,去旁边称重量。
黑衣黑裤,站在一群阿姨们中间老老实实地排队,前面的那个阿姨的大葱太长,被她抱在怀里,直接从耳畔过来,他脑袋一侧,直接戳到鼻尖。
初栀远远站在那里看着,没忍住笑出声来。
男人没说话,只微微皱了下眉,往后稍微退了半步,结果又撞在身后阿姨捧着的两颗大白菜上。
初栀牵着小朋友的手笑,笑够了,对身旁的小人比了个“嘘”的手势。
小朋友非常上道的秒懂,另一只小手啪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两个人特地绕了一圈,从后面悄悄走过去,初栀站在他后面,抬手,戳了戳他的背。
男人没反应。
初栀又抬手戳了两下,没等他反应,脑袋从侧面伸过去:“陆学长,好久不见。”
这一声突如其来,又近在咫尺,陆学长僵了一下,转过头来。
小朋友手里还牵着个小朋友,动作十分统一的微微歪着脑袋,两双四只葡萄似的大眼睛滴溜溜看着他,连眼神都十分相似。
陆嘉珩看看大的,又看看小的。
小的立马低下头去,不敢看他了。
初栀倒是笑眯眯的:“这是你弟弟呀?”
陆嘉珩“嗯”了一声,刚好前面抱着大葱的阿姨终于称完重量,轮到他。
他把手里的软糖递过去,初栀站在他旁边,边等边跟他说话:“我刚刚还看到他在学校门口,没想到是在等你。”
陆嘉珩垂眼,看了一眼小脑袋还埋的低低的那孩子:“他自己偷跑过来的。”
小朋友突然有点紧张似的,抓着初栀的手紧了紧,“不是的,懿懿不是偷偷跑出来的。”
陆嘉珩淡淡撇开视线:“一会儿送你回家。”
小朋友瞪大了眼睛,突然扭头死死抱住初栀的腿,脑袋深深埋下去,声音闷闷地:“不回家。”
他停了停,头又偷偷抬起来一点儿,露出半只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旁边的男人,“哥哥跟懿懿一起回家吗?”
陆嘉珩接过软糖袋子,没看他:“不回。”
初栀围观了半天,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了。
这陆学长对他弟弟的态度,是不是有点冷淡。
应该说今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点冷淡。
小朋友又很失落的紧紧抱着她腿,脑袋重新埋下去了,蔫巴巴地蹭了蹭。
冷淡的陆学长手里提着带水果软糖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不停蹭啊蹭啊的小男孩,突然开口:“陆嘉懿。”
他声音很淡,隐隐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不耐烦和警告,听得初栀一愣。
她从来没听过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初栀明显感觉到刚刚还黏糊糊缩在她怀里的孩子不动了,半晌,他小手臂松开,慢吞吞地放开初栀往旁边蹭了蹭。
陆少爷面无表情,陆宝宝委屈巴巴,气氛十分不对劲,初栀站在两个人之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种情况下是不是还是不说话比较好?
但是他表情看起来真的好吓人啊。
初栀抬手捏了捏耳朵,“诶”了一声:“学长,你的名字是横竖撇捺的横吗?”
陆嘉珩:“……”
刚刚走过来的一路小朋友不仅自我介绍了一番,还就差把他能记住的所有亲戚名字都告诉初栀了,于是两个人认识了一个月,初栀终于知道了陆学长的名字。
陆嘉珩还没说话,陆嘉懿在一边摇了摇头,慢吞吞地小奶音,却严肃又十分认真看着她:“哥哥是君子如珩,”他顿了顿,又指指自己,“懿懿是嘉言懿行的懿。”
他刚刚那点小委屈来得快去得快,说完又高兴了起来,好像自己的名字只是和哥哥的放在一起说就能让他很开心。
他那么郑重的介绍,初栀当然也就十分认真地点点头,指指自己,皱着眉费劲巴拉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到,干巴巴地说:“栀子花的栀。”
陆嘉懿眼睛亮晶晶的,超捧场道:“哇。”
陆嘉珩:“……”
他垂下眼去看着她,唇角无声牵起。
刚刚那会儿的凝滞气氛没了不少,三个人一起往回走,林瞳已经找到了放果冻的货架,一看见她过来低低吹了声口哨,拍拍购物车:“老板,果冻妥了,还有——”
她说到一半,看见后面跟着的陆嘉珩,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你好你好,久仰大名,”林瞳笑眯眯走过来,“粉水杯。”
陆嘉珩:“……”
林瞳语重心长继续道:“粉水杯,妹子可不能这么追啊,你让你弟弟把果冻拿过来,不是还得我们花钱?”
陆嘉珩:“……”
陆嘉珩没买什么东西,陆嘉懿也是极乖的就跟在哥哥旁边走,也不像同龄的小朋友一样什么东西都要,结账出来以后,初栀给了他一个黄桃果冻。
他不敢接,下意识仰头看向自家哥哥。
初栀见状,十分干脆地挤到两人之间,想把两人隔开,不让他看。
没奈何她高度实在不够,于是陆小朋友就看着自家哥哥那张脸全集地从面前的小姐姐脑瓜尖上露出来。
他缩着手,依然不敢接。
初栀一回头,发现了问题所在,于是她突然转过身来,和面前的男人面对面,奋力一跃,挡住了他一瞬。
滞空的那个瞬间,她和他高度相当,几乎是眼睛对着眼睛,嘴巴对着嘴巴。
陆嘉珩一愣。
0.5秒后,初栀落地,皱着眉抬起头来,不满地看着他:“你别看了。”
他垂眼半晌,没说话,还是缓慢地转过身去了。
初栀满意了,转过身来重新把果冻塞给陆嘉懿。
小朋友还是有点犹豫,悄悄地看着她身后的人,声音小小的:“姐姐,你这样掩耳朵铃。”
初栀没听懂:“唔?”
男孩子一本正经地重复了一遍:“掩耳朵铃。”
初栀反应了一会儿:“掩耳盗铃?”
他严肃点点头:“掩耳朵铃。”
初栀笑眯眯,小声和他咬耳朵:“没事儿,我施了个魔法,这个果冻现在已经隐身了,除了你别人都看不见。”
林瞳:“……”
四个人出了超市一齐往回走,初栀被陆嘉懿一手拉着,另一只手里面捧着那颗果冻,果冻太大,他手小,一路都小心翼翼地,像捧着个宝贝似的。
外面天已经黑了,路灯亮起,初栀领着陆嘉懿走在前面,一步一步踩着路灯的光线玩,两个人都咯咯笑。
就这么走到学校门口,还没等进校门,突然有女人一声尖叫。
初栀刚跳到最近的那个路灯下,整个人都被吓了一跳,本能地扯着手里的小男孩往后退了两步,还没等反应,已经有一个女人朝她冲了过来。
高跟鞋踩在柏油路上发出清晰的声响,那女人一边尖声喊了些什么,一边冲过来一把抱住了初栀手上牵着的陆嘉懿。
孩子也被她吓了一跳,手里的果冻本没拿稳,掉在地上滚到女人脚边,好半天才糯糯道:“妈妈……”
女人呢喃着他的名字,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半晌手臂才松了松,一垂眼,忽然把他推开了,人猛地站起来。
她侧身,走到旁边的陆嘉珩面前,人还没站稳,扬手就是一巴掌。
清脆的“啪”地一声,女人恶狠狠地,几乎歇斯底里地尖叫:“陆嘉珩!你怎么能这么坏!他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这么恶毒啊!!”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可爱多少钱一斤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点击免费阅读可爱多少钱一斤全部章节!

初栀陆嘉珩小说仅代表可爱多少钱一斤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