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段昭聂渊小说重昭愿全章节小说免费下载

段昭聂渊 呜呜文学 2020-05-14 10:06:37
  • 重昭愿合集版免费阅读-重昭愿(段昭聂渊)完本小说完结免费阅读

    重昭愿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段昭聂渊的小说之免费完整版全集全文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重昭愿,主人翁是段昭聂渊,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重昭愿》主要讲述了段昭聂渊之间的恩怨情仇:南伯爵府小姐,光禄大夫小姐,以及段家三个嫡出小姐打赌的事情像烟花一样,轰然炸开,将寂静的夏夜照得满堂亮,消息流转在京都城大街小巷,一夜之间,但凡有耳朵的人,都听...

段昭聂渊小说重昭愿全文免费阅读:

南伯爵府小姐,光禄大夫小姐,以及段家三个嫡出小姐打赌的事情像烟花一样,轰然炸开,将寂静的夏夜照得满堂亮,消息流转在京都城大街小巷,一夜之间,但凡有耳朵的人,都听说了这件事。
有这么一桩新鲜事,城里大大小小的赌坊都开了盘,一个铜板也是子,反正先买上一波,如果段昭和陶婉仪知道自己那盘就几个子的话,只怕能从伯爵府打到西城门。
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还不足以吵到上面谋大事者。
聂润此刻正在雁王府上,他对面坐着好几个幕僚,这其中还有一些只是平头百姓,不过雁王殿下向来礼贤下士,待人温和有礼,半点没有皇家的架子。
他指着一卷文书问:“依诸位看,此次昌贤馆校考,可有能用之人?”
他的眼睛也放到了昌贤馆,如今他在朝中地位并不高,只能从下面的贵家子弟扶持一些上来。
“臣听说荡王殿下前几日去考了学,殿下不妨可向其借文章观看,结合世家文采,也好斟酌。”一个幕僚道。
聂润微微笑了:“我去拦过七哥,他不肯给我看,我只是郡王,还没有入堂考学的权力。”他说出自己的地位,也不羞耻,因为他知道,日后,自己不会永远是个郡王。
幕僚也看出他的能力,且聂润在他们面前从来不自称本王,这很让他们舒心。
幕僚拿了纸笔,在文书上圈出几个名字:“臣以为,这几个可用。”
另一个看了,道:“可这裴公子,学识并不出彩。”
几人陷入沉思,聂润转向其中最年轻的一个幕僚,那年轻幕僚华服玉带,生得十分英俊,他与这些半百的幕僚有所不同,他一看就是贵家子弟。
聂润问:“你觉得呢?”
年轻幕僚也不托大,也不收敛,平静道:“裴志学识不够可补,但是他够有野心,这个旁人比不得。”
聂润满意的笑了,又问:“那你此次在校考上,预备如何?”
年轻幕僚抬头:“臣会藏拙,只因我若入榜,会牵连殿下,日后不便殿下举势,不如在秋闱中出彩,可免圣上忌惮之心。”
聂润很满意:“委屈你了。”
年轻幕僚但笑:“这是保全殿下,也是保全臣的法子。”
“城外仓的事,可办好了?”
“殿下放心,您会得到一个极好的助力。”
谈论同样事情的还有荡王府。
他们显然比聂润那里要松快些,因为聂渊是亲王,皇子中只有他和太子有资格考学,所以聂润还要罗列名字的时候,他却可以把人的文章都收上来,任他采撷。
不过他倒并没有太看重此事,那些文章也不想看,全都扔给旁人,自己在一边喝茶赏月,十分闲适。
文章堆里,一个男子青衫宛然,二十多岁的模样,十分清秀,眉宇间一缕风骨自成,像是话本里的书生公子,不过他现在的神情并不清雅。
“聂七!”他将整理好的名字砸在桌上:“你跟沈之白穿一条裤子的?这么抠?就不能多请几个幕僚,你是养不起还是怎的?”
说完他没好气的坐下,累死他了,这么多文章就他一个人看,聂大爷还在一边闲散得很,在好的脾气也被逼出火气。
聂渊理所当然的回了他一句:“你一个人能干完的事,请两个人做什么?”

重昭愿全文阅读

段昭轻笑,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
沈之白看着她抿茶的动作,想出手阻拦,却为时已晚,只能干巴巴的看着,这杯茶,方才是聂渊喝过的!
段昭并未发现不妥,敛着眼睫,微微一笑:“沈掌柜,做生意可不是这么个做法,哪有套我话的道理?不是应该先把价钱谈好么?”
段昭可是精明的,如今她无钱无势,靠着的就是前世的记忆,此番来也不过是献计,没把需要的东西搞到手之前,怎能先松口?
沈之白一讪,他空手套白狼的计被段昭识破,只能笑道:“在下倒是忘了,先给小姐致歉,请问小姐,是要什么价钱?”
“沈掌柜阁中有一支红山芝,治疗外伤有奇效,我想要那个。”段昭微微一笑:“除此之外,你还得给我寻一个名医来,让他替我友人治伤。”
沈之白诧异了一下,随即又了然,暗自叹息了一下,当初段昭是邪医谷少主,红山芝虽难得,但是邪医谷却是有的,再说什么名医,不说老谷主,就是段昭的师哥师姐们,哪一个不是妙手回春,如今有友人要救,却要和旁人交易,不可谓不心酸。
沈之白沉默许久,还是开口问:“不知小姐要救的友人是?”
段昭颦眉。
沈之白知道自己问得多了,便住口:“好,我答应你,价钱谈好了,就请小姐说,我该如何收铺子?”
“东街中央那二十间铺子,每间一月可入白银百两,二十间就是两千两,一年下来就是二万四千两,按照目前来看,却是一笔横财,只不过,是目前而已。”段昭道:“可是若朝廷征收,可不会按照市价而估,只看地界宽广,买下来也不过千把两银子,沈掌柜若花心思买下,结果给朝廷收了去,稳赔不赚!”
沈之白倒吸一口凉气。
惊讶的是段昭对于铺子收入的估计之精确,根本不像寻常只晓得胭脂水粉的姑娘家所能懂的,更惊讶的是,之前也有人向他说过,只怕东街会被朝廷征收,不过他当时只晓得银钱出入,没在意那么多,如今段昭说来,他心里却咯噔一下。
若当真被朝廷征收,户部肯定只会出点地皮钱,那他可就赔大了!
“朝廷为何会突然征收?”沈之白瞪大了眼睛问:“段小姐虽是官家女儿,但是你父兄都在边疆,这等事情不该知晓啊!”
段昭又抿了一口茶,徐徐道:“圣上有意提济州协领入京,就准备把东街商铺赏赐给他。”
沈之白闻言抖了抖眼皮,没反应过来,等他再捋一遍,方被这话里的意思惊呆了,险些没将***下的凳子坐稳,下一秒像看疯子一样的看着段昭。
且不说,皇上突然提拔官员的事情段昭如何得知,就是连皇上赏赐的东西段昭也知道,莫非段昭是皇上肚子里的虫子?
他不是不通官府,可这种事情,官府也不知道,段昭怎么知道的?
连忙挥手将屋子中的伙计丫鬟遣走,望着段昭平静如水的目光,这种莫须有的话,在她口中说得如此笃定,他居然还真就有些相信。
“段小姐,你可知,你说这话,是臆测天恩,要杀头的!”沈之白按在茶壶上的手都在抖:“若是假的,你这罪名谁都帮不了。”
“我与父亲有书信往来,父亲曾提起过。”段昭面不改色,傲娇道:“沈掌柜若不信,且等待些时刻,小心驶得万年船,与其少赚些,也不能赔了不是,你虽是大富,却也没有将银子平白送出去的道理。”
沈之白汗颜,只觉得惶恐不安,险些赔大了,对于他来说,银子就是他的命,赔钱等于赔命。
段昭见沈之白神色,淡然问:“所以,沈掌柜觉得,我这个消息,比之替你收东街的铺子,哪一个更好?”
沈之白指节都捏紧了,默默点头。
“事情真假,过段时间自会有分晓,不过小姐的友人既然需要红山芝,必是性命垂危,等不得,在下愿意先将红山芝付给小姐,以证诚心。”
段昭呵呵一笑,觉得沈之白还有点脑子。
她起身行礼谢过,抬头道:“沈掌柜很爽快,那我就再和你做一笔生意,事成之后三七分,我三你七,不过你得先交定金。”
她伸出三个指头:“三千两白银。”
片刻之后,段昭被人恭恭敬敬的送了出来,豆蔻在外面等得望穿秋水,见她出来便迎了上去:“阿昭,你去干嘛了啊,怎么这么久?害得我担心死了!”
段昭手里捧着一个红木匣子,轻轻打开给豆蔻看,方才平静深沉的神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小姑娘的雀跃。
“红山芝!”豆蔻一眼就看出来,惊喜道:“茯苓有救了!”
她欣喜的将匣子抢过来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喜极而泣,委屈巴巴道:“阿昭,你真是受苦了,肯定是答应了很多条件吧,要是让茯苓知道,她会伤心的,都是我们没用,保护不了你,还让你受这么多委屈.....”
两个月之前,段昭被诬陷杀死师父,邪医谷的师哥师姐提着刀要砍死她,是豆蔻和茯苓一心护着她,和她一起逃了出来,茯苓替段昭挡了好几刀,半条命都搭了***,一路来到京都,本以为回了段家会治好茯苓,结果一屋子都是财狼,茯苓的伤重,段昭苦苦哀求许久,段老夫人只是让人用药吊着茯苓的命,从来不肯花重金救治茯苓。
段昭以为只要自己委屈求全,一定会感动段老夫人,如今却知道了,那些人,是喂不饱的狗,根本不会出手,她是邪医谷叛徒,京都里的名医,怎么求都求不动。
以茯苓的身份,想请太医来帮忙,段老夫人坚决不肯。
她也是走投无路,才敢冒着臆测圣恩的风险来找沈之白。
高楼之上,望着段昭远去的身影,沈之白眼中的疑惑更深,问道:“殿下,你说段昭说的话是真的么?”

小说资源推荐

很开心能够遇见你,为你推荐小说资源重昭愿完整资源全集版全文阅读,希望能够给小可爱们带来欢乐!

点击免费阅读重昭愿全部章节!

段昭聂渊小说仅代表重昭愿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