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云妙小说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大结局分享全文免费

云妙 呜呜文学 2020-06-20 11:48:35
  • 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合集版免费阅读-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云妙)全本完本版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云妙的小说之小说阅读全章节全集txt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主人翁是云妙,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主要讲述了云妙之间的恩怨情仇:作为新上任的掌门,三岁半的云妙真的是为自己这个贫穷的道观操碎了心。眼看自己的三个弟子顿顿白粥,像地里黄的小白菜,其中两个还快要没学上了,云妙果断的出来找工作养活...

云妙小说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全文免费阅读:

“妙妙,妙妙,该起床了!”
云妙睁开眼睛,见一个好看的大哥哥正看着她。
她揉了揉眼睛清醒了一点,这才想起来她到青云观当掌门了,这个好看的大哥哥是她三个弟子中的一个,李文心。
昨天李文心跟她说过他们的名字的,她都记得。
那这里就是青云观了!
云妙四处看看,她睡在一张大床上,周围的家具摆设都非常的简单并且陈旧,出云观和它相比简直就像是天宫。
“妙妙起来吧,要去吃早饭了。”李文心看着小团子柔声提醒。
昨天逞强的小团子被累惨了,回到观里怎么叫都叫不醒,晚饭都没有吃,他都担心饿坏了她的小肚子,所以今天早饭比平时要早一个小时。
“不要叫我妙妙,要叫我掌门!”三岁半的团子非常不满李文心的称呼,一边强调着自己的身份,一边翻身想爬起来,却忽然僵住了。
李文心奇怪:“掌门怎么了?”
“我,我……”小团子支支吾吾的,晃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四处看,然后看到了旁边桌子上的一杯水,她又坐回去了,伸着短短的小胳膊和小身体把桌子上的那杯水抱过来:“我,我渴了,先喝口水再起床。”
那个水杯有些大,她却是一只手拿的,晃晃悠悠还没碰到嘴边就洒了一床。
她瞪着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惊讶道:“哎呀,水洒到床上啦!”
李文心没有说话,就在云妙以为瞒过去的时候,他开口了。
“掌门你是不是……”那个尿字都还没说完,小团子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炸毛了:“我才没有尿床!没有尿床!掌门是不会尿床的!是水,水洒到被子上了!”
李文心忍笑:“好好好,是水洒到床上了。”
小团子爬下床“吭哧吭哧”的拉床单和被子:“我把它们抱出去晒晒,晒晒就干了。”
道观的床有些高,她下来的时候脚都挨不到地,还是踢腾了几下才下来,现在去拉床单和被子,拉了半天也没拉动。
李文心过来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这种事情怎么能让掌门做呢?让弟子来吧。”
他把床单被子都抱出去晒了,又换上了新的床单和被子,但是对着炸了毛和湿了小灯笼短裤的小团子却有些束手无策了。
想了想,他蹲下来问她:“掌门的小裤子湿了,需要洗个澡,换一件干净***的衣服,但是我是男孩子,不能给掌门换,所以咱们需要下山请女信士帮忙,可是,下山的路很不好走,我能抱着掌门吗?”
虽然团子昨天才过来,只过了短短的一下午,但也能知道她的小性格了,说话最好是要讲明理由,最重要的是要强调她的掌门身份,这样团子才不会冲你大大的“哼”一声,然后气呼呼的自己走了。
果然,刚起床一身凌乱的团子欣然应允了。
青云观后院种了两块地,产些土豆花生和玉米,前院则是一小片菜园,里面种的是番茄,青菜、豆角和南瓜。
结出来的番茄、豆角和南瓜不多了,只有青菜还郁郁青青的,王建军正在给它们浇水。
李文心抱着软乎乎的团子跟他打了声招呼下山去了。
山下镇子里的陈大红为人十分热情好客,是青云观唯一的香客,见李文心怀里抱着的小团子喜欢的跟什么似的,听了他的请求二话没说就带着团子进屋洗澡换衣服了。
李文心在院子里等,停了一会儿,他就看到了一个干干净净却穿着极具乡土气息的大花衣服,大花裤子,大花鞋子,扎着两根朝天椒一样的辫子的团子。
再加上刚洗完澡,团子两腮红扑扑的,就更加像回村后的娃了。
好再团子的颜值在线,即使衣服极具乡土气息,但她穿着也像个年画娃娃一样可爱。
“你看你给崽崽拿的什么衣服!”陈大红今年快六十了,却面色红润,精神抖擞,抖着李文心从团子粉红色行李箱里拿下来的换洗衣服数落道:“现在天儿是热,但你们是在山上啊,山上 早晚温差大,你就给崽崽穿这种薄短袖,冻坏了你不心疼?”
李文心倒是没想到这个问题,经过陈大红这zjtechexpo.cn么一说,才恍然养娃带娃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
他又跟陈大红取了好一会儿的经,看着时间不早了,就蹲下来伸手准备抱团子回去,但是团子却跑到了陈大红身边。
陈大红乐的合不拢嘴,蹲下来伸手圈着她问:“崽崽是不是还想在陈奶奶这里玩儿呀?”
团子摇了摇头:“奶奶,你今天不要出门。”
陈大红笑眯眯的问:“为啥呀?”
团子道:“你今天出门的话会掉到河里生大病的。”
陈大红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
李文心吓了一跳,连忙把团子抱回来道歉:“她还小,信士您别介意……”
陈大红重新整理好表情,笑道:“嗨,多大点事!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会跟一个三岁的小孩子计较。”
云妙左右看看又皱了小眉头:“你们不相信我吗?”
李文心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再次向陈大红道了歉,抱着云妙都走到门口了,还是转身补了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信士如果今天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还是在家里的好。”
回到观里,饭都已经上桌了。
唐金瓜打扫完道观卫生坐在一边,王建军一边盛饭一边数落李文心:“怎么去那么长时间?一会儿你们上学该迟到了,快去吃饭,别管这小祖宗了。”
话虽然嫌弃,但却端着碗坐到云妙身边,吹温了喂她。
云妙没有张嘴,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瞪的圆圆的,身上的大花衣服让她更加的呆萌可爱。
“没有菜吗?土豆,大虾,小排骨、鸡蛋呢?”
端着一碗白粥的王建军愣了下,然后放下碗抱怨道:“我的小祖宗哎,哪有大虾、小排骨哦,咱们都快没米饭吃了!”
正在喝粥的两个师兄弟同时放下了碗,李文心安慰王建军:“师兄不要着急,我会想办法的。”说完又摸了摸团子的小脑袋:“掌门也不要着急哦,今天晚上我就把大虾和小排骨带回来给掌门吃好不好?”
唐金瓜也忙道:“那我带土豆和鸡蛋回来给掌门吃。”
云妙歪着小脑袋看了看他们,明白过来,原来这个道观很穷呀,怪不得道观都有些破破烂烂了,大殿里祖师爷身上的彩漆都不彩了。
她要赶紧挣钱了,不然她的这三个弟子都要饿死了。
堂堂掌门并没有让王建军喂饭,云妙是自己端过来碗吃的,并且还全部吃光了。
唐金瓜把早就冲好的奶拿过来给她挂到脖子上,这才和李文心一起下山去上学。
王建军打电话给他兼职的饭店请了一天的假,在家带娃、发愁、想办法另外做针线。
李文心回来后跟他说了从陈大红那里取来的养娃真经,首要一点就是注意早晚温差,不能忽冷忽热的让孩子病了。
道观也没钱给团子买新衣服,不过这些年,大家的衣服破了都是王建军来缝补的,熟能生巧,他针线活还不错。
王建军交代了云妙乖乖在观里玩儿,自己拿了唐金瓜的一件齐整道袍,坐在院子里改尺寸。
一边改一边发愁,他也不能总请假在家看娃,不然文心和金瓜下半学期的学费怎么办?还有团子上幼儿园的学费。
但不请假在家,谁能帮他看娃!这简直是死循环!
王建军第n次叹气,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
改了一会儿也没见房间里有动静,王建军不放心放下手中的针线进房间一看,发现小小的团子坐在凳子上,正在用朱砂画符。
是平安符,招财符和五雷符。
平安符,招财符还算常见,五雷符就不常见了,不仅不常见,甚至是难得一见。
这种符是符中的上品,平常道士连平安符都画不出来,更别说这种符了,所以十分稀缺。
但彼“画”非此“画”,此“画”照猫画虎,就是个普通人也能画出来,至于作用,那肯定是没有的。
王建国心中认定团子画的这个也是没有作用的。
他也没打扰她,毕竟孩子乖乖的自己练习画符,总比需要他陪玩要好的多。
云妙画了十张平安符,十张招财符,十张五雷符,一起收进自己的小花包包里。
王建军给她买的奶粉就放在厨房的案板上,云妙踩着凳子够到了,又抱着保温瓶烫了自己好多下才给自己冲好了奶。
云妙擦擦被烫疼流出来的眼泪,把小奶瓶挂到脖子上,背上自己的小花包包准备出门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拐回来画了一张神行符,也一起装进小包包里,然后才出门走到王建军身边,扯了扯他的裤腿:“小军,我要出去赚钱了,你看好道观。”
王建军把改好的衣服洗了,正在往绳子上挂着晾晒,听见团子的话,真是哭笑不得:“小祖宗你就安生的呆在观里玩吧,山下车多不安全,而且现在是上学时间,比你小的还在爬,跟你一般大的去上幼儿园了,也没人跟你玩,乖,听话。”
他以为云妙是想下山玩。
云妙听后很生气,十分严肃的又强调了一遍:“我是出去赚钱!不是玩!”
王建军没当回事,敷衍着应了几声,等他晾好衣服一低头,团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见了!

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全文阅读

天桥上有很多摆摊的,手机贴膜的最多,其中还有穿着中山装,戴着黑框圆眼镜的人,铺子上摆放着黄符,这是算命的卦摊。
跑了一路,中间还摔了好几跤的团子脏兮兮的,粉嘟嘟的小脸蛋上都有了几道黑灰,活像只小花猫。
她站在卦摊旁边观察了好一会儿,见那个人还要问客人的生辰八字都算不准,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停了会儿用小手捂着嘴偷笑。
这个人算不准,妙妙算的准呀,客人们肯定都会来找她算的,她肯定能赚到钱的!
说干就干,云妙左右看看找了个空地,把自己小花包包里的三十张符咒拿出来摆好,然后用朱砂在前面地上写上,suan ming。
最后坐到后面,静等顾客上门。
一个穿着大花裤子大花衬衫,脖子上还挂了个奶瓶的可爱团子就足够引人瞩目了,更何况她还用拼音来摆摊算命,周围的人都被她给吸引过来了,几乎都在拍照。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家长呢?”
“小朋友,你的家长是算命的吗?让你在这里看着摊子?”
“……”
云妙摇摇头:“是我自己在这里摆摊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你们要算命吗?算一次十块钱,我的符也是一张十块钱。”
她昨天在候车室见王建军卖过符,一个十块钱,她就也按十块钱定价了。
围观的人都听乐了,十块钱算不了什么,但谁也不会真的就掏十块钱让一个三岁半的团子给自己算命了。
其中只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拿了十块钱给云妙。
这姑娘虽然漂亮,但却脸色苍白没有一点精气神,看起来随时要倒下的样子。
有人劝她:“姑娘,你别被这小孩儿给骗了,现在的骗子花招多着呢,让小孩儿出来乞讨的都是老套路了,现在让小孩出来摆卦摊算命,肯定是新出的骗局,不信你让她给你算一下,看她能算出来不。”
姑娘笑了一下,声音温柔:“没关系的,十块钱又不多。”
见她不听劝,那人撇了下嘴,正想说两句风凉话,却听云妙道:“姐姐,你想问什么?”
那姑娘本来都打算走了,听云妙真的要给她算命,不禁又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不用啦,就当是姐姐给你买糖吃的。”
云妙歪头看看她:“姐姐,你最近是不是精神不好总生病,刚才走路的时候还被自行车撞到了?”
李欣然愣了:“你怎么知道?”
她这反应,明显是云妙说中了,围观的人也这才发现李欣然的腿脚有些跛,显然是有伤。
大家都十分惊讶,难道这个小孩儿真的会算命?
云妙张嘴想说话,但却被旁边的算卦先生给抢了过去:“她怎么知道?这姑娘哪里不***都表现在外面,只要细心观察,一看不就知道了吗?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这个***臭未干的小骗子会算命吧?”
他这么一说,围观群众都恍然大悟,这姑娘看起来确实精神不好,如果留心一点,也确实能看出来她腿脚有些问题,至于被自行车撞,肯定是这小孩儿看见了,所以才说出这番话来,毕竟这里是天桥,很容易就能看到下面发生了什么。
想明白之后,大家又笑又气,竟然差点让一个三岁的小孩儿给骗了!
被骂小骗子,云妙气的鼓起了腮帮子,本来就婴儿肥的可爱小脸蛋更圆润了,像只小河豚,她认真的跟围观的人们解释:“妙妙不是小骗子,妙妙靠本事赚钱!”
要不是为了赚钱养她观里的三个弟子,她才不要跟他们解释呢!哼!
可是没有人信她,李欣然也是,不过她心地善良,怕把可爱的团子给气哭了忙点头应和:“对,妙妙不是小骗子。”
云妙拿过自己的一张平安符给李欣然:“姐姐,有坏人给你下了厌胜术,在诅咒你,这个你戴上,它会保你平安的,”
“好,谢谢妙妙吉言。”李欣然接过平安符装到自己的包里,但对云妙说的诅咒的事情,却是不相信的。
达成了交易,云妙十分开心,小手攥着十块钱,迈着小短腿一溜烟的跑到了前面不远处的一个蛋糕店里。
蛋糕店柜台高,她只能踮起小脚脚,伸着小短胳膊把十块钱举高高给收银员:“姐姐,给你钱,我要买一个大蛋糕。”
那小模样十分的乖巧可爱,收银员忍俊不禁:“小朋友,十块钱可买不到一个大蛋糕哦。”
云妙从小被养在出云观,出云观虽然算不上正统的大道观,但也有一定实力,财富方面也是不容小觑的,她是掌教真人的嫡传亲弟子,年纪又十分的小,衣食住行方面都有专人用心照顾,所以她不知道物价,只知道钱能买东西这一个概念。
现在听说十块钱买不来一个大蛋糕,云妙还懵了会儿:“那,那我要一个小蛋糕。”
收银员摇了摇头,把手边的一个小甜甜圈拿给她:“要不然就买个甜甜圈吧,这个五块钱。”
云妙看着甜甜圈犹豫了几秒还是接了过来:“那好吧。”
那边天桥上围观的人见云妙拿了钱立刻就跑去蛋糕店里了,就更觉得她是个小骗子了,议论纷纷的,有几个人还说起了李欣然。
“你看吧,拿了你的钱就赶紧跑去买蛋糕吃,连装都不装一下,不是个小骗子还是什么?现在的孩子可精着呢!”
“就是,人家都告诉你她是个小骗子了,你还给她钱,真是……”
李欣然听的有些不高兴:“她只是个小孩子,喜欢吃蛋糕有什么错?而且我给她钱本来就是让她拿去买糖吃的。”
她最近确实精神不好,还总生病,精神和身体都非常的差,刚又被自行车给撞到了腿,站了这么会儿也有些力不从心了,说完就没再多停留,转身一瘸一拐的走了。
那群围观的人见没热闹看了也准备走,见云妙从蛋糕店出来后没有回来,却去了路口,小嘴念念叨叨的把自己买的甜甜圈放到了地上。
围观的人都愣了,看的目瞪口呆,满头问号。
“这小骗子又在干什么?那边又没有人,她在跟谁说话呢?”
“看样子有点像是在祭奠……”
“祭奠?这么小的孩子知道什么叫祭奠吗?我看这小孩儿精着呢,肯定是又在想什么坏招骗人呢。”
众人笑了起来,纷纷应和。
有人却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苍白的说:“前几天那个路口出了个车祸,死了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那小男孩儿被车碾的一半身体都烂掉了,没有烂掉的一只手里还捏着一块蛋糕,我围观了全程,给我吓的几天都没睡好觉,你们说她是不是在……”
那人没有说下去了,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想说什么,原本热闹的天桥瞬间寂静下来,明明是大夏天,大家却觉得阴风阵阵的。
他们嘴里的小男孩儿正站在云妙面前,跟人们说的一样一半身体已经全都烂掉了,血肉掉了一地,非常恐怖。
云妙皱着小眉头,很实诚:“你的样子真难看。”
小男孩自卑的低下头,默默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这么可爱漂亮的小妹妹,要是被他吓到,被他弄脏了就不好了。
“你别动呀。”见他往后退,云妙赶紧往前走。
小男孩已经八岁了,虽然很瘦弱比同龄人矮小,但也要比云妙高出半个头,云妙站到他面前,要踮起小脚脚才能摸到他的脑袋。
小男孩瞪大了仅剩的一只眼睛,生怕自己的血肉沾染到她手上,连忙往旁边躲,然后他就发现,地上的血肉不见了,他的身体也完好无缺了。
“我帮你复原身体啦,这样你就不难看了。”
云妙把已经处理好的甜甜圈递给他,奶声奶气的说:“你喜欢吃的蛋糕我买不起,这个给你吃,也好贵的,五块钱呢!”
小男孩把甜甜圈接过来,大口大口的吃着,眼泪也大颗大颗的掉。
云妙吓了一跳,有些慌:“是,是不是甜甜圈不好吃?那你别吃了,等我赚多多的钱再给你买蛋糕好不好?你,你……你别哭啊。”
小男孩也急了,连忙摇头,眼泪也甩的哪里都是:“不是的,不是的,我就是,就是想哭,除了妈妈,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见他不是因为她的甜甜圈才哭的,云妙大大的松了口气,小大人似的拍了拍他的胳膊安慰道:“那我送你去投胎吧,下辈子你会过的很好的,有新的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呢,他们都会对你很好的。”
小男孩听后却一改现在温和的模样,激动的叫道:“我不去,我不要!我要我妈妈!我要我妈妈!我不要新妈妈,我要……吃了新妈妈!”
他脸上有黑气萦绕,这是要变成厉鬼的前兆。
云妙背着手叹了口气,然后奶声奶气的哄鬼:“好好好,不要新妈妈,不要新妈妈。”
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说着她再次踮起小脚脚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小男孩立刻就感觉到一股清流拂过,把他满腔的愤怒怨恨以及杀意拂走了。
小男孩脸上的黑气也散去了,他重新平静下来,低头见那个三岁半的团子继续奶声奶气的哄他:“圆圆不气气,不气气,新妈妈坏坏!妙妙帮圆圆打新妈妈!”
仿佛他才是需要用叠词哄的三岁半年纪!
小男孩:……
云妙又哄了小男孩好一会儿,才叮嘱道:“你不要再像刚才那样了,如果你变成厉鬼就再也进不了轮回,会变成真正的鬼魂野鬼,你的魂体又弱,做不了多少事情就会被风吹日晒弄的灰飞烟灭的。”
小男孩被一个三岁半的团子当三岁半哄了这么会儿,不仅没戾气了,还臊的慌,要不是他是魂体,脸早都红了,现在是团子说什么,他就应什么。
他听话,云妙很满意,很大方的夸他:“圆圆真乖,今天奖励你一朵小红花。”
被三岁半团子夸奖并且奖励小红花的八岁小男孩:……
“我的小祖宗哎!”
忽然有人大叫一声,一个人影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云妙瘫坐在地上:“我总算是找到你了,福生无量天尊,差点没把贫道给急出心脏病来!”
这人是王建军,一转眼就看不见云妙了,追出来也没见人影,他差点没过去了!天知道这几个小时,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跑的一身汗臭味,云妙被熏的小眉头直皱,一边伸手推他,一边给旁边的小男孩介绍:“他是我观里的大弟子,我观里还有两个小弟子,他们都很穷,都快要饿肚子了,所以我出来赚钱养他们,因为我是他们的掌门人!”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她的语气十分明快,还刻意加重了,明显是炫耀来着。
小男孩也确实被炫到了,目瞪口呆的拍手:“妙妙好厉害啊!三岁就当掌门了!”
云妙摇摇头,纠正他:“三岁半!我三岁半了!才不是三岁的小屁孩呢!”
小男孩:“……好,好吧。”
云妙又道:“所以我现在不能带你去找你妈妈和打你新妈妈了,你乖乖的躲好,不要让太阳晒到你,等我赚到钱就回来帮你。”
小男孩连忙点头。
一人一鬼交流的旁若无人,王建军身体僵硬的仿佛骨质疏松:“小,小祖宗啊,你在跟谁说话呢?”
云妙知道他看不到小男孩,原本是想给他看看的,但又想到他不信她,还说她下山是玩的,她就又不想给他看了,大大的哼了声,从他怀里挣脱了,迈着小短腿重新上了天桥。
她可是一个很记仇的掌门!哼!

本站点评

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全本完整版全集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点击免费阅读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全部章节!

云妙小说仅代表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