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楚星见谢清随小说那就栽在我手里在线全章节全集免费

楚星见谢清随 呜呜文学 2020-06-20 11:48:55
  • 那就栽在我手里合集版免费阅读-那就栽在我手里(楚星见谢清随)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那就栽在我手里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楚星见谢清随的小说之阅读全文下载无删减小说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那就栽在我手里,主人翁是楚星见谢清随,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那就栽在我手里》主要讲述了楚星见谢清随之间的恩怨情仇:方疏净从小到大一直以为容律是个书呆子,浪费了一副好皮囊。直到某日,她在灯红酒绿中发现了个熟悉至极的身影mdashmdash容律坐在吧台前,衬衫衣领依旧扣...

楚星见谢清随小说那就栽在我手里全文免费阅读:

楚星见柳眉一拧,霍然起身,用关门声回应了谢清随的嘲讽。
小加菲猫在关门的瞬间从她臂弯里跳下去,跳到了沙发上。
“诶旺财你下来——”楚星见没来得及开灯就趿拉着拖鞋去追,刚跑上几步倏然被地上散着的纸箱子跘了一跤,脸朝下陷进了沙发里。
楚星见:“……”
并***地调整了一下***。
一接触到柔软的沙发表面困意便席卷而来,来势汹汹无法拒绝。
酒精这时候总算发挥了自己微弱的作用,楚星见逐渐感觉身子软绵绵的没了力气。
象征性地挣扎一会儿,她便就着刚才的***睡了过去。
算是一夜好眠,这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毕竟平日里楚星见睡眠浅到习惯性失眠,是旺财一点点小动静就能吵得她睡不着的那种。
然而在坐起身就感觉到头晕鼻塞嗓子疼的情况下,楚星见宁愿自己昨天睡得没有那么深。
——至少半夜醒过来还能顺手拉个被子盖上,不至于感冒。
脑内后悔无数次,吸了吸鼻子,楚星见最终还是认命起身,顶着一副丧到极致的表情,捧杯子去烧水喝。
正喝水,门那里突然传来“咔哒”一声。
楚星见一惊,眼睁睁看见防盗门从外面被拉开,光线涌入,门外的人身形逐渐清晰起来。
谢清随长腿随意伸直,倚在门边正看着她,不见丝毫因昨晚而产生的尴尬。
似乎还带点刚起床的慵懒,他微勾薄唇,声音低沉磁性:“早啊。”
楚星见被这声招呼拉回神,捧着杯子与他对视,紧张地抿唇:“你怎么打开我家门的?”
谢清随抱臂,瞥了门锁一眼,“你昨晚没关好。”
她的小脸霎时白了下来,认认真真开始环顾客厅,心跳如擂。
耳边传来谢清随一声轻嗤:“放心,没人进来过。”
“你怎么知道?”楚星见头也不回反问,双眼不放过房中任何一个细节。
谢清随挑眉,慢悠悠上前几步,离她只有半步远时,略一俯身,手指便灵活地钻入了她的上衣口袋。
楚星见触电般想要躲开,却骤然感觉一阵凹凸不平的冰凉带着叮当脆响贴在她颊边。
耳边传来不慌不忙的戏谑,“当然得感谢帮我保管钥匙的楚小姐你啊。”
楚星见表情滞住,勉强扯出个尴尬的笑。
大概,也许,可能,好像,当时看见谢清随把钥匙勾在指尖,害怕掉下去她就收到了自己包里。
然后一生气就忘记还给他了……
所以他是在外面待了一晚上吗?!
楚星见昨晚倒头就睡,没换衣服,穿的还是昨晚那一身,稍微沾点酒气,这会儿闻见鼻尖酒味加重了一丝,才发觉谢清随也和她一样没换衣服。
猜想得到证实,她干巴巴地吞咽一下,诚恳道歉:“对不起啊。”
声音糯糯的带着鼻音,没什么底气。
谢清随掂了掂钥匙,笑意浅淡,“知道就好,我一向宽宏大量。”
似是忆起了什么,他又状似遗憾轻叹一声,“只可惜这两天本想带你上手术,现在看你病着,只得再放放了。”
模样乍一看真情实意,只是眼底的那点恶趣味怎么也忽略不掉。
楚星见脸色登时垮下来,闷闷回应,“哦。”
现在才告诉她,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缄默间,一道提示音突兀响起,来自谢清随的外套口袋。
谢清随接起电话,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他迅速应了两声便挂断。
无奈地揉揉眉心,他低声通知,“要回医院了。”
突然转移话题,楚星见没反应过来,一呆,“啊?”
不是说今天有人替班吗?
“群体性.事件,急诊人手不够。那边还有个手术,等我去救台。”谢清随解释道,“估计一会儿就要给你打电话了,一起去?我开车。”
“好。”楚星见立即没有了异议,一气口喝光杯子里的白开水,回头去拿包,衣服也来不及换。
这种事情耽搁不得。
路上楚星见果然接到了周主任的电话,接起来了解完情况后,她回了一句正在路上便挂了电话,神色凝重。
谢清随忽然开口问:“那边具体什么状况?”
楚星见深吸一口气,“大麦街那边足浴城有人找事,快一百个人提着刀打群架,砍死了一个,有十三个重伤等手术,还有四十多个轻伤。”
谢清随脸色不变,踩了一脚油门,“知道了。”
行驶全程谢清随几乎都是压着限速跑,到医院门口时,他一脚踩住刹车,空出手来松开了安全带。
指指自己的车钥匙,他偏头嘱咐,“你帮我把车停好,我先去看看情况。”
楚星见答应一声,也把安全带解开,在谢清随离开后撑着座位轻巧一跨,接替了方向盘。
干脆利落不扭捏,脚踩油门向停车场而去。
停好车,楚星见一脚跨进医院大门,转眼就见一群人浩浩荡荡推着平车进来,车上人***怪异,浑身是血,看起来伤得不轻。
旁边跟着个医生,跟在平车旁边给伤者按压止血。
“让让,让让!”
伴随着喧嚷,平车带着患者一路加速,冲开人群直奔手术室。
楚星见眼神微凛,稍微向后退了一步,尽量腾出空间。
这时,她余光突然瞄到了旁边的一个男人。
她不是个习惯注视周边环境的人,但那中年男人实在太过怪异,双目赤红表情狰狞,双手背到身后,仿佛下一秒就能提把刀出来,令她不由侧目。
直觉不太对劲,楚星见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两步,偏头看过去。
只一眼,看清男人手上握着的东西后,她仿佛血液逆流,心底的寒凉一路蔓延到了指尖——
菜刀!
眼见平车就要经过他们面前,楚星见观察到男人把菜刀握得愈发紧了起来,咬咬唇,刚想大声叫人,便听耳边爆发出一声嘶哑的吼叫。
“去死!”
男人竟是先她一步,抽出菜刀高举着跑向了那个医生!
楚星见瞳孔骤然紧缩,思绪混乱间,身体已经做出反应。
原本因为今天的事情,大厅内早就一片兵荒马乱,现在人群更加恐慌,保安也被挡在外面,短时间内挤不进来。
那医生手还放在伤者身上,根本无法移动身子,只能在一片混乱之中目睹那把菜刀离自己越发靠近,面露绝望。
男人动作很快,楚星见动作更快,她抬腿几步就追上了对方,飒然如风,不带一丝迟疑。
她不敢犹豫,那把菜刀向对方的颈动脉而去,若是一刀劈实,后果不堪设想!
眼见银光即将落下,她顾不得那么多,咬牙直接拿手臂往那医生身前一挡,旋即忍痛扬声:“我没事,快推手术室!”
那***大概是被突然冲出的楚星见吓到了,手上力道收了些,一刀下去并未伤筋动骨,但也划开了一道极深的口子,汩汩流血。
这时候保安终于赶到,一左一右将其摁住,拖离现场。
时间仿佛静止,大厅内一片寂静,须臾,更大的惊呼自人群中爆发。
周围的喧嚣听不太真切,楚星见在目送平车安全离开后,松了一口气,脸色随着鲜血的不断流出,逐渐变得苍白,任由小护士上前搀扶。
她敛眸,失了血色的唇缓缓弯起一个虚弱的弧度。
还好。
-
帮人解决完一台棘手的手术,谢清随出手术室就听见几个女孩子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你们是没看见今天大厅发生的事,太惊险了!”
“那——么大把菜刀啊,那女的直接用手臂挡了回去,真的,特吓人!血喷一地啊我的妈,被人摁着伤口去缝针,一路走那血还在一路滴!”
“好像也是这里的医生吧,我听见他们喊她楚医生,看起来那么小一个,结果没想到猛成这样……”
本把这当八卦随便听听的谢清随脸色陡然一沉,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这番描述,除了楚星见还能是谁?
恰巧走廊上有护士匆匆路过,经过他身边,不忘红着脸冲他打了个招呼。
“小林,”谢清随迅速叫住她,问道,“你知道楚医生现在在哪里吗?”
小护士明显对谢清随记得住她的事感到受宠若惊,脸颊微红,瞪大眼睛努力回想了好一会儿,“好像刚缝完针出来,现在应该已经回科室了?”
“谢谢。”
得到回答的谢清随再没有做过多的停留,低声道完谢便风一般从护士身边掠过,径直朝那边赶去。

那就栽在我手里全文阅读

谢清随进急诊科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只有楚星见一个人按着伤口坐在办公桌前。
身上衣服被血污弄脏,胳膊上袖子挽起,伤口被纱布规规矩矩缠好,看起来略有些狼狈。
“怎么回事?”谢清随的眉头依旧蹙起,问道。
楚星见朝他安慰地笑笑,声音有点儿哑,“没什么,伤者仇家的报复而已。”
谢清随的表情微松,几步上前,在她旁边蹲下,作势要捉住她的手臂,“伤成什么样了,我瞧瞧。”
楚星见小幅度撤了下手臂,避开谢清随伸过来的手,“别碰,疼。”
鼻音浓重,撒娇似的,眼里像是揉了碎光,一片润泽晶亮。
麻药的效果逐渐开始消退,这会儿她才有了点痛感。
谢清随抬眼,手上动作没停,却尽量放轻了力道,“之前帮人挡刀的时候怎么没说怕疼了?”
“总比死了人好吧,”楚星见回想一下,“当时没想太多,就觉得如果那一刀真下去了,估计两条人命都给耽搁在那儿了。”
“胆子挺大,”谢清随打量几眼包扎好的伤口,啧啧两声。
随后站起身来拖过旁边的凳子坐下,“以后别瞎逞英雄了,这次算你运气好,下回碰到个力气大的,你这条手臂都得被砍下来。”
楚星见脑海里立即浮现了那个血肉横飞的画面,轻嘶一声,缩了缩肩膀。
太***了。
“行了,都这时候了还后怕个什么?”谢清随单手支着下颌,恶意补刀,“感冒没好又添新伤,保守估计一个月都没办法上手术,我真挺怀疑你是不是和咱急诊八字不合。”
楚星见闻言,嘴角登时一撇,闷闷:“……好不容易忽略的事,不提会死啊?”
谢清随微不可查地轻叹一声:“多提几次加深记忆,好让你长点教训。”
“……免得让人担心。”
最后半句落得极轻,楚星见没听清楚,皱眉,“后面那句说的什么?”
“没什么,”谢清随笑眼微眯,玩世不恭,“说你可爱。”
-
接下来的日子里楚星见虽没法上手术,却也没闲着,术前沟通术后写病历基本由她包揽,竟也算忙碌。
转眼一个月过去,伤口早已拆线愈合,留下了一道疤。
这日楚星见下班后照例换了衣服走出医院大楼,准备打个车回家。
刚踏出大门,就见一辆大红色的玛莎拉蒂大喇喇停在门口。
车窗放下,露出驾驶座上那人漂亮到足以让万千女性为之倾倒的脸。
谢清随桃花眼微挑,风情万种地朝她轻抬下颌,“上来,我送你回去。”
楚星见也不忸怩,大大方方打开车门坐***,随口问道,“新车?”
“差不多,”谢清随道,“前段时间重新去喷了个漆。”
楚星见“噢”了一声,没什么别的反应。
她对汽车不感兴趣,只当代步。
行驶到一半遇上红灯,谢清随踩着刹车回头,视线停留在楚星见的手臂上,问她:“你这道疤想过怎么处理了没?”
楚星见点头:“感觉挺有纪念意义的,想在上面纹个图案。”
“纹身啊。”谢清随听后语调稍微拉长,恰逢绿灯亮起,他方向盘一转,突然换了个方向。
楚星见疑惑:“你要去哪儿?”
谢清随轻笑,“你不是要纹身吗?带你去啊。”
楚星见面露诧异:“就现在?”
“择日不如撞日。”谢清随不紧不慢又转了下方向盘,玛莎拉蒂一个转弯开进了条小巷子里,“我有个熟人做这个,质量保证,干净安全。”
巷子里有点阴暗,还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儿,玛莎拉蒂开***后,里面空间愈显逼仄。
从车上下来,楚星见瞧着谢清随长腿一迈,往一道简易的木门走去。
抱着怀疑的态度,楚星见抬脚跟在了谢清随身后。
接着就看见谢清随一脚踹向木门,毫不客气。
没有预想中的***响声,木门在谢清随还未踩上去之时便如同早有感应一般被人拉开。
“卧槽你个□□崽子给老子把腿收回去!”
里面传来毫不客气的骂骂咧咧,谢清随没回应,先扭头望向楚星见,示意她过来。
楚星见慢吞吞往他那边走,还未到门前,突然从门里支出了个脑袋,头发蓬乱,黑眼圈深重,叼着个棒棒糖像是没睡醒的样子。
见她,那人带着睡意打了个招呼,“嗨,小美人,我叫宋驰,是这傻逼的爸爸啊不朋友……艹谢清随你又踢我干啥?”
谢清随面上保持微笑,容色昳丽惑人,脚上动作却不见半分含糊,踢得宋驰呲牙咧嘴。
“老子特么给你带生意过来,你接不接?”
“接,接。”宋驰不情不愿答应一声,转头对楚星见摆摆手,“进来吧,要不是这傻逼,你估计排队得排到三个月之后。”
楚星见视线投向谢清随,莫名还是觉得不靠谱。
谢清随凝眸,抬手往她肩上轻推一把,“放心,你让他给你纹个小猪佩奇,他绝对不会给你纹成小羊苏西。”
楚星见:“……”
这么一说感觉更不靠谱了。
-
踏进店里的那一刻,楚星见对这家店的印象才稍微好了些。
里面的环境和潮湿的小巷截然不同,干净得几乎一尘不染,隐隐还能闻到消毒水的味道。
对于从小泡在医院的楚星见来说,这个味道的作用不亚于安神香,至少让她能安心许多。
“要纹什么,自己看。”宋驰丢给她一本本子,之后就钻到白布帘子后面去开始准备起工具来。
楚星见思忖了一会儿,最终选定了一副星空图。
图片不大,刚好将那道疤痕周围一圈盖住,中间横亘着一道银河,大小正与疤痕重合。
刚开始做没多久,楚星见突然听见帘子外面谢清随的打电话的声音。
通话结束后他便匆匆离开,她手机上同时收到了一条微信。
“临时有场会诊,等结束后我来接你。”
楚星见回了句“好”便熄了屏,耳边只剩机器的声音嗡嗡响着。
纹到一半,宋驰忽然开口,打破了安静。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楚星见一遍,狐疑地问她,“你该不会是谢清随女朋友吧?”
楚星见略一怔忪,无奈笑道,“不是,只是普普通通的同事关系。”
宋驰了然地“啊”了一声,甩甩脑袋,自言自语:“也是,以那家伙见一个妹子就撩一下的尿性,短时间内怕是没人能让他收心。”
而后却又小声喃喃:“不对啊,***是***,十几二十年了都没见他碰过人家妹子,更别说约妹子出来了啊……难道那□□崽子更浪了?”
楚星见静静听着,后知后觉:“谢清随和你从小就认识?”
“对啊,”宋驰随口道,“他从小就是乐城的,后来去了京城读大学,好像毕业就跑到那啥麻省总医院去了,我也是一个月前才知道他回了这个破旮旯的。”
话音未落,他感觉到对方的手狠狠颤抖了一下,险些没按住,忙道,“你别动,待会儿弄歪了!”
楚星见低下头,眸间思索之意渐深,“噢。”
之后宋驰隐隐约约能听见她小声念叨着“谢清随”三个字,一字一顿,像是在努力回忆什么东西。
-
结束后宋驰叮嘱了她相关的注意事项便没再管她,任由她一个人坐在角落摆弄手机。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谢清随才推门而入,将她接走。
此时已接近凌晨,夜凉如水,玛莎拉蒂一路畅通无阻,街边除了烧烤店还人声鼎沸,皆是一片冷冷清清灯火阑珊。
楚星见开窗吹风,谢清随睨了一眼便放慢车速,“小心又被吹感冒。”
旁边人没回他,异常沉默。
半晌,她关了车窗,轻唤谢清随:“学长。”
学长?
谢清随眼底划过一丝意外,旋即反应过来:“京医的?还记得我呢?”
“嗯,父亲以前非常看重你,常在我面前提起你。”楚星见缓缓道,“当年你研究生退学,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听了宋驰的话,楚星见终于想起来了埋在记忆深处的这个名字。
那是她当年听楚父经常念叨在嘴边的名字,只是在谢清随毫无征兆地退学后,便三缄其口,再也没有提起过。
造诣越高越有一颗惜才之心,几年前楚父甚至因那件事大病一场,吓坏了一家人。
直到后面听说他去了麻省总医院深造,才略微有了点安慰,即使自此再没听说过别的关于他的消息。
也因此楚星见对谢清随一直非常好奇,还曾幻想过他清冷孤高的形象,却不曾想竟然会在乐城一院见到本人,并且与她的想象大相径庭。
——要是父亲知道了自己曾经苦苦挽留过的天之骄子现在居然会待在这样的小地方,不知道会不会再被气病一次。
思及此,楚星见试探着问道:“我有些不太明白,学长为什么会选择回到这里呢?”
谢清随侧头看她,从外面投进车内的影子破碎,斑斑驳驳落在他脸上www.zjtechexpo.cn,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细细端详,竟有几分颓然的美感。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那就栽在我手里全部章节!

楚星见谢清随小说仅代表那就栽在我手里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