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唐窈祁浔小说我被阶下囚逼婚了全集无删减全文阅读

唐窈祁浔 呜呜文学 2020-06-20 11:49:35
  • 我被阶下囚逼婚了合集版免费阅读-我被阶下囚逼婚了(唐窈祁浔)免费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我被阶下囚逼婚了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唐窈祁浔的小说之在线全章节小说下载全文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我被阶下囚逼婚了,主人翁是唐窈祁浔,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我被阶下囚逼婚了》主要讲述了唐窈祁浔之间的恩怨情仇:唐窈身为南渊国司密署副使,是人人侧目的女阎王,传言就没有她撬不开的嘴,祁浔何其不幸作为北奕国细作,沦为了唐窈的阶下囚,在唐窈手下受了...

唐窈祁浔小说我被阶下囚逼婚了全文免费阅读:

唐窈也顾不得这瓢泼的大雨,连披在身上的外衣都没心思穿就快步顶着风雨往地牢赶去。
一道金黄的闪电撕开了天边的黑幕,雨水像从那道大口子漏出来一般潮人间倾泻而下。逆人而来的风雨打在唐窈脸上,刺痛迷眼,唐窈往面上抹了一把,脚下的步风未缓。
不知是因为奔波还是因为惊怒,唐窈的胸腔内剧烈地跳动着。她脑海中浮光掠影般地思虑着这其间的前因后果,却仍想不到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
祁浔真的死了吗?
怎么会这样?
如若真出了这样大的纰漏失职,她该如何向师父交待?
这么大的一条鱼,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了么?
***
赵熙正焦急无措地在刑室里来回踱着,一抬眼,就看见了浑身湿透的唐窈汹涌而来。
秀眉蹙着,她湿透的乌发未来得及绾,只随意披在瘦削柔美的肩头。雨水自乌黑的鬓发间滴下,顺着修长雪白的脖颈蜿蜒至那露出些许的匀称锁骨。她面上淌着水珠,鼻翼间还沁着些薄汗,像清水漾过的芙蓉。唐窈从不施粉黛,今日颊上因一路急奔染了层若有若无的红晕,清冷间添了丝媚色。那身浅紫色袍衫松散凌乱地穿在身上,因过了雨水,紫色愈深,紧紧贴在肌肤之上,勾勒出如峰如峦的曼妙身姿,行走间,若隐若现。因急促奔忙,那***处似带着些起伏。
赵熙忍不住滚动了下喉结,可到底理智更胜一筹。今日的唐窈通身的清冷寒凉也掩不住面上的愠色。
他忙躬身向前迎接,“大人怎么冒雨……”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唐窈的手势制止住了,她扭头蹙眉问道,“怎么死的?”
“回禀大人,方才找仵作验过了,心口处被射入了一根银针而毙命。”赵熙忙应道。
“什么时候的事!你们是做什么吃的!”
这一句呵斥,吓得赵熙膝盖发软,话都说的不连贯了,“属……属下也不知道。大人今日说不必再……再审了,属下今夜便在一旁的值间睡了,也是听了消息才……才……”
唐窈并无耐心听她结巴完,抬首厉色环视一番问道:“是谁最先发现的?”
一个狱卒出列道:“禀大人,今夜我们几个多番巡逻到此处,觉得人有些不对劲,一反常日,整个人塌沉得厉害,一动不动。便来此探看,谁知竟发现他没了鼻息,这才立刻通知了诸位大人。”
唐窈皱眉扫了扫他身旁的两个狱卒,他们也点头表示认可。再传唤了另外几组侍卫表示的确也看到了这景象,不过没有多想探看。唐窈不禁细细思量起来。
这地牢里巡逻的狱卒日常有几百人,三人一组,来回察看。今日即便一些狱卒得了她暗中的命令佯作犯困躲懒之人,给劫狱者契机,可剩下的狱卒极有规律地交替换班,众目睽睽之下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那银针射了***,还如此精准。
唐窈走到祁浔尸体旁蹲身查验起来,此刻的祁浔脸色惨白,一丝血色也无,衣衫褴褛地被放在潮湿的地上,精壮坚实的胸膛处的确有个针眼般大小的红点。□□的双脚还带着因受刑被钉出的血洞,血已干涸发黑。
她不放心地探了探鼻息,果真一丝气息也无。再去碰身体,已有些僵硬,没有多少热气。
“仵作呢?过来回话。”
那年老仵作见唐窈传唤,忙上前行礼,“大人。”
唐窈立起身来,问道:“何时死的?”
“回大人,应是子时,应有两个多时辰了。是银针***心口所致。”
“银针呢?”
忙有人将银针呈上,唐窈就着火光看了看,又放在鼻下嗅了嗅,并未发现有什么异样。
她唤来了躲在暗中的侍卫。今夜他们本就被安排在刑室周围的暗处,只等营救的人一到,立刻合围包抄。
“你们可有发现异样?”
“回大人,并无。我等不敢太过靠近,怕被觉出异样,所以没有死盯着人。”
这么多双眼睛,这么多只耳朵,竟然毫无察觉。
那便只能是内应了。
想到这里,唐窈心火升腾,忍不住忍不住握拳捶向了刑架。
可恶!竟没有想到司密署也被人安插了细作。
她怎么没想到,暗处窸动的人,可能不是祁浔的人。今夜看来,更有可能是北奕的皇后三皇子一党按耐不住了,非要取其性命。今夜防范松散,竟给了他们机会!
“给我查!今夜之内!务必把所有来过地牢的人通通查一遍!当值的!巡逻的!一个都不能放过!就算把这地牢翻过来!也要揪出细作!”
祁浔是死了,但那细作未尝不是另一个出口!这司密署真是要清一清了!
秦讯带着一干侍卫忙领命去做。巡逻的狱卒也退了出去,等待着查验。
人一走刑室倒是有些空荡,怒火后的寂静针落可闻,等在一旁的赵熙咽了口唾沫,脊背生寒。
气氛压抑得他难受,便就找了话头:“大人,这尸体……”
唐窈看向躺在地上的祁浔,无端生出些悲悯。按照惯例这些尸体都是直接往乱葬岗一扔的。今日她同祁浔说的许多话都是假的,可唯有一句,她一个旁观者都忍不住为他愤恨唏嘘,这句却是真的。
诚然,祁浔作为一个不肯吐露分毫的犯人站在了她的对立面,因此她才拿话刺他,诛他的心,希望他有所动摇,这是她的职责所在。可剥离了这些,私心里她是为他不忿的。祁浔为他母后和弟弟经营了那么多年,如今他们却这般急不可耐地来杀死他。而即使这般,他也不愿吐露名单,铮铮铁骨,赤忱热血,让人敬佩。
“用席子裹了,找个山头葬了吧。”
唐窈伤神地按了按额角,躁郁难耐,更觉这地牢憋闷湿热,索性出了刑室,准备到地牢外透透气。
一个等在刑室外的侍卫走到她面前,捧着衣物。
“大人,秦大人方才吩咐属下给大人拿的干净衣衫。大人找个值房换下吧。”
唐窈用目光扫了扫,是一身淡蓝色袍衫,上面还有一支式样简单的玉簪。
倒是有心了。
唐窈只拿过玉簪将长发松松绾起,便朝外走去。
“衣物就算了。”
她本就要去外面透透气,何必再湿一套。
出了地牢,唐窈孤身一人走到雨中,仰首闭目任由滑凉的雨水打在脸上,贪婪地吸吮了几口只属于盛夏大雨混着草香和土腥的气息,内心那团躁郁才压下了几分。
耳边传来一阵窸窣的脚步声,唐窈偏头去看,只见是两个狱卒抬着裹上了草席的祁浔尸体朝外头走去。窄短的席子不足以蔽体,他带着血污的赤足裸露在外,任由冰凉的雨坠打着。
唐窈觉得有些刺目。
她实非心慈悯人之辈,但她仍觉得很悲凉。抛去两人身份的对立,他觉得祁浔不该有此下场。
这不公平。
哪怕她清楚地知道,即便他今日不死,也会死在司密署的酷刑之下,却也难免牵情动念,意有难平。
哪怕她也是逼死他的一个帮凶,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黑白分明,更多的是身不由己,是在位谋政。
他是敌国细作,她则是南渊官员,本就是天生的敌人。
唐窈深吸了一口气,将这些杂念从脑海中驱除挥散掉。当务之急,她要集中精力去想想如何亡羊补牢,处理好接下来的事。
她再次闭上双目,脑海中一幕幕回想着今日所发生之事,将千丝万缕的线索勾连起来。
盛夏的雨夜并不宁静。她的耳畔是清晰急促的暴雨袭地之音,沟渠处聒噪吵闹的蛙鸣,混着杂乱无章的虫音,以及隐在其中即远即近的杜鹃布谷声。
唐窈在喧闹中极尽思绪,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一闪而过的线索,总觉得今夜的事透着古怪,想要去拨开云雾去抓攫,却什么都握不住。
究竟是谁安插了细作在这司密署中?
这个人能否抓到?若抓到了她又如何顺藤摸瓜地去利用呢?
想要置祁浔死地的,真的是北奕皇后么?山高水远,她如何将手伸进司密署的?
***
走在前面的狱卒啐了一口,正一边爬着山路,一边与后面的高个儿狱卒发着牢***。
“大雨的天!真是倒霉!来爬山埋死人!那赵胖子毛病真多!明早埋怎么了!说什么在他值房旁躺着个死人晦气!呵,反正都是在地牢里,有什么个讲究!”
“唉,你省点儿力气吧,快到地方了。谁让他是咱们头儿呢!”
“他就在咱们面前作威作福,你没看他在副使大人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声,那骨头软的哦。”
“你小心被他听到,回头给你穿小鞋!咱们又是刚来的,自然要被欺负,熬一熬吧。”
“哈,这山上就是些孤魂野鬼,谁去告诉他!”他自己这般说着还当真吓着了,这山腰处埋的死人多,阴气的很。
他猛地转头,“要不放这儿算了,荒山野岭的谁知道埋没埋?早点儿弄完早点儿回去睡觉!”
那大个儿也是累的慌了,却仍有些胆小,“我瞧着这雨势见小,咱们多少挖个坑,小心他真成孤魂野鬼来缠着你!”
“呸呸呸!”他人忙啐了几下,却觉得他说的也有理,“就在这儿挖吧,能没过人就行!”说着,两人动手干了起来。
***
唐窈一时想的入神,再回过神来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这才发现雨已经很小了,是随风而动的细丝。
“大人,细作查出来了。”秦讯禀告道,见唐窈一身湿漉,关切道,“大人莫着了凉。”
唐窈一边往地牢里赶,一边问道:“人抓到了?”
“没,早就跑了。据说是今夜子时巡逻之后谎称闹肚子去了茅房,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方才一一排查了才发现的。”
“可恶!”
“大人,这最要紧的,是这人在咱们司密署都有一年有余,竟然蛰伏了这么久!平日里没有任何异动!”
“你说什么!一年多?!”唐窈停下步子转头看他,心里猛然一沉。
不对!
全都错了!
那北奕皇后再怎么神机妙算,怎会一年前就安排好人!
而祁浔又是一年多前来到南渊的……唐窈猛然想到那丝不对劲在哪里!
杜鹃鸟多在春末夏初,现下已然夏深,况且暴雨雷鸣的,哪里来的杜鹃叫!
再想想那几声“布谷”叫正是祁浔尸体被抬出之时,分明是暗号!
她紧紧攥住秦讯的袖子,急问道,“尸体埋在了哪里!”

我被阶下囚逼婚了全文阅读

寻到了刚回来不久的那两个狱卒问清了地点——司密署北面不远处的追昔山,唐窈立刻带着人马急速赶去。
赶到山脚处的时候,天边已露出了些朦胧的薄光,雨已停的差不多了,只是天还阴沉着,未见霁光。
好在那个高个儿狱卒路记的不错,虽然夜里昏暗,但他们当时提着灯笼,又对这一带颇为熟悉,他在前面领着唐窈一行人,虽然耽误了些许功夫,但还是很快寻到了地方。
“就是这里,小人记得就在这块大石头旁边,往上还有个坟。诶,www.zjtechexpo.cn怎么……”
这附近的人家很多都将坟设在了这里,追昔山也因此得名。
此时已是晨光熹微,雨竟又飘飘洒洒地落了下来,但并不大。唐窈下马查看,果然见湿润的泥土被翻开,那坑只粗粗填了填,可见对方走的极为匆忙。
好一个金蝉脱壳!
唐窈要来了灯笼仔细在周围找寻着,果然见两道深深的车辙印朝西边的山路上蜿蜒着。多亏了下了场大雨,山土湿润。也多亏了这雨及时小了,才留下了痕迹,不至于被雨水冲刷掉。这夜里哪会有普通人坐马车上山,那祁浔重伤,骑不得马,必定就是他们了!
这追昔山虽然不高,却也算座大山,占地颇广,他们逃跑尚不足半个时辰,马车载人多,行路慢,应该还能追的上!
唐窈迅速将灯笼递了出去,翻身上马,随手指了两人,肃然下令道:
“你们两个人在前顺着车辙带路,其他人迅速跟上!”
唐窈一声令下,哒哒的马蹄声整齐又急促地上前奔去,踏进坑洼不平之处,飞溅起四射的泥水。偶尔擦身而过的枝叶晃动着,叶上的雨水哗啦啦直落,原本清澈澄明的雨水混进了污浊之中……
***
“呜呜呜……”
怀辰跪坐在马车里,一面抽抽噎噎地用袖子擦着眼泪,时不时揩把鼻子,一面替仍昏睡着的祁浔上着药。
怀凌抱剑坐在一旁,脸色铁青的隐忍着。要不是还用着这小子的医术,他真想把他一脚踹下去。哭啼了一道,烦死了!
“哭什么哭!闭嘴!”
“呜呜呜,你不让人哭,呜呜,我不活了,你就知道趁着主子没醒,欺负我……我心疼主子嘛……怎么才几日就被打成这个样子了……”被怀凌这一吼,怀辰连憋都不憋了,咧着嘴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子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怀凌深吸了口气,按了按突突的额角,心道这不是跟他较真的时候,等回去了再收拾这小子。他从怀中掏出了块儿帕子,咬牙切齿地放缓了声调,“别哭了,行不行?”
怀辰这才缓了缓,抽着气打了个哭嗝,夺过那帕子擦了擦泪,放在鼻前哧了一下,才将一把鼻涕的帕子举到怀凌面前,瓮声瓮气道:“喏,还给你。”
怀凌一连喘了好几口气,才压下了心中升腾而起的怒气,强忍着没把这小子踢下去。
“你快拿着啊,我还要腾出手来给主子上药。”怀辰白了怀凌一眼。
怀凌咬碎了牙,用两指头拈了帕子,一脸嫌恶地甩在一旁,声音从齿缝里溢了出来,“不是服了解药吗?主子怎么还没醒?”
那射入祁浔心口的银针,实际上涂了一味名叫“一线生”的密药,其乃北奕国名医傅老头儿的秘制药,是从一种蜘蛛上提取改进的毒素,无色无味,渗入肌肤后,可令人没了鼻息,身体发僵发冷,呈假死状态。但必须在十二个时辰内服下解药,否则人便会真的丢了性命。十分凶险,一分生机,因此得名“一线生”。而那银针是由那细作高手趁人不备在巡逻时精准射入的,虽在心口,却离心脉半寸,混淆视听罢了。但却也是极为冒险之举,只要偏一寸,祁浔必死无疑。
而这怀辰从小便被傅老头捡了回来,养在身边,得了老先生真传,后来才待在祁浔身边,是其心腹之一。也因此有些纯真心性。怀凌则不同,从小跟在祁浔身边,历练了这么多年,十分沉稳干练。
“诶,该醒了呀。”怀辰说着便拿针扎了几个***位,祁浔的眉头渐渐动了动,刚一睁眼,就咳出一口污血来。
这一吐血着实把怀凌吓了个半死,他狠狠地剜了怀辰好几眼。
见自家主子终于醒了,怀辰倒是喜上眉梢,差点儿又哭出来,转头见怀凌面色难看,忙忍了下来,摆手解释道,“是淤血,吐出来就好了。”
待祁浔神智渐渐清明,他忍着四肢百骸的疼意撑起身子来,见自己已被换好了干净衣衫,明白计划应该已顺利实施,自己这是死里逃生了,他蹙眉问道:“到哪里了?”
“主子,现下在追昔山。”怀凌回话道。
“怎到了山上?”祁浔眉头皱的更深了。
按照原本的计划,此刻该在乱葬岗附近才对。
“还不是那个女魔头,不知道发的哪门子的善心!竟然派人把主子埋了!反倒让咱们多费了番波折!多亏埋的浅,不然主子可就危险了!”怀辰鼓着腮帮子愤愤道,“别让我再碰到她!否则我非把师父留给我的毒药都往她身上洒!”
这倒是出乎祁浔的意料。想不到那唐窈还有如此好心。
不过反倒累得他们多了麻烦。
一时不知该感激几分,还是再多添几分恨意。
唐窈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身在牢狱中的祁浔还有这么一手,她以为没了祁浔,剩下的人群龙无首,只是团散沙,只要她稍用计谋,必能引蛇出洞,借他们想要救出祁浔的心思,再网住几个猎物,以获取更多的情报。
可惜,祁浔此人,是个走一步看百步的心性。从他一年多前准备潜入南渊做细作之时,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想出了这么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法子。
因此,他在踏入南渊土地后,第一步就是在司密署的地牢里安***人,并且从不动用,只作为最后的退路。派心腹怀凌怀辰与他兵分两路,各自经营情报网络,以免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唐窈审讯之时,他故意耗尽唐窈的耐心,为的就是让她急躁冒进,待时机成熟,通过署内细作将消息传递出去,让他的人适时漏出些马脚,那么在他这里碰了一鼻子灰的唐窈,自然想着另谋他路,必然会故意松懈防范,来个请君入瓮。而他的人则借机将银针射入,让他“被杀身亡”,先死后生。
而之后按照祁浔原本的预料,他的“尸首”会被扔在乱葬岗,因此他所设的藏匿之所也在乱葬岗附近一处民舍的地下室里,以防止如若唐窈反应过来,躲避追捕之用。
不得不说,祁浔步步为营,原本无懈可击。可唯一的变数便是唐窈竟然将他埋到了山上。
马车又向前行进了几里,祁浔总觉得心里不是很安定,以唐窈的机敏,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反应过来。不过好在这追昔山够大,一时应也找不到他们。
祁浔正思忖着,转眼见怀凌怀辰两人身上都湿漉漉的,皱眉问道,“下雨了?”
“回主子,昨夜下了场大雨,现下停的差不多了。”怀凌应道。
祁浔听罢正欲倚着车壁休息,听罢心头猛然一惊。
他忙起身掀开后帘,撑着身子往地上看去。
果然,留下了极明显的车辙印!
祁浔当机立断,吩咐道:“停车!”
前面驾车的侍卫忙勒住了缰绳,停了下来。
“主子,为什么要停车?咱们要赶快下山才安全!”怀辰不解道。
“这马车是几匹马的?”
“三匹。”
“下车!转小路骑马下山!”
“不行!主子您现在的身子还没恢复过来!不能骑马颠簸!”怀辰匆忙阻止。
“听主子的!主子自有考量!”怀凌到底更通晓祁浔的心思,知道他无故绝不会如此。
两人扶着祁浔下了马车,祁浔脚上有伤,但还是忍痛踩在泥地里。怀凌依着祁浔的命令解下了两匹马,并扬鞭让剩下的一匹马继续拉着马车前行。
清凉的雨点坠落在祁浔清隽的眉眼前,哪怕在逃亡的路上也不显丝毫狼狈。他定了定心神下令道:
“十四,你骑一匹马护送怀辰下山,找人在西北山脚处接应!”
“怀凌,你与我共乘一匹,换条路下山!”
“主子……”怀辰见祁浔勉强撑着的模样,放心不下。那伤口本就发炎了,怎能再受雨水。
“别啰嗦了!快去!”怀凌横眉厉色地推了怀辰一把,便与祁浔一同上了马。
马背上促烈地颠簸着,两侧葱郁的碧树飞速向后倒去,雨点又急了几分,冰凉的雨水渗入伤口,祁浔死命抠紧掌心不让自己昏睡过去,“怀凌,听着,不必顾虑我,要快!”
***
唐窈带着人马眼见就要追上马车了,却发现了不对,如若载着人,怎会这般快,“停下!”
众人虽不解,却也依令停了下来。
唐窈翻身下马,蹲身查看了地上的车辙和马蹄印,车辙明显变浅,马蹄印也变少了,似乎只剩下了一匹。
又中计了!
好一个调虎离山,祁浔今日是要三十六计都给她演一遍么!
愈加细密的雨水打在唐窈面庞之上,几缕被雨水浸湿的碎发贴在耳侧,细雨中的眉眼更显清冷肃然,唐窈翻身上马,将怀中的令牌掏出扔给秦讯,下令道:
“秦讯,你带着我的令牌先回署里带侍卫来封山,再通知守城的官员没我的命令不准开城门!其他人搜山,循着马蹄印,给我找!”
这司密署虽然独立于朝廷官署之外,奈何掌权人是当朝丞相,而今南渊皇帝尚且年幼,太后垂帘,朝政大权都把持在丞相手里。副使封城的命令一下,守城的岂敢不遵从。
唐窈这是要把祁浔的逃路彻底堵死了。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我被阶下囚逼婚了全部章节!

唐窈祁浔小说仅代表我被阶下囚逼婚了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